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法医不屑而戏谑地看着我,眼神中尽是蔑视之色。

我没理会这个梁法医,这老头仗着自己的资历,总是看不惯我们年轻警察,在公、安局中交横跋扈,就连我们的黄局都不放在眼里。

我没有回答,又从自己的勘察箱中拿出一根白葱,对着尸体拿着一把菜刀,切切切几下,白葱的汁、液流淌到了死者身上!

梁法医骂道:“喂喂!仵作先生,你再来,我要告你侮辱尸体了!”

“闭嘴!”我反驳道,梁法医气得吹胡子瞪脸的,但也一时间被我身上凝聚的惊人气息压制住了。

不到一分钟,死者的身上大大小小地出现了条形状的伤痕:“死者曾经被鞭打过,而且胃部空空如也,这证明她曾经被人饿了一段时间,她的肤色呈现紫蓝色,这应该是长期用生理盐水吊着生命的迹象,另外我还发现,死者还是个处、女!”

“你说什么……”梁法医无比错愕地看着我。

“不信你回去化验一下吧,另外我提醒你一句,梁法医,有些东西不要老是依赖仪器,必须要相信祖宗的力量!”

我留下这句话,双手插兜,嘴里叼着一根烟,烟雾缭绕、大步流星地离开了现场……

几个小时后,梁法医给我发了一份报告,里面说的情况跟我之前表述的如出一辙。

死因是颈部的一刀。

梁法医根本不知道,《洗冤集录真本》中记载,白葱和黄酒的汁、液混合在一起,可以显露出死者死后不明显的伤痕,当然这些我没有必要跟他这个老顽固解释。

刘雨宁马上找上了我:“死者身份确定了,李寒文,23岁,职业平面模特,她的父母已经去世多年,在出事之前,她的手机信号在游乐场后山出现过,天眼拍摄到她曾经去过那里,但后来在一处森林中消失了,我们怀疑她是在那里遇害的。”

“恩,所以说摩天轮绝对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你们去森林调查过了吗?”

“没啊,所以想跟你去一趟呢!”

我们来到了游乐场附近的森林,随行还有几名警察,其中警员高明强也在,他是我的好哥们,早在惩罪小组成立的时候,他就在我身边了,这个小组可是张厅亲自管理的,负责富明市、高港市、广明市周边的所有特殊、诡异、凶狠的案件。

高明强非常结实,性格很温厚,为人善良,武力值还行。

我们冲、进森林的时候,还是他走在最前面。

我们全部拿着单警警械,到处戒备着,途中发现泥土中、出现了一些脚印,跟随脚印,找到了一棵大榕树。

拿出黄酒瓶子到处撒了一下,我果然发现这里又充满了无数的血迹。

“按照这种血量,女死者肯定是在这里遭到了袭击,但凶手之前就已经抓她了,囚禁了一段时间,玩弄完毕后,才把她扔到这里,进行行刑式的屠、杀。”看着树木的周围,我忽然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周围的气氛。

当我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忽然想到了什么:“这一次凶手似乎比之前熟练的多了,懂得知道用生理盐水来维持死者的生命,这样可以让他腾出更加多玩弄死者的时间,结合他使用的刀法推断,他应该不是第一次作案了,也就是说,这起码是第二个受害者了,他应该是一个性、感非常内向,但长得俊俏,很容易吸引到女性,年龄在30岁到35岁之间,没有职业,他从前应该遭到女性的抛弃或者背叛,导致他的心理出现了问题,这是他报复女性的原因。”

“第二个受害者?”

“是的,我们必须要找到另一具尸体!”我笃定道。

当时高明强和刘雨宁看起来都不怎么相信,我没有说话,鼻子突然一动,仿佛闻到了什么怪味,我没有理会其他人,突然走了起来,就朝着不远处的一棵树附近走了过去,此刻眼前出现了一间非常狭小的木头屋子。

这隔壁是个植物园,屋子应该是保安人员使用的,我一脚拽开了屋子的门,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还没进入现场,刘雨宁马上就拿起了手机。

我走进去之后,发现一具女尸开敞破肚的,竟然被人挂在了窗户上!

我来到了尸体的身边,戴上了橡胶手套,让高明强把尸体弄下来,可这哥们在进场的时候,却吓得浑身哆嗦。

我无语地只能让其他警员帮忙,尸体好不容易才从窗户上弄下来了,使用白葱和黄酒后,我发现女尸的死亡情况跟之前的很像,也是被鞭打过的,这次的死因依然是颈部的刀伤,但这一次明显凶手使用了更加多次的劈砍,这也证明了,这一次他没有第二次作案熟练。

要知道颈部的左右两侧有大动脉,如果熟练的人,一刀下去就可以让人毙命,第一次凶手显然没有抓准位置,或者说由于过于紧张而没有一刀将死者毙命。

这一次梁法医来到现场,他没有好像上次一样骄傲,但还是一副不屑的样子。

我把尸体的一些情况跟他说了,他马上就反驳道:“你说这才是第一个受害者?开玩笑吧!你这是!”

“没错,这一次明显多了几刀,你如果不相信,验证一下就会发现,她身上并没有使用过生理盐水的痕迹!”

“我才不相信呢,如果真的好像你这样说,我把头劈下来给你当椅子做!”

我心里一阵冷笑:“那你就准备好吧!”

“你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伙!”梁法医留下一句狠话,让他的人把尸体先带走了,刘雨宁走了过来,撞了一下我的肩膀:“你还是不要这样怼梁法医好一点,好歹他也是我们的长辈!”

我看到出刘雨宁还是相信他的,而且还畏惧他。

我说:“一切看实力说话吧!”

刘雨宁白了我一眼,跟高明强等人开始对现场进行勘察,但她们什么都没有找到,就连指纹跟脚印都没有。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