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狗睡在一个屋里的废物,谁给你的权利,来这样的宴会?”

“洞房花烛夜,是不是没有经历过?”

“至于说怀孕,你更没有机会。孙静告诉我,你连她的手都牵过。”

“是不是很生气,老婆有了我的孩子?但是,你却不是亲爹?”

王少杰倨傲的笑了起来,满脸的得意。

“原来他就是孙家那个上门女婿,一看就像废物。”

“据说全靠着苏家养活,怎么有脸来参加宴会。”

“不识抬举,谁给他的胆子得罪王少。”

周围的人冷嘲热讽,指着苏柠的鼻子谩骂起来。

刚刚被苏柠打断话语的女人,更是尖酸刻薄的讥笑道:“苏柠,双喜盛宴当真是人生二大喜,可惜,主角不是你!”

“哈哈!”

女人的话语引起宾客们放声大笑,不少女人更是捂着肚子,一副笑不活的样子。

找死!

苏柠冷眼看向了女人,抬手就要一掌拍死。

算了,今天是五年承诺的最后一天,没有过十二点,那他就不能对孙家动手。

“孙静,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字,给你三分钟时间签字,不要让我等待太久。”

“你这样的老婆,我嫌恶心。”

苏柠的话,仿佛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抽在孙静的脸上。

从来都是她孙静命令苏柠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废物对她指点?

要离婚也应该她来提出,然后看着对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才是正确的画面。

参加宴会的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苏柠真是不想活了,王少的女人敢骂恶心?

孙静不但是孙氏集团的大小姐,更是王少杰的女人。

而且,还怀有王家的骨肉。

整个春城,谁敢叫板豪族王家?

“苏柠,谁给你的胆子提出来离婚?”

“赶紧跪下跟我道歉,或许我可以原谅你。”

孙静气势汹汹的喝道:“孙家养你五年,不知道感恩,还敢顶撞主人,让你跟二哈睡在一起,难道你没有学会摇尾巴才能得到狗粮?”

“噗!”

周围人直接就笑喷了。

“道歉?你也配!”

“我给过你无数次机会,但是却一直失望。这个期间,哪怕你有一次改变,我也会原谅你。”

苏柠深深的呼吸一口气,道:“原本你可以拥有让无数人羡慕的未来,可惜你却亲手葬送!”

“哈哈!”

“拥有让人羡慕的未来,你是不是在做梦?”

“孙静只有跟着我,才会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跟你在一起,难道每天去遛狗?”

王少杰鄙夷的笑了起来,眼泪都有些出来。

“听说你在孙家,如果狗尿在房间,会惩罚你没有饭吃,只能吃狗粮度日。”

“怪不得脑袋越来越蠢,狗粮吃多了!”

又是先前那个嘲讽苏柠的女人,在她看来,这可是拉近孙静和王少杰最好的方式,骂的越狠对方一定越喜欢。

果然,王少杰和孙静都是给予她一个感谢的眼神。

“听到没有,赶紧滚回房间去吃点狗粮。”

“这里,你和狗都不允许再进来!”

王少杰冷笑道:“宴会完毕,剩下的骨头我会让人给你送到房间,到时你和二哈一起吃,保证让你们吃到爽。”

“哈哈!”

笑声此起彼伏,一波接着一波。

“啪!”

苏柠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狠狠的抽在王少杰的脸上。

“你,敢打我?”

王少杰有些蒙圈,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会被人打,而且对方竟然是孙家的上门废物。

“啪!”

苏柠再次出手,狠狠的抽在的另外一面脸上。

“对,我打了你。”

“现在你是不是很清楚?要不要再确定几次?”

苏柠不屑道:“窝囊废的耳光,感觉任何?”

笑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震惊异常。

王少被人抽了耳光?而且还是苏柠动的手!

“苏柠,赶紧跪下道歉。”

“谁给你的胆子动手,我看你是活够了!”

孙雄迈步走了过来,双眼怒目圆瞪,火气十足,仿佛要将苏柠烧死一般。

参加宴会的人来自春城上流家族,苏柠抽了王少杰两个耳光,王家岂能罢休?

女儿孙静现在并没有和那个窝囊废离婚,一旦王家怪罪下来,孙家真的承担不起。

“孙雄,活够了的人是你!”

“你提前就知道厂房不在改造范围,哄骗我父母说一定改造,不惜动用关系,‘帮助’他们借贷500万,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

苏柠眼神血红,咬着牙道。

“诬陷!”

“那处厂房原本就在改造范围,别人给我700万我都没卖,卖给你父母500万,想要他们赚取一些养老钱,谁知道突然改造办重新规划了范围。”

“他们自杀,完全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我明白了,你想逼我买下那个厂房对不对?”

“好,看在你在我们家不辞劳苦照顾狗的份上,十万块,我买了。”

“别不知好歹,厂房不在改造范围,十万的价格,足够给你父母做两块高档的墓碑!供品不够的话,二哈房间的零食,你可以随意拿。”

周围人狂笑不止。

苏柠目光冰冷的看向了每一个发笑的人,寒意笼罩下,全部都张开了嘴巴不敢在发出任何声音。

孙雄更是有些后背发凉,额头上冒着冷汗。

“一个月是我父母的忌日,看在故人的面子,你要带领孙家所有人三跪九叩,跪在我父母坟前七七四十九天忏悔!”

“否则,你会后悔!”

霸气十足的话语,不容许任何人反驳的眼神,震慑全场。

“苏柠,看来你是真的狗粮吃多了,脑袋不好。”

“孙家人为那两个老穷鬼跪四十九天?当真好笑!”

孙静冷哼不已,美丽的俏脸气的发白。

“我呸!”

“孙家人下跪,他们受不起。”

“想要我们忏悔,白日做梦!”

孙雄不屑的说着,丝毫没有在意苏柠的威胁。

“如果不按我说的去做,后果自负!”

苏柠声音冰冷,脸色异常的平静。

攀附上王家就可以横行无忌?真的想的有点美!

所谓的春城豪族王家,在苏柠的眼里,弹指可灭!

“苏柠,你敢威胁我?”

“来人,给我将他抓起来,狠狠的打!”

孙雄大声的咆哮着。

四名保镖拎着棒球棍从门外冲了上来,团团的将苏柠围了起来。

“住手!”

“任何人不许动,否则,杀无赦!”

强大杀意冲击,宴会上的人惊恐不安。纷纷抬头看向了门口。

来人到底是谁?不顾孙家和王家的面子,当真敢杀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