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做了我的女人就别想逃!”

男人鬼魅危险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冰凉的大掌从她脖子上移开,准备无误掐住她的细腰,滚烫的身躯贴紧贴着她,湿热的吻炽热紊乱。

她被下了药,脑子不清醒,连推拒的力气都没有。

“乖,我会对你负责。”

“我娶你,别哭。”

整夜的索取无度,让明婳毫无招架之力,清醒过后,她拖着残破的身躯,慌乱逃离,没有发现脖子上的项链在男人手上紧握着。

这种快要窒息的感觉让明婳骤然睁开眼睛,仔细环顾四周,她正坐在去盛家的豪车上。

很快,就能见到给她五年噩梦的男人了。

就在一天前,明家突然派人来乡下医院接她回去,原因是她被结婚了。

对象是京城首富盛家的长孙,传闻他丑如恶鬼活不过三十,还有暴怒症一言不合就杀人,所以二十八了还没结婚。

而她的八字被盛老爷子看中,称她可以让盛斯筵成功度过三十岁的命劫,所以连人都没见,就已经做主拿了结婚证。

想到这里,明婳明艳动人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光,杏眸冰冷,不管魔鬼还是短命鬼,她去盛家的目的只有一个,跟他借个种,救她有先天败血症的儿子明璃。

很快,宾利驶入豪华阔气的别墅大门,穿过沥青路和极为茂盛的绿化,在硕大的喷泉前面停下,明婳很快从车上下来。

管家恭敬的迎了上来,“夫人,里面请。”

明婳收起心思,含笑点头,跟着管家往别墅里走去,全程保持沉默。

为了能克服心里障碍,她这些天研究出了一套吸引男人的准则,那就是主动出击,欲擒故纵,上钩之后停止撩拨,晾着他不管,只要发挥得好,不愁孩子生不了。

三楼,管家将她带到卧室门口,“夫人,这就是你们的新房,有什么事随时叫我,我姓周,先生脾气有些古怪,您担待着点。”

明婳笑着点头,“好,麻烦您了。”

她稳了稳心神,换上一副无害的表情推门走了进去,往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盛斯筵的身影,倒是屋内有一股药味,很浅,不难闻。

他有病这事是真的,具体什么病,还得见了面才能确定。

屋内没有开灯,光线有些暗,明婳知道盛斯筵就在里面,清了清嗓子,甜腻的出声,“老公,你在吗?”

没有得到回应的明婳准备继续往里走,突然,身材高大的男人从暗处走了出来,目露寒光的看着她,“怎么,很想见到我?”

明婳心下一惊,眼前的男人帅得人神共愤,羽目眉下那双狭长的凤眸更是点睛之笔,宛若上帝精心雕刻,就连头发丝都透着完美。

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艳,笑着朝盛斯筵走了过去,欲投入男人的怀抱,“你是我老公啊,以后要跟我生活一辈子,我当然很想见到你了。”

男人如黑曜般的墨瞳冷得刺骨,他漠然开口,“是吗?”

话音刚落,一条通体雪白的藏獒就从暗处窜了出来,毫不迟疑的朝她袭击过去。

明婳美眸一凌,闪身躲过攻击,没想到更加激怒了藏獒,它嗷呜一声,眼冒绿光,势要把她撕成两半。

没必要吧,不就是想借机投怀送抱吗,这男人就放狗咬她。

千钧一发之际,明婳把手指放在嘴边吹响了一个沉长诡异的哨子,刚刚还杀意四散的藏獒顿时毛发竖立,连连后退,停止了攻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