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羽凰很骄傲,身为龙国最年轻女战神的她,巾帼不让须眉,令天下英雄尽折腰。

正因此,她认为只有比她还强的男人,才配得上她!

这个驾临机场的神秘人物,让君羽凰的一颗心,前所未有激烈跳动了起来!

“那……羽凰,我帮你去查查,这个神秘人的身份如何?”王景尧谄媚道。

“蠢货!这等大人物,岂是你能查到的?到时候反而触怒了对方,得不偿失!”君羽凰训斥,大步往前走,“我自己会想办法,你老老实实干好工作就行了!”

王景尧急忙点头,屁颠屁颠跟上。

……

中海世家,南海市地段最好,房价最高的地区。

最中间的别墅里,海千楼双手端着一杯极品铁观音,对楚尘恭敬道:“老大,您喝茶!”

“老海,别这么客气。”楚尘摆手推辞,“现在是监狱外面了,你是南海市总督,我一个小小监狱看守,哪担得起你这般啊。”

海千楼双眸含泪:“您担得起!当初要不是您帮我翻案查明真相,只怕我一辈子都出不来了!”

海千楼曾被人诬陷,进入北境监狱,多亏楚尘帮忙,他才得以重见天日,获得清白。

楚尘是他的救命恩人,一辈子也报答不完!

“已经过去的事就别说了。”楚尘笑道,“你是个为国为民的好人,我帮你也是为了普天之下的百姓嘛。”

说着端茶饮了一口,赞道:“好茶!”

“哈哈哈,既然老大喜欢,我这有两斤极品铁观音,您拿去喝吧!”

海千楼大喜,让人端上了两个纸盒。

楚尘本想推辞,可转念一想白月涵的父亲是师傅的旧识,也就是自己的长辈,自己去趟白家,总得带些见面礼。

他便收下了两盒茶叶。

从海千楼家出来,楚尘拦了辆出租车,直接到了白家。

白家的家主是白敬礼,也是白月涵的父亲,五十多岁精神很好,说起话来中气十足。

见到楚尘手中的信后,白敬礼爽朗大笑,拍着楚尘的肩膀:“好,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身体也结实,你师傅给我找了个好女婿啊!”

见白敬礼这么热情,楚尘一时间不好意思说来退婚了。

“来,楚尘,我带你见见我女儿,也就是你未来的老婆!”

白敬礼不由分说,拽着楚尘就去了客厅。

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妙龄少女,肌肤雪白,明眸皓齿,一头乌黑的秀发,配上那双秋水般清澈的眸子,简直如画中的仙女一般美,时尚的T恤衫配上牛仔裤,将她修长的双腿和娇美的身段展露无疑。

哪怕楚尘第一眼见到她,都不禁流出了哈喇子。

乖乖,师傅这回真没坑他!

白月涵看楚尘这副没出息的样子,不由冷哼一声,满脸的不屑和厌烦。

“楚尘,我女儿漂亮吧?现在你们见过面了,只要你点下头,我立刻做主让你们去领结婚证!”白敬礼哈哈大笑。

“等等白叔叔,这也太快了吧?”

楚尘满脸尴尬,让他收拾穷凶极恶的犯人容易,和女孩子打交道他还真不行,何况是第一次见面就要谈婚论嫁了。

“快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很正常的事啊。”白敬礼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等等老白,你真想把姑娘嫁给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白敬礼的老婆李彩云皱眉,“最起码,得问问他是干嘛的吧?”

“阿姨好,我在监狱工作,看管犯人的。”楚尘坦然道。

“我呸!一个管犯人的,竟然也想高攀我白家!”李彩云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那地方出来的能有什么好人,一身的坏习惯,满身晦气,老白你别是被人骗了吧?”

白月涵也冷冷道:“爸,要想让我嫁给这种窝囊废,除非我死!”

“你们怎么能这么说!”白敬礼急了,“人家楚尘大老远跑来一趟,还带了礼物上门不是?”

提到礼物,楚尘拿出那两盒铁观音,笑道:“白叔,这是两斤极品铁观音,您没事泡着喝吧,颐养身心。”

“呵呵,还极品铁观音呢,你知道这东西一两多少钱吗?”李彩云轻蔑一笑,“你当是市面上的大白菜?如果是真的,你一个监狱看守一辈子的工资都买不起!”

“好了好了,不管这茶是真的假的,楚尘提着上门就是好茶。”白敬礼笑着打圆场,“月涵,不要闹了,你今天就去跟楚尘把结婚证领了。”

看着父亲认真的眼神,白月涵低下了头,父亲虽然看上去随和,但他决定的事情,是绝对不容忤逆的。

无奈之下,白月涵和楚尘去登记所,办了结婚证。

“白姑娘,你长得这么美,应该多笑一笑的,要不然长了皱纹多难看。”

走出登记所,楚尘见白月涵始终板着脸,不由好心提醒道。

白月涵直接爆发了:“只要你还不滚,我就永远笑不出来!我堂堂白氏集团总裁,永远都看不上你一个小小的监狱看守!识相的话你自己去找父亲,让我们把婚离了!”

“婚约是我师傅定下的,我做不了主。”

楚尘摇摇头。

说实在的,原本他是不想娶白月涵的,可这丫头全程对他无比嫌弃,反而激起了楚尘的胜负欲。

他堂堂的北境监狱看守,多少令世界风云变色的大人物,都在他脚下瑟瑟发抖,难道还收拾不了一个女人了?

“哼,说得冠冕堂皇,还不是看中我的美色。”白月涵冷笑,“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不想离婚随你,有你后悔的!”

说完她上车,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看着远去的保时捷,楚尘摸了摸口袋里的钥匙,嘀咕道:“真没礼貌,也不知道捎我一段。”

这把钥匙是龙国军方的前天王,莫志豪在楚尘临走前给他的,说是送他一处庄园。

只不过距离挺远,打车又得花不少钱。

“呵,看来你被人瞧不上了。你也算有本事,失去我的婚约,又当上了白家的上门女婿。”

一旁传来声音,楚尘转头,却见是君羽凰。

她开着一辆造价不菲的黑色轿车,低调华贵,正从打开的车窗内看着楚尘。

“你别自视甚高了。”楚尘叹了口气。

“虽说白家和我君家差得很远,但你如果能掌控白家,也不失为你的一大助力。”君羽凰淡淡说道,“名片的那次机会,现在依然有效。”

“只要你一句话,我就会帮你撑腰,让白家人绝对不敢看不起你。”

楚尘一阵无语,摇摇头道:“你误会了,我一点都不需要你的力量。”

“或许你觉得你能帮我,但事实是你背后的整个君家,在我眼中都不值一提,更不要说区区白家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今后请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谢谢。”

说完,楚尘叫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君羽凰看着出租车的背影,脸色有些难看。

她出于怜悯,不希望楚尘失去婚约后过得太惨,这才让人查出楚尘的行踪,想着帮他一次。

加上她发现,楚尘离开机场的时间竟然跟海千楼封锁机场的时间,出乎意料的吻合,怀着一丝希望她找上了楚尘。

想不到,楚尘这般不知好歹,完全拒绝了她的好意。

“话说得响亮,可惜改变不了一无是处的事实,否则寻常人怎么会甘心当个上门女婿呢?”

“是我想多了,这样一个只会说大话的人,怎么可能是海千楼的贵客?”

君羽凰自嘲地笑了笑,开车往相反的方向而去。

片刻后,楚尘到了庄园的地址,一个人下车走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