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辰望着林宛筠的背影在古玩街深处消失,便径直走到旁边的一家摊位前。

刚刚就是因为被这家摊位的一只茶盏吸引,才会撞到了林婉筠。

【茶盏:明宣德六年瓷器,完整度96%,参考价值:2018年港港佳士得拍卖行,宣德五彩茶盏1000万,建议价格:100万(非官窑,价值降低,无落款,无上盖,价值降低)】

只见那茶盏釉面无脱落,青色的纹饰非常有格调,全身透露出的神韵是现代仿造品无法拥有的。

好一个保存完好的明宣德五年青花瓷!

吴辰背身搓了搓脸颊,压着内心的激荡,走到摊位前。

他指着茶盏旁边的一个锈迹斑驳的佛像,目露惊艳之色。

“老板,这个青铜佛像给我看看!”

尖嘴猴腮的老板一看有人来询问,目露精光,张嘴就来。

“小伙子,我这佛像可是那道光年间,皇城根下龙泉寺......”

听着老板的鬼扯,吴辰暗中连翻白眼,要不是他的能力,知道这是义乌小作坊的工艺品做旧,网购只需要199,差点就信了他的邪了。

“这样吧,看你刚刚就一直盯着这尊佛像,这佛与你有缘,5000块,你把这尊佛请走。”老板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脸上尽是心疼之色。

吴辰暗想,自己刚才的举动竟被老板看在眼中,还好他多留了个心眼。

他紧盯着佛像不移开一丝目光,装模作样的砍价。

“这也太贵了!老板便宜点!我是真想要!”

他心中却想着,要怎么做,才能把那茶盏拿下。

“你诚心要,我也诚心出价,1000,不还价!”

......

吴辰和老板扯皮砍价半天,确定老板应该放下了戒心,就小心翼翼的试着询问:

“老板这茶盏是个什么价!”

老板眼珠咕噜的乱转,想着这茶碗是他从乡下收宝贝时,花50多收上来的。

结果被打了眼,这看着挺好的物件愣是没人看上眼,这都压手里半年多了。

“算了算了,算你便宜点,500拿走!”

老板挥了挥手,一脸的肉痛的样子。

防止夜长梦多,吴辰爽快的交钱走人。

拐过街角,吴辰小心翼翼的拿着茶盏,向着泰和堂走去。

泰和堂坐落在古玩城正中心,是古玩城内最大的店铺,老板林泰和一直秉持诚心经营,在贵市文玩界名气很大。

店铺装修的韵味十足,两扇黄花梨木屏风当面,绕过屏风,四周墙上装裱着各个名家书画作品。

吴辰虽然对这些书画欣赏不来,但是经他鉴定,有两幅唐虎的画作都是超千万级别的。

“不愧是泰和堂,家底儿真是够厚!”

吴辰心里忍不住感慨。

“吴辰,你来这里干什么?”

正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四处张望的吴辰,冷不丁的听到一声毫无感情的询问。

回头一看,竟然是林宛筠。

“没想到在这能看见你。”

“这里是我家的店!”

林宛筠不屑的看着吴辰,声音冷冽。

吴辰刚准备说刚刚好他就是来卖古董的。

就见从内堂走过来一个店员,捧着一卷画卷直接对林宛筠汇报。

“林小姐,曹达华大师的鉴定结果出来了,觉得咱们可以收下。”

林宛筠听后,眼睛一亮,笑着对着店员道。

“小心点,把东西收好,这可是价值一百万的画。”

店员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捧着画卷准备离开。

吴辰看林宛筠掏出手机准备转账,十分好奇这价值一百万的作品到底是什么。

吴辰一个鉴定甩过去,差点没有惊讶的长大嘴巴。

【国画作品,仿徐鸿万马奔腾,帝都艺术学院国画系韩X作,参考价值:网购国画墙壁装饰89,建议价格:299(画作风格模仿逼真,价值上升)】

吴辰来不及多想,一个箭步上前。

一只手手盖在了林宛筠手机屏幕上,一只手指着那副画,匆忙的说道:

“先别转账,听我说一句,这画是假的!”

店员在一旁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好半天反应过来,拿着画有些不知所措。

林宛筠狠狠的甩开吴辰盖在手机上的左手,冷冷的盯着吴辰。

“我需要一个解释。”

虽然现在还是九月,吴辰听到却冷得打了个寒颤。

他连忙再次开口解释,希望林宛筠能够清醒一点。

“我刚刚说了啊,这画是假的,根本不值这么多钱的。”

“你说的?曹达华大师鉴定是真的,你在这捣什么乱?”

林宛筠的声音越发的冷冽,目光也越来越不善。

“谁说我的画是假的,我这传了三代人的画,哪里是假的了?”

一个油光发亮的中年胖子,从会客室里走出来,眯眯眼死死的瞪着吴辰。

旁边的店员反应过来,也帮腔道:

“你就在这吹吧,画你都没看,就在这吹!”

旁边围过来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也对吴辰指指点点。

吴辰对着周围的观众轻蔑一笑。

这张画其实并不高明,仿造者留下了太多属于他的风格,其他方面也是漏洞百出。

吴辰看向林宛筠,洒脱的说。

“班长,不给我个辩驳的机会吗?给的话,让你的店员把画展开。”

店员看向林宛筠,见她点了点头,画卷就洋洋洒洒的展现在这群观众眼中。

“这马真是俊,一看就是徐鸿大师的手笔。”

“这小子净瞎扯,这大气蓬勃的万马奔腾,看的我都惊呆了。”

周围的吃瓜群众毫不吝啬的对吴辰展开批评。

吴辰淡定的指着那玺印章一脚“我刚刚就是看到这,虽然没看到画,我也猜是假的!”

懂行的在沉默,半懂不懂的在翻手机,一些二哈依然在叫。

吴辰又指着几处画上明显不属于徐鸿风格的地方,也不说话,浅笑的看着众人。

林宛筠毕竟是古董店的大小姐,已经恍然大悟,

她美目在人群中如利刃般搜索,可是中年胖子已经见势不妙,偷偷溜走了。

吴辰感觉自己旁边有西伯利亚的寒风吹过。

稍稍拉开距离,随口说出一句。

“那副画是假的,仿的水平一般,随便叫个鉴定就能看出来。”

林宛筠沉默。

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虽然鉴定师也难免被打眼,但这幅画漏洞并不少。

作为泰和堂的鉴定师傅,会看不出这幅画的真假?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