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剧烈的头痛,把陈洋的意识拉回了现实,勉强睁开眼睛,一张惊喜交加的俏脸出现在眼前。

“陈洋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白若曦的声音忽远忽近,陈洋的思绪也是一阵恍惚:“这是哪里,我这是怎么了?”

“叮,系统激活成功,宿主所有与渔业相关的活动,效率均提升30%。”

突然,陈洋又听到了之前的那个电子合成音。

“什......什么鬼?”

陈洋严重怀疑自己是产生了幻听,看来之前受的伤比想象得要重,连精神都出毛病了。

心念一动,陈洋看到自己脑海里出现了一幅立体地图。

“完了,不光是幻听,现在连幻视都来了!”

“咦,不对,怎么这么眼熟?”

陈洋发现,脑海里的立体地图好像就是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岸边的石头,潺潺的溪水,惟妙惟肖,仿佛是微缩景观。

只不过,立体地图上没有树木,也没有他们这些参加钓鱼比赛的人。

另外,立体图只有十米方圆,也就是他周围半径五米的一小块区域。

再往外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

地图下面一排是六个圆圈,从左向右依次是农、林、牧、副、渔,以及升级。

不过,只有一个渔是亮着的,其它的都是灰色。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陈洋刚想仔细琢磨,就听到了赵英俊酸溜溜的声音:“装什么装,还不赶紧起来,耍流氓啊!”

陈洋这才发现,自己还躺在白若曦怀里,赶紧坐直了身子,不好意思地讪讪一笑:“我没事儿了,白队长忙你的吧。”

“真没事儿了?”白若曦不放心,直到再三确认陈洋貌似没什么毛病,这才继续组织比赛。

此时此刻,陈洋的心情远远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因为他已经有了新发现。

脑海里的立体地图,不光能看到附近的石头和一小段溪水,还能看到水里的鱼虾!

“好家伙,怪不得一直钓不上鱼呢,原来是这家伙在捣乱啊!”

陈洋看到,一条大黑鱼,正静静地潜伏在水草下面,等待着猎物自动送到嘴边。

黑鱼是乌鳢的俗称,又名乌鱼、生鱼、财鱼、蛇鱼、火头鱼等,生性凶猛,繁殖力强,胃口奇大,常能吃掉湖泊或池塘里的其他所有鱼类,甚至饿极了连自己的同类都吃,是养鱼人的克星。

钓鱼的时候如果有这么一个家伙在附近,想钓上鱼可不容易。

尽管陈洋不确定看到的一幕是真实还是幻觉,但还是选择了暂且相信,毕竟谁不想有奇遇呢。

顾不上脑袋还在隐隐作痛,陈洋重新往鱼钩上穿了一条蚯蚓,稍稍挪了挪位置,对准大黑鱼的前面,甩竿,开钓!

“陈洋,不行就回去休息吧?”

看到陈洋握竿的手在不停抖动,白若曦关心地凑了过来,钓鱼比赛是她组织的,万一出了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哼,若曦少搭理那小子,他根本就没事儿,是装逼抖竿呢。”

“英俊哥真厉害,懂得真多耶!”

“拐杖,给老子闪开,美女转身,我们要看英俊哥!”

“......”

赵英俊不愧是专业主播,真没看错,陈洋还就是在抖竿,目的就是为了勾引那条大黑鱼。

黑鱼比较喜欢吃活的食物,小鱼、小虾、青蛙和落水的昆虫,这些都是钓黑鱼极好的钓饵。

陈洋不断抖动鱼竿,就是为了让钓钩上的蚯蚓看起来更加鲜活,从而引起黑鱼的注意。

看到一只小虫子胆敢在自己面前拼命蹦跶,黑鱼大王哪里还能忍受,嗷呜一口,连蚯蚓带鱼钩就吞进了嘴里。

浮标一沉,陈洋立马收竿,果断地像是一个专业钓鱼50年的老渔翁。

其实,在陈洋的脑海里,黑鱼的一举一动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只要这家伙不离开立体地图的显示范围,陈洋就有信心把它钓出来。

“哎呀,好像有大鱼咬钩了!”

白若曦一直都在关注着陈洋,没办法,谁让这小子受伤还没好,身子虚呢,刚才还貌似晕了一回,要是再晕倒,掉进水里淹死怎么办?

直播间里,之前的观众已经走了一半。

“嗨,貌似还真有大家伙诶!”

“小心,别拉那么猛,小心脱钩!”

“英俊哥加油,不管那家伙钓上什么,我们都挺你!”

“......”

“陈洋别着急,我来帮你!”

白若曦比陈洋还激动,眼看就要绝望,没想到峰回路转,哪怕陈洋只钓上来一条鱼,只要够大,这次直播也不算完全失败!

随手把直播设备塞到一个人手里,白若曦拿着一个大网兜冲向陈洋,吓得陈洋连忙阻止:“白队长,千万别过来,我一个人就行!”

开玩笑,黄毛丫头,从小娇生惯养,让她帮忙,帮倒忙还差不多。

陈洋从小在莲花溪边长大,又怎么不会钓鱼,之前之所以一直没有收获,主要就是有这条黑鱼在附近。

拖着鱼竿来回溜圈,不愧是水中一霸,陈洋足足溜了它一分钟,黑鱼才耗尽了力气,被陈洋拖到水边,用网兜舀了上来。

嗯,貌似自己的钓鱼水平有进步啊!?

是不是那个渔业活动效率提升30%的原因?

七八斤重,嘴里长牙,白若曦好像从来没见过这么凶猛的家伙,嘴里叫得很欢实,就是不敢上前。

“我去,什么玩意儿,这么黑,这条鱼被污染了吧?”

“都别动,这条大火头是老子的!”

“美女,多少钱?我要了!”

“......”

刹那间,直播间热闹起来,跟老鳖翻坑了似的,几个小土豪还走了一波礼物,说什么也要白若曦把黑鱼卖给他们。

“哼,有什么了不起,走狗屎运而已,有本事就再钓一条!”

赵英俊的鼻子差点儿没气歪,眼看胜利在望,即将和美女老同学共进晚餐,甚至一夜留情,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真败兴!

陈洋对赵英俊一忍再忍,并不是怕他,完全就是看白若曦的面子。

谁知这货不识好歹,不但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自己,还一个劲儿对着直播镜头吹牛叉,说他多么多么厉害,钓不上大鱼,不是他的钓鱼技术不行,都怨莲花村的风水不好。

“我要是能再钓一条,你怎么说?”

“你要是能再钓一条......一条这么大的鱼,我就直播吃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