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有些阴沉。

艳阳城内一片哀鸿,所有百姓脸上都是脸色阴沉,朝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城主府内。

设有一座灵堂。

白绫高悬,两只白色的灯笼在风中摇摇欲坠。

秦惜弱阴沉着脸,跟来往的百姓点头示意,她眼眶通红,仿佛刚刚哭过一场。

棺材中躺着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他叫萧阳。

是艳阳城的现任城主,也是秦惜弱的丈夫。

“惜弱,节哀啊。”

“城主是个好人,为我艳阳城带来了光明。可惜我艳阳城实力太低,无法保他周全!”

“可恶的李丰田!我们艳阳城从来没有得罪他,而且每年还给他上贡十万枚元丹!他为什么如此心狠手辣!”

“欺压艳阳城不说,竟然连城主也不放过!”

百姓们叹了口气,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悲痛之色。

“惜弱,人死不能复生,你要保重啊!”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走上前,拍了拍秦惜弱的肩膀,同样满脸悲伤的说道。

听着老者的话,秦惜弱强忍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她秀拳紧握,声音冰冷道:“大长老,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杀了李丰田!为我夫君报仇!”

强烈的恨意,弥漫在秦惜弱的脸上。

“唉!”

大长老叹了口气,满脸无奈之色。

而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悲伤中时。

只见那棺椁中,原本面无血色的青年,此刻竟然恢复了些许的血色,狭长的睫毛也是微微抖动了一下。

“嗯?”

“艳阳城?我穿越了?”

青年有些震惊。

他叫萧阳,是一个穿越者。

而这副身体的原主人也叫萧阳,并且还是这艳阳城的城主。

他在位期间,清正廉明,整顿经济,让艳阳城的许多百姓都过上了富裕的生活。

不仅如此,萧阳还是艳阳城的第一天才,在修炼上有着极高的天赋。不过二十岁的年纪,就踏入了锻体境九重天。

武道一途,分为:锻体境、筑基境、聚灵境、化丹境、通神境、苦海境、道台境、紫府境……

每一个境界的差距,都无比恐怖!

能够在二十岁踏入锻体境九重天,萧阳堪称妖孽!

然而,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萧阳的快速成长,也引来了周围城池的忌惮。

雷云城,就是其中之一!

雷云城的城主李丰田,是一位筑基境的高手,他担心萧阳的快速成长会威胁自己的统治,便要求萧阳自杀!

否则,他就要率兵屠了艳阳城!

嚣张的话语,仿佛犹在耳边回荡:

“萧阳!你给我记住!”

“这个地方,我李丰田才是唯一的主宰!你和艳阳城的百姓,不过是一些卑微的蝼蚁罢了!”

“我李丰田让你们活,你们才能活!”

“让你们死,你们就必须得死!”

“你们的命运,就是永永远远做我李丰田的狗!一条听话的狗!”

“身为狗,是没有权力选择自己的命运的!”

“哈哈哈哈!”

李丰田的话,仿佛一根根尖针,狠狠地刺进了萧阳的内心。

为了不让百姓受到牵连,萧阳被逼无奈,只能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当着李丰田的面,选择了自尽!

然而……

萧阳死后,李丰田竟然还不满足!

他要求艳阳城的百姓,必须缴纳十万枚元丹,才能够赎回萧阳的尸体。

百姓们东拼西凑,好不容易才将萧阳的尸首赎了回来,准备今天下葬。

“混账!”

“李丰田欺人太甚!平日里欺负艳阳城也就算了,如今竟然连他们的城主都要逼死!不同意就要屠成?好!好一个李丰田!当真是丧尽天良,没有人性!”

萧阳眼眸冰冷,胸膛里也是涌出一股怒火。

不过,

就在他愤怒的时候,脑海中忽然传来一阵刺痛!

一股玄奥的能量,忽然从萧阳的眉心处涌出,在这股能量的笼罩下,萧阳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仿佛灵魂都被瞬间抽离。

而等他回过神时。

萧阳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一座陌生的大殿中。

大殿空旷无比,但却阴气森森,四周都缭绕着绿色的烟雾,温度也是极为阴寒,如同身处冰窖一般。

阵阵森冷气息,弥漫在四周。

“这、这是哪里?”

萧阳心中震撼。

他怎么会忽然来到这里?

他强忍着心中震惊,望向远方,只见这大殿的正中央,悬挂着一块紫光灿灿的牌匾:

【判官殿】!

“!!!”

萧阳深吸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这三个字的时候,他的灵魂都仿佛剧烈震颤了一下!

就仿佛……

这块牌匾有什么特殊能量一般,能够将他的灵魂都给穿透!

不过,萧阳很快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瞳孔骤然一缩:“判官殿?等等!”

判官殿……

那不是传说中地府里的东西吗?

传言,地府之中有四大判官,能够勾魂索命,将死者带入幽冥!

而他们工作的地方,就是判官殿!

难道说……

他已经死了?

不等萧阳反应过来,一股狂暴的吸力忽然涌出,萧阳感觉自己的灵魂正被一股疯狂的力量拉扯着,这力量不断地将他往大殿深处拽去。

紧接着。

萧阳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尊尊高大无比的雕像!

为首的,是一尊面孔全黑的男人。

身穿黑袍,头戴黑色高帽。

左手握着一根黑色哭丧棒。

右手则是黑黝黝的铁链,弥漫着恐怖的气息。

而在这雕像之下,刻着一行苍劲有力的大字。

“地府十大yin帅,黑无常之灵位!”

嘶!

看到这名字,萧阳的心脏都狠狠跳动了一下。

“黑无常……不是神话传说里的地府鬼神吗?他……他竟然真的存在?”

这一刻,萧阳只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在迅速崩塌。

他一直以为,所谓的地府、黑白无常,不过是神话中骗人的东西。

可没想到,判官殿存在,黑白无常竟然也存在?

萧阳像是想起了什么,目光猛地朝着其他雕像看去!

放眼望去,这些雕像形态各异,有的慈眉善目,有的面目狰狞,

而他们,全部都是神话中耳熟能详的鬼神!

“地府十大yin帅,白无常之灵位!”

“地府十大yin帅,牛头之灵位!”

“地府十大yin帅,马面之灵位!”

“**,这怎么回事?传说中不老不死、能掌管幽冥地狱的神灵,怎么全都变成雕像了?”

不管是黑白无常,还是牛头马面,可都是大名鼎鼎的阴神啊!

是真正的神仙!

萧阳难以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会让他们变成雕像?

而就在萧阳震惊的时候

“嗡嗡!”

只见面前的黑无常雕像,忽然剧烈地震动了起来,一股睥睨天下,仿佛天地之间唯我独尊的恐怖气息,突然从雕像中翻滚而出,没入了萧阳的眉心之中。

“阴神石碑认主,黑无常归位!”

“得黑无常认主者,可获黑无常传承!!”

与此同时,一道蕴含无上威严的声音从脑海中响起。

轰隆!

话音刚落,萧阳身躯巨震!

下一刻,他感觉自己的体内仿佛突然多出了一股恐怖能量!

这股能量,并不是灵力!

而是一股无比阴森的死气!

这股死气,仿佛能够让灵魂冰封!血液凝固!

但,萧阳并没有丝毫的不适。

相反,在死气的灌溉下,他感觉舒适无比!

他的修为,竟也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攀升!

锻体境九重天!

筑基境!

筑基境一重天!

筑基境二重天!

……

筑基境四重天!

“轰隆!”

伴随着一阵能量轰鸣,萧阳的修为竟然达到了筑基境四重天!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