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短暂控制的男人满含杀意的说道:“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她不顾盛斯筵的威胁,撕拉一声,将男人白色衬衣撕开,健硕的肌肉暴露在空气中,也无暇欣赏,“我嫁给了你,当然永远站在你这边,更何况我还喜欢你,老公,我会救你,更会保守这个秘密。”

“……”

他阴沉的盯着眼前差点把她掐死都不走的女人,一股奇异的感觉遍布四肢百骸,因为她的投怀送抱导致病发,又因为一个吻,短暂找回神智。

能控制他发病的,除了当年那个女人…

明婳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很快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白瓶,倒了一颗药放进自己嘴里,凑到男人唇边,将药给他渡了进去,顺便咬了他一口,本来不用这么做的,谁让他咬破了她的唇。

然后打开包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袋,认真的扎在他身上穴位上,继续开口,“你说这是不是缘分,我在乡下医院里跟着老奶奶学针灸,报酬是每天跟她搓澡,没想到遇见你就派上了用场,老公,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英年早逝的,因为我想跟你长长久久在一起。”

男人不能动弹,但她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除了爷爷,所有人都巴不得他死,说他是灾星,短命鬼,嘲笑他,厌恶他,可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却没理由的喜欢他。

不知道接近他,就是接近深渊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盛斯筵有动弹的迹象,明婳更加小心认真,确定可以取针之后,缓缓的按照顺序取了出来,很快,盛斯筵就喷出一口黑血,昏迷了过去。

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还有那暗黑的血迹,明婳擦了擦额间的汗水,眸光一闪,究竟是谁能够把毒下到盛家唯一的继承人身上,还拖得这么严重,仇人还是家人?

寂静的夜里,手机震动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备注阿璃,是她宝贝儿子打来的电话,她赶紧走到窗边悄然接起来。

“妈咪,我想你啦,今天璃璃很乖哦,学了钢琴,做了珠心算,程叔叔还带我吃了牛排,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小男孩稚嫩的声音从电话那端响起,明婳瞬间红了眼眶,她看了一眼昏迷的盛斯筵,压低声音道:“宝贝,妈妈也想你,你一定要乖乖听话,按时吃药,妈妈很快回来。”

“喔,那你不许骗我,拉钩。”四岁的孩子已经很懂事了,哪怕经受着病魔折磨,还是努力的学习,让变得自己强大,才能保护妈妈。

“好,拉钩,你把电话给程叔叔吧。”

很快,男人带着些许担心的声音传来,“婳儿,你怎么样,一切顺利吗?”

明婳嗯了一声,“还算顺利,不过他中了奇毒,必须先解毒才能再要孩子,可能需要三到五个月,你放心,我知道分寸,一定不会浪费时间。”

程棣棠沉默了片刻,才道:“好,我会照顾好璃儿,你别担心,有什么事跟我打电话。”

“谢谢你,师兄。”

“跟我还客气,你只管做你的,我永远是你的后盾。”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