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开信看完,楚尘表情古怪。

“这老头四年没消息,一来信就给我定了门亲事?”

信上让楚尘去南海市,迎娶白月涵。师傅说这是他当年和老友定下的娃娃亲,现在到时间让楚尘去履行婚约了。

楚尘有些无语,都什么年代了还指腹为婚,他跟女方见都没见过,万一是个丑八怪,自己不是亏大了?

“算了,只要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就行,到时找个理由把婚事推了。”

楚尘把信丢在一边。

四年时间,他早就待烦了,比犯人们还想出去呼吸下新鲜空气。

第二天早上,楚尘要走的消息传遍了北境监狱,每一名犯人都眼含热泪,站在门口送别。

不是舍不得,而是高兴坏了。

监狱没了楚尘,谁能制得住他们?

楚尘似笑非笑,目光扫过每一个犯人:“我离开这段时间,看守们会定时向我汇报,谁要是敢犯事,回来我加倍收拾他!”

犯人们耸拉下了脑袋,个个像吞了黄莲一般难受。

楚尘踏出大门,乘车来到机场,登上了前往南海市的飞机。

一上飞机他就愣住了,那女战神君羽凰竟也在上面,而且就在他相邻的座位!

世界真小啊。

君羽凰没有穿军装,只是平常的衣服,然而一双凛然的眼睛和冰冷的气质,还是那么鲜明。

两人对视,君羽凰表情有些错愕,但下一刻眼中便闪过鄙夷。

楚尘一个小小的监狱看守,已经很让她看不起了,如今竟然死缠烂打追到飞机上。

殊不知这样做,只能让她评价更低,说到底不就是看上了她的身份和美色吗?

让人恶心!

楚尘刚想说什么,君羽凰的男护卫王景尧率先嘲讽:“楚尘你还真够不要脸啊,都被退婚了,难道不明白羽凰根本看不上你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不自量力的窝囊废!”

楚尘摇摇头:“误会了,只是顺路而已。”

说罢他放倒座椅,蒙上眼罩,躺在上面开始睡大觉。

王景尧想去动手,却被君羽凰阻止。

“没必要的,这种人我见多了,随他去。”君羽凰淡淡道。

“行,一切都听你的,羽凰!”

王景尧如条哈巴狗般点头,眼神闪过一抹炽热。

很快飞机平稳起飞。

这时后方传来一阵骚动,四个男人猛然起身,从座位底下掏出四只手枪,枪口对准了前面的君羽凰!

“别动!跟我们走!”领头男子大喝道。

事情发生得太快,所有人包括空姐都没反应过来,顿时发出阵阵惊恐的尖叫。

楚尘将眼罩抬起一条缝,看了四人一眼,又看了看君羽凰,便懒洋洋地躺下继续睡了。

“你们是什么人?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吗?”

王景尧顿时大怒。

“当然知道,否则我们怎么会上飞机呢?君小姐可真是了不起,竟然把我们的老大威尔逊都抓了。”领头男人狞笑,“不过很可惜,你没料到我们早就查出了你的行踪。”

王景尧脸色大变:“羽凰小心!这四个家伙是战争天王的手下,千万别落到他们手里!”

说罢他一个冲拳,就攻向那带头的男子,竟是要用自己的身体掩护君羽凰。

然而那领头男子身手也不凡,轻松避过拳锋,就是一枪把狠狠砸在王景尧脸上。

王景尧惨叫倒地,满脸鲜血。

失去意识前,他看了眼楚尘,却见对方呼呼大睡,仿佛根本没注意到飞机上的骚动,不由恨得牙都要咬碎了。

这家伙不是君羽凰的未婚夫吗,这种时候怎么不站出来?哪怕吸引下这四个凶徒的注意力,都能给君羽凰争取反抗的机会啊!

护卫倒下,君羽凰却面色如常,看着四个凶徒冷冷道:“你们还真是忠心啊,打算劫持了我,跟龙国军方交换威尔逊吧?”

“知道就好,不过交换之前,我们几个会让你好好享受一下,女人的快乐的!”

领头男子直勾勾盯着君羽凰的身材,猥琐地道。

而就在他分心的一刻,君羽凰闪电般出手,所有人都没看清的时候,领头男子的手枪已经到了她手上!

砰砰砰砰!

连续四声枪响,每个凶徒额头中央,都多了一个冒着青烟的血洞,身子摇晃两下栽倒,失去了生机!

只是眨眼间,君羽凰就干掉了四名持枪凶徒,而且没受一点伤!

飞机上所有乘客都惊呆了,这女人好厉害啊。

君羽凰起身,对所有人一笑:“各位,我是龙国军方的君羽凰,刚刚四个凶徒是黑暗世界的手下,已经被我全部击杀,大家可以放心了。”

听到君羽凰自报身份,众人顿时哗然。

“君羽凰,那是咱们龙国最年轻的,也是唯一的女战神啊!”

“难怪身手这般了得,这可是沙场练就出来的绝世本领,咱们龙国真正的英雄!”

“君战神能给我签个名吗?我最崇拜你了,这趟飞机上有您在,就算天塌下来也没什么好怕的!”

所有人都簇拥着君羽凰,眼中写满了倾慕。

片刻后王景尧惊醒,听周围乘客讲了事情发生经过后,对君羽凰佩服得五体投地,同时对楚尘也更加看不起了。

这个男人死缠烂打不说,遇上事也不敢站出来,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懦夫。

“各位你们知道吗?那边靠窗睡大觉的家伙,可是羽凰的未婚夫呢……”

王景尧把楚尘的事情,添油加醋讲了一遍,顿时全飞机上的人,都用充满不屑和鄙视的眼神看向楚尘了。

君羽凰可是龙国最年轻的战神,前途无量,楚尘一个小小监狱看守,纯粹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就这种人,还死缠烂打跟到飞机上,君羽凰遇到危险只知道装睡,真是男人里的败类无疑!

飞机降落,楚尘摘下眼罩,朝外走去。

君羽凰挡在前面道:“楚尘,老老实实接受命运吧,你配不上我的,再敢跟着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说完她就下了飞机。

楚尘摇摇头,看来是彻底误会了。

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老海,我到南海市了,你来接我吧。”

片刻后,足足几十辆黑色豪车开来,封锁了机场,最前面的顶级宾利车上,下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对楚尘深深鞠躬。

“老大,海千楼有失远迎,请您上车吧!”

一些没离开机场的旅客,看到这一幕腿都吓软了。

“天啊,那是咱们南海市总督,海千楼?”

“不会有错的!我昨天还在电视上看到他了,海千楼可是南海市一把手,多年经营人脉无数,一句话都在龙国有莫大的影响力!”

“海千楼都这么厉害了,竟然还对那年轻人卑躬屈膝,那年轻人是何等大人物啊?!”

楚尘点点头,在众人敬畏的眼神中,上了宾利。

此时,刚刚走出机场的王景尧看到后方的骚动,不由惊骇道:“是什么大人物驾临了吗?南海市机场可是足足几十年,没有过这样的大场面了!”

君羽凰眼中带着异色:“竟然封锁了机场,一定是海千楼亲自迎接。想当初,就连我也没有这等待遇啊。”

“如果是个男人就好了,这等英雄人物,才是我君羽凰的如意郎君!”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