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刘雨宁调查过了,这个女死者就是植物园的保安,之前一直在这里工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人杀害了。

化验结果出来后,一名法医不好意思地找到我,一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现在的梁法医有多尴尬了。

当然我不会同情他的,我拿起报告看了一下,说道:“死亡时间是一个月左右哦,跟我给梁法医说一声谢谢!”

这名法医惊讶地看了我一眼,跟我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刘雨宁来到我的身边,接过报告的时候,她才看了几眼马上就说道:“啊,何组长,你神啊!全部都被你猜中了!”

“过奖了,其实我早就知道结果是这样的,哎,两具尸体都找到了,但现在问题是,有什么线索呢,就这些远远不够的!”

“我们正在调查两个死者的关系,还有她们的人际关系啊!”

“恩,有什么发现吗?”

“那女保安的名字是丁梦雪,22岁,虽然她们看起来都是正当工作的,但你知道我深、入调查后,发现了什么吗?”

“快说!”

“她们私底下都在安永会所做的**!”

“哦?看来这个案子有点意思,你是不是在她们的住所发现了不少她们工资不能承受的物品,化妆品、衣服什么的,所以就产生怀疑?”

“额,什么都瞒不过你啊,是的,那我们去这个会所看看吗?”

“恩,做的很好,刘副组长,我看你进步挺大的!”

“我的何大组长,你这是在称赞我吗?”

我们离开了公、安局,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安永会所。

到达这里后,我和刘雨宁一走进去就有两个服务生礼貌地问道:“两位,你们需要什么服务?”

刘雨宁拿出了警官证道:“我们是警察,来这里调查一些情况。”

“额,不是吧?”那服务生害怕的不行,看他的样子,估计认为我们是扫、黄队了。

我说:“放心,不是扫、黄的,我们只是想来咨询一下二个人的情况。”

得知如此,那两个服务生松了口气,其中一个男的跟我们说:“你们要找谁?跟我说一声,我去通知经理。”

“你们这里曾经的两位员工。”我拿出了丁梦雪和李寒文的照片,那两个服务生看了一下照片,仿佛还有印象的一样,男的马上打了个内线电话,一个秃头从楼上小心地下来了。

“两位警察同志,听说你们想找人,到底是怎么了?”

我跟刚才一样,拿出了照片,秃头一看,立刻就说:“她们两啊?是我们这里的**技师,怎么了?话说她们平时都是这个时候来上班的,也不知道这两天怎么回事,都没来!”

“她们死了!”我没有墨迹,直接说道,同时很严肃地盯着秃头的脸庞,秃头惊讶地瞪了一下眼睛:“不会吧?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怪不得不来上班了,原来出事了!”

“丁梦雪应该很久都没来了,你没有注意吗?”

“哦是的,这个女的你不提起来我都差点忘了,不过好像她们这样的**人员随时都可以走的,又没有签合同,我还以为她是走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

“那她们在这里工作的时候,你有没有发现她们跟一些什么人来的比较亲近?”刘雨宁问。

“这个啊,应该很多吧,做一行的几乎都是这样的人啦,如果要说亲近的,那真的是不计其数。”秃头如实地回答道。

我和刘雨宁互相看了一眼,其实情况还真是如此,但如果推算李寒文的死亡时间,我们可以查一下,她出事之前,在会所中的监控。

那个时候她很有可能在上班,我要求看这里的监控,秃头没有迟疑,马上就带我们来到了值班室。

在几名保安的帮助下,我们浏览了25号晚上,也就是李寒文出事之前的时间的一些画面,看了一段时间,发现她大概在下午5点的时候,跟一名胖子走出了会所,两人非常的亲密,互相拥抱在一起,我转头问秃头:“这人,你有印象吗?”

“这个啊,好像是我们的常客了,应该是郭先生吧!”

“你有这个人的详细资料吗?”

“肯定没有啊,不过他经常来到,没准等一下就来了!”

我们等待了一下,可是过了时间,都没有看到秃头说的郭先生,我在监控中截了图,发给了何馨,让她查查这个郭先生的位置。

一直到晚上9点我们都没有看到郭先生,刘雨宁有点恼火的问旁边的秃头:“你不是说他今天晚上会来吗?”

“对啊,几乎每个晚上都是8点左右,看来他今天有点事情!”

我们不想等了,在离开会所之前,跟秃头说明了一下,让他看到郭先生的时候就通知我们,那家伙信誓旦旦地答应了,我们回到公、安局时,何馨那边有消息了,我们直达信息科,她跟几名同事正在研究什么,看到我们进来,何馨便说:“这个郭先生全名叫郭如海,是平和物业的经理,在天眼中观察,他似乎每几天就会找李寒文,两者来往的特别密切,能看出来关系不错,他几乎每天都会去会所,但不是每次都会找李寒文,今天晚上他竟然没有去,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呢?”

何馨说的没错,之前我们也怀疑到这点了,我严肃地说道:“何馨,快点帮我找出这个人来,此人估计有嫌疑。”

何馨答应了一声,再次敲击键盘,不到几分钟,就搜到了郭如海的手机信号了,他没有关机,而是在一处偏僻的山庄,何馨迅速地给我发了一个定位:“就是这里了!”

我和刘雨宁带上高明强,三人来到了这座山庄,很快就见到了郭如海本人,然而他没有一丝紧张,当提起李寒文的时候,他说:“你们开玩笑吧?我这几天还跟她那啥了,怎么就没了呢?这肯定是搞错了!”

我拿出了李寒文死亡的照片,要不是看到这些画面,郭如海仿佛还不相信,他坐在自己别墅的沙发上,一看那些照片,顿时吓得整个人站了起来:“原来是真的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