当李辰接着又敲开第三个椰果时,海滩上的那位美女终于忍不住潜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兜……

因为还算幸运,兜里还揣有那么几百元现金,因此她打算拿钱去李辰那儿买椰果。

毕竟直接管李辰要,她也不好意思。

她自己心里也明白,之前自己的态度就不好。

再者就是,她心里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用钱买的话,彼此的关系划分得很开。

她也不会觉得自己欠他什么。

所以日后也不会生出什么以身相许的念头来。

而接连灌了三个椰果果汁的李辰,又忍不住用石头砸开椰果,开始抠里面的果肉吃……

这可绝对的天然美食呀!

李辰现在还记得,他要去当兵的那年,妈妈送他的时候,就跟他说过,不管到哪儿,吃饱喝足最重要,其它那些都不用管。

因此现在,李辰突然一副很享受的样儿,一边抠着椰果的果肉吃着,一边则是瞅瞅跟前正在晾晒的烟和火柴……

准备等一会儿吃饱喝足之后,再来根烟,那可就真是快活似神仙呀!

现在反正新西兰也去不了了,他也懒得去想那些了。

且作为房奴的他,突然有着一种逃离现实的超脱感。

有时候想想,他也觉得……生活在大城市的压力是真特么大!

反倒现在干脆一无所有,反而有着一种莫名的洒脱感……

就在他感觉现在这种状态挺好的时候,陡然,只见有人递过了一张面值50的钞票过来……

李辰有些懵逼的抬头一瞅,只见原来是海滩上的那位美女已来到了他的跟前。

美女的神情有些复杂,貌似有羞涩、也有狐疑,还有一丝莫名的期待,同时又有点儿不太好意思似的……

“能卖给我几个椰果吗?”美女突然开口道。

李辰先是一愣,然后则忽觉有些好笑……

这钱他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但想想美女之前的态度,还有她莫名的警惕与忌惮,李辰觉得还是收下这钱为妙?

至少这样,反而会打消她的某种戒备心。

然后,只见他像个憨笑的老农似的,伸手接过那张面值50的钞票,便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你自己随便拿吧。”

美女心下一怔,总感觉他眼神有些怪怪的似的。

不过想着他已同意她随便拿了,美女心下又有点儿小喜。

接下来,再警惕的瞅瞅李辰,美女这才怯生生的猫腰下去,准备去地上捡起几个椰果来……

只是忽闻一股钻鼻的天然馨香,李辰心下一阵鸡冻,也就忍不住偷偷的瞄了瞄……

然而这个视角刚刚好。

美女正面对着他猫着腰的,正在捡地上的椰果,因此忽见那一对若隐若现的白嫩与鼓荡,还有那道泛着香气的白嫩沟壑,李辰差点儿就要噴鼻血了……

我擦!

麻蛋的!

小处的咱……定力果然有限呀!

待忽觉自己某处有抬头迹象时,李辰慌是像个羞怯怯的小女生似的,赶紧的移开了目光……

因为怕丢糗。

美女抱起三个椰果后,也没敢再看他,扭身就忙往海滩那方走去了……

只是不凑巧的是,突然涨潮了。

‘哗’的一个海浪过来,美女之前忙活半天写下的大大的‘SOS’就不见了一半。

顿然间,美女站立在那儿一阵呆愣,然后只见她嗔郁、而又泄气的跺了跺脚……

“哼!”

“讨厌!”

“可恶的海浪!”

“……”

然而瞅着她那样儿,李辰却又忍不住有点儿想笑,哈!

过后,只见美女再稍稍的往前走了几步后,便蹲下来了,像是准备敲开椰果喝椰汁……

而这个角度,李辰忽见那紧身牛仔裤紧绷的、很有肉感的、娇翘而又丰盈的臀儿,他禁不住又是有些莫名的鸡冻了。

别特么的这么誘人好不好呀?

咱定力真有些不够呀!

美女蹲在那儿敲了半天,学着李辰的样儿,但就是怎么也敲不开椰果,突然间,她那个又羞又恼又急呀……

哼!

讨厌!

明明他也这样敲的嘛!?

美女都有点儿急哭了,感觉椰果欺负人似的……

这倒是又令李辰心下忽觉好笑,呵!

忽然间,只见美女一起身,又抱着三个椰果朝李辰这方走回来了……

李辰瞅着,暗自一愣,心想她不是回来退货的吧?

谁料,美女到了他的跟前,小心翼翼的将三个椰果往沙滩上一放,然后又掏出了一张面值20的钞票朝李辰递了过来……

“帮我敲开这三个椰果吧。”

噗呲——

李辰差点儿笑出声来。

貌似这才忽觉这美女其实也有可爱的一面。

李辰也明白,她处处都花钱来解决,无非就是想跟他划清界线。

因此,为了打消她的某种戒备心,李辰也只好又伸手接过了那张面值20的。

其实,李辰心里也萌生了某种不好的想法,比如说强来,霸王硬上弓之类的。

但奈何自己还是个小处,没经验呀。

这种事情,若是最终连个地方都没有找着,铩羽而归的话,那多特么的丢人显眼呀!

估计这美女以后都会笑话他?

本来自己脸皮就薄。

待李辰在那三个椰果上均敲出一个小孔之后,只见美女又是小心翼翼的抱着三个椰果扭身走远了。

李辰觉得这样周而复始,也挺没趣的,于是,他又瞅了瞅自己跟前正在晾晒的烟和火柴……

因为生火烤干衣服,也得等火柴晒干之后,能划得着火才行。

关于传说中的钻木取火,某些小说里写得好像很轻松,其实挺费劲的。

首先材质很讲究,不是什么木头只要一钻就容易冒火的。

突然‘哗’的一声,又有一个海浪拍来……

李辰忍不住抬头瞅瞅,当忽见竟是随着海浪漂来了一个棕色的行李箱时,顿然间,李辰心下禁不住又是一阵莫名的激动……

原本他以为那美女会去抢那个行李箱,但谁知道,那美女这会儿只顾蹲在那儿喝椰汁。

于是,李辰表示一个懒洋洋的起身,然后也就朝海边那个棕色的行李箱那方走去了……

待那美女瞧明白这一幕之后,她竟是表示生厌的给李辰一个莫名的白眼……

哼!

死人的东西也敢要?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