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平王府上。

身体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虞嫣跪坐床边,不知过了多久,寝殿大门终于开了。

卫子肆带着一身酒气走进来,看到虞嫣,他的眉头明显地皱紧了许多。

“子肆,我疼......”

虞嫣气若游丝,她抬手想要抓住卫子肆的衣服,可是衣角却从指缝间溜走。

“虞嫣,这个招数你就不会用腻吗?”卫子肆缓缓低头,声音冷淡。

这个女人,从前便喜欢用这种伎俩博他的怜悯,如今演技倒是越发精湛了。

听见这话,虞嫣又羞又愤,可是身上的疼痛太过难忍,即便是拧眉也想在示弱:“没有撒谎......我真的好难受,你......你送我,去看看--”

若非浑身无力,她绝不可能这般低声下气。

话音未落,卫子肆已经粗鲁地勾起她的下巴,警告道:“虞嫣,从你两年前投靠郑邀时起,你的存在便只会让本王觉得恶心,所以你为什么还要枉费心机招惹我。”

虞嫣的瞳孔猛然一缩,她张了张嘴,满眼都是迷茫。

“子肆,当初我也是被逼无奈,况且我跟郑邀根本就没有发生关系......”

“闭嘴!”卫子肆怒声打断她的话,冷笑道,“只怕是我脱险太快,你才没有这个机会吧?”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卫子肆已经认定她背叛了他。

虞嫣几乎快要将嘴唇咬破了,吼得几乎咳血:“子肆,我可是你明媒正娶的结发妻子啊!”

“若非额娘去世前让我许下照顾你的承诺,父皇又下旨赐婚,本王怎么可能娶你?就别说什么明媒正娶的笑话了,我同你没有任何感情!”

卫子肆决绝地转身离去,因此也没有看到身后的女人像软泥般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虞嫣已经躺在了床上,贴身丫鬟星儿一脸担忧地跑了上来。

“平王妃,您总算是醒了!”她偷偷抹去眼泪,这会儿又是哭又是笑的。

郎中也走过来,拱手行礼道:“王妃娘娘,我谢某行走江湖多年,还是第一次碰到雪姬毒。”

“雪姬毒传自西域,自从老怪去世以后,它已经灭迹多年,您怎么会染上这种毒呢?”

虞嫣的心骤然一提,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对这种毒异常陌生,于是试探地问道:“雪姬毒,那是什么?”

“是西域老怪的独门秘药,能让濒死之人多活半月,却也能让正常人在一年内渐失五感、受尽折磨而死。”

虞嫣猛然回想起,一年前为救重伤的卫子肆,她曾犯险前往西域取药,也确实被人强迫着吞服过一味药丸。

难道就是那个时候中了毒?

“娘娘,若是中了此毒,除了西域老怪本人之外,没人能解,可老怪已经去世多年。”

“......那我还能活多久?”

“娘娘,最多还有一个月时间。”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