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么人?”这是青龙想问的。

“这个东西,你应该认识!”周易从怀里掏出一块金色令牌扔给青龙,青龙翻过来一看,令牌上竟然刻着“医神”二字。

医神令?

不错,这块令牌正是医神殿至高无上的信物,医神令。

见医神令,如见殿主。

殿主的职责,肃清医神殿所有叛徒,重掌医神殿。

“看来你认识这块令牌!”周易淡淡道,那老者说的果然是真的。

“医皇殿长老青龙,参见殿主!”“噗通”一声,青龙双膝落地:“多谢殿主救命之恩!”

“这些都是什么人?”周易扫视一眼地上的尸体。

“您刚刚杀的是医神殿八大长老之一的沧海,其他三人都是修罗堂的人!”

青龙开口道:“自从老殿主失踪以后,四大殿王之首的秦萧掌控了医神殿,许多忠心老殿主的人,大部分都被秦萧杀了,这五年来,我也被医神殿追杀!”

“殿主,老殿主是不是死了!”

周易摇头:“没有,他在北海监狱,不过他的修为被废,这块令牌是他给我的……”

青龙明白了,然后对周易说了一些近五年关于医神殿所发生的事情。

据他介绍最近五年,医神殿已经变质了,再也不是那个济世为怀的神秘势力之一了。

而且,自从老殿主失踪以后,医神殿逆天的医术断了传承。

甚至,改为西医。

这一点,倒是让周易有所意外。

他开口道:“你先暗中收拢其他一些对老殿主忠心的人,等待我下一步计划,记住,千万不能轻举妄动!”

“明白!”青龙点头,扫视一眼地上的尸体:“这些尸体呢?”

不处理的话,可能会惹来麻烦。

“已经来不及,你先离开吧!”周易摆手,这里发生命案,不久后会有巡捕过来。

……

至于回到自己房间后的秦梦秋,直接傻了,因为真的有一个男人光着膀子,在房间等着她呢。

“郭少聪,你怎么会在这里?”秦梦秋一脸吃惊,这郭少聪不仅在她房间,还衣衫不整,而且一双眸子正在贪婪的看着自己。

“在等着你呀!”郭少聪从床上起身,朝秦梦秋扑去。

秦梦秋大惊失色,立即闪开道:“郭少聪,你想干什么?”

“帮你解毒啊,我可是在这房间里等了你一晚上,没想到你还挺能扛,居然一夜不找我合欢!”郭少聪更加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秦梦秋。

“郭少聪,你什么意思?”秦梦秋的脸都青了。

“我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喜欢你很久了,而你故装高冷,对我不屑一顾,我只好用一点手段了!”

郭少聪猥琐的笑道:“求我啊,跪舔我帮你解毒啊,我很想看看高冷无比的你跪舔我的那种样子!”

“你滚开,不然我喊人了!”秦梦秋惊慌失措。

“你喊啊,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因为这宾馆是我家开的,还有,你不让我解毒,你会毒发身亡!”

我真的中毒了?秦梦秋开始还不太相信周易的话,经过郭少聪这么一说,她相信了。

“对不起,我的毒已经解了!”秦梦秋冷哼一声。

“你说什么,你的毒已经解了?”

郭少聪贪婪秦梦秋的身躯已久,眼看就要得手,却有别的男人捷足先登了。

这简直对郭少聪是天大的打击。

郭少聪问道:“臭表子,说,是谁给你解的毒!”

“要你管!”秦梦秋满脸厌恶之色,正欲离开。

“啪!”却被郭少聪一巴掌扇在了床上。

“你个臭表子,你的第一次不给我,却给别人,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郭少聪扑了上去,双手摁着秦梦秋:“即使你现在是残花败柳,老子也不介意!”

“郭少聪,你放开我!”秦梦秋挣扎。

“放开你,做梦去吧!”郭少聪满脸都是贪婪之色:“给我进来!”

话音一落,许多记者冲入房间,手中的相机对着床上的秦梦秋一顿乱拍,这些记者都是郭少聪请来的。

“哈哈哈…我倒要看看把你扒光之后登上报纸头条,你还会不会还如现在那么高冷!”郭少聪哈哈大笑:“给我拍,使劲的拍,每一个环节都不要给我漏掉!”

秦梦秋脸色苍白,拼命挣扎:“郭少聪,你真无耻!”

“无耻的还在后面呢!”郭少聪嘿嘿一笑:“你叫啊,你倒是叫啊,我就喜欢你那绝望的声音!”

而在此时,周易进来了。

“看来这房间里还怪热闹的!”周易来到床边,淡淡笑道:“连记者都来了!”

郭少聪抬头冷视周易:“你是谁?”

“哦,我是来给她送身份证的,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你们继续!”周易一脸歉意的把秦梦秋的身份证放在床头柜上,转身要走。

“你个无耻之徒,还不救我!”秦梦秋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周易耸耸肩膀道:“你不是说你即便被人侮辱也不管我的事情吗?”

这可是秦梦秋亲口说的。

可秦梦秋根本没想到房间里真的会有人。

而且,还是郭家少爷。

郭家在云城是名门望族,颇有底蕴。

“小子,你最好别管闲事!”郭少聪一脸威胁之色,今天,秦梦秋这个女人,他啃定了。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你们继续!”周易耸耸肩膀,又想离开房间,秦梦秋哪能让周易离开啊,否则她还不得被郭少聪这个恶少给玷污登报了。

如此一来,还如何见人?

于是,秦梦秋娇喝道:“你就眼睁睁看着你的女人被欺负吗?”

“咣当!”正朝门口走去的周易,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的女人?

什么时候,这女人成了我的女人了?

与此同时,郭少聪的脸变了,怨毒的看着周易:“她说她是你得女人,你对她做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昨晚上帮她解了一下身上的毒,不过你别误会,我和这女人没有关系,只是单纯的帮她解毒,根本没打算给你戴绿帽子!”周易认真的说道,他是实话实说而已。

人在房间等,绿帽天上来。

郭少聪一直认为秦梦秋是他的女人,所以有种被戴绿帽子的感觉也是很正常的。

毕竟毒是他下的,受益者却是周易。

他能饶了周易吗?

于是郭少聪松开了秦梦秋,朝周易走去。

“大家都是文明人不动粗!”周易两手一摊,露出一副我是无辜的样子。

“我动粗怎么了?”郭少聪一拳朝周易的面门砸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