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这里是北境监狱,关押的全都是十恶不赦、跺跺脚就能让世人为之色变的顶级罪犯!

寻常监狱,根本关不住他们。

值班室内,楚尘无视窗外呼啸的风雪,专心致志做着手中的木雕。

叮!

电梯声响起,一个看守进来,满面惊慌道。

“老大不好了!那个掀起两国战争,造成死伤数十万的军事组织首领修罗,嫌放风时间太短,扬言要杀光我们看守呢!”

楚尘头也不回,把一个木雕扔给他:“把这东西给他,让他自己掌嘴百下,再弯腰给所有看守赔礼道歉!”

“明白了,老大!”

那看守接过木雕,立刻离开。

叮!

“老大坏了!贪污千亿现金的前总统墨菲,跟做空股市导致全球金融危机的操盘手盖特,联手在监狱内开设赌场,不少犯人的钱都被骗光了!”

又一个看守进来,满脸紧张。

楚尘撇撇嘴,又是一个木雕扔出去:“罚他俩三天不准吃饭,立刻把钱还回去,再有下次一人剁一只手!”

“是,老大!”

这看守赶紧回去了。

叮!

“老大老大,十万火急!黑暗世界第一杀手血云,和岛国走火入魔的武道宗师玄木一郎打起来了,已经拆了几十处牢房!”

楚尘不耐烦了,一拍桌子道:“这破监狱,天天给我闹事,没一刻清闲的!”

“拿两个木雕,限他们三天内把牢房修好,再自己打断两条腿,在禁闭室待满三个月再出来!”

看守走后,楚尘看着墙上的合影,不由有些出神。

“师傅,你已经四年没回来了,真想把我留在这一辈子吗?”

摇摇头,心情不好的他决定出门巡视。

冰封的操场上,膀大腰圆、满身刺青的犯人们,看见楚尘出来后,吓得急忙列队站好,噤若寒蝉。

他们有的是一国首富,有的是绝世高手,还有的是国家政要……

任何一个单拎出去,都是震动世界的存在!

可是在楚尘面前,却如同犯了错的小学生般,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不用紧张,只要你们老老实实待到刑满释放,别给我找麻烦,我就不管你们。”楚尘淡淡道。

犯人们会意,如小鸡啄米般拼命点头。

别看楚尘现在和颜悦色,他要是发起火来,在场所有人加起来都遭不住这尊瘟神!

楚尘刚要回去,一个看守快步跑来,高喊道:“老大!”

“又是谁惹事了?”

楚尘扫了一眼犯人们,有几个当场吓尿了裤子。

“不,不是的老大!是外面送进来一个新犯人,来头不小,光押送的军队就有百人,甚至还有装甲车……”

楚尘抬手打断:“让他们把人送进来就是,这点小事你还跟我说?”

“可是,带头的军人是个女战神,她坚持要见老大你,还说……是你的未婚妻!”

轰!

全场沸腾了,所有犯人都好奇万分,楚尘的未婚妻会是个什么人!

楚尘一个眼神过去,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神经病,我才没什么未婚妻!”楚尘没好气道,“把犯人带进来,我回去躺着了!”

他转身欲走,大门口却传来一道高傲的声音:“想不到堂堂楚家大少爷,连一个女人都不敢见!”

伴随着装甲车的轰鸣,和百人军队整齐的脚步,一个女人被簇拥着,脚踏方步进来。

她身高足有一米七,秀美的脸庞上是一双凛然的大眼睛,一身墨绿色军装勾勒出完美的身材,也将她的气质衬托得英武不凡,即使是北境的漫天风雪,也没有让她的身姿有一丝动摇。

在场几个龙国犯人认出了她,脸上露出惊骇之色。

龙国女战神,帝京君家的大小姐,君羽凰!

难怪,也只有这等女中豪杰,能配得上自家老大了。

楚尘皱眉回头,与她对视。

这个女人他完全不认识,更别提什么未婚妻了。

君羽凰看着眼前男人,一身监狱看守打扮,邋里邋遢的样子,眼中闪过一抹轻视。

“把人带下来!”

她一声令下,装甲车内一群荷枪实弹的军人,押着一个身披重枷的强壮男人过来。

“这是黑暗世界四大天王之一,战争天王威尔逊!为了抓住他,我们军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君羽凰道,“我不知道上层为何会把这种大人物,交给你一个区区的监狱看守,但我的麾下可以帮忙控制他……”

“不用了,人已送到,你走吧。”

楚尘抬手打断,下了逐客令。

君羽凰皱眉:“男人没本事不丢人,为了维护那点可怜的面子,逞强好胜才是最可悲的。”

“楚尘,我真想不到曾经是楚家大少爷的你,竟沦落至此,既然这样,我们两家祖上定下的婚约,就此做罢!”

说完,她从怀中掏出一张婚约,当着楚尘的面一点点撕成碎片。

君羽凰身后的军人们,也都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楚尘,一个小小的监狱看守,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哪里配得上堂堂龙国女战神?

被当面退婚,也是活该!

“楚尘,你现在一定很屈辱,但你要明白,你已经配不上我了。就算勉强下去,也只会给你带来麻烦。”

“这张名片你拿着,将来上门可以求我办一件事!”

“当然,前提是你能看住战争天王,别让他给杀了!”

“希望你别再不思进取了,好好想想怎么夺回你昔日的楚家大少身份吧!”

说完,君羽凰拿出一张名片,塞进楚尘胸前口袋,毫不犹豫转身而走。

她和楚尘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君羽凰的男人,必须是名满天下的盖世英雄,岂能是个小小的监狱看守?

况且楚尘逞强说大话,已经让君羽凰对他失望透顶。

给对方一张名片,已经是看在祖上交情的份上了,楚尘如果还有点骨气,就绝不会舔着脸上门来求她。

君羽凰离开了。

楚尘从兜里掏出名片,看也不看,随手震成粉末。

随即,他打开了重枷的机关。

战争天王一下挣脱束缚,如看待尸体一般盯着楚尘,冷笑道。

“呵呵,君羽凰真没说错,你就是不自量力,竟然敢打开我的枷锁!托大也要有个限度吧!”

“算她倒霉,摊上你这么个未婚夫,我先杀了你,再回去杀了她……”

楚尘突然一耳光抽过去,堂堂黑暗世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战争天王,就这么两眼一翻,如死狗般瘫在地上,昏死过去!

“我心情正不爽呢,叽叽歪歪个没完。”

楚尘没好气地说着,抓住对方一只脚,就把他硬拖进了监牢。

周围犯人们缩起了脖子,他们刚来的时候,也是个个气焰嚣张,结果无一例外,被楚尘给收拾得服服帖帖。

“老大!有你的信!”

这时,一个看守手拿一封信快步跑来。

楚尘瞄了一眼信封,顿时惊喜喊道:“师傅!”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