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

老屌丝周鹏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你是真不把我当外人啊。

不过,既然小姨有这种需求,周鹏自然很愿意效劳。

拿起防晒油,涂满自己的双手后,周鹏深吸一口气,颤抖的伸向了祝晓月的玉背。

两人肌肤接触的瞬间,祝晓月毫无反应,但周鹏的内心却掀起了轩然大波。

不得不说,祝晓月的皮肤是真的细腻,用羊脂来形容都不为过。

而且,她的身材比例堪称完美。

初步目测身高接近一米七五,但两条腿的长度就将近一米。

浑身上下不仅没有一丝赘肉,甚至隐隐还能看到马甲线。

本着严谨认真的态度,周鹏一边欣赏眼前的美景,一边事无巨细的将祝晓月的玉背涂满防晒油。

好不容易全部涂完,周鹏刚收手,祝晓月不满的抗议声就再次传来。

“小混蛋,又想偷懒是吧?我让你涂后背,你就真的只涂后背啊?”

“啊?”周鹏一愣,“那还涂哪里?”

“你说呢?”祝晓月晃了晃丰盈的翘臀,不经意间荡起阵阵臀波。

“你的意思是……还要涂屁股?”

“不然呢?”祝晓月反问道,“我的屁股晒黑了怎么办?你负责吗?”

周鹏很想说一句,我负责把它变白。

但这句话跟他此刻的年龄明显不相符,所以只能咽了回去。

再次把防晒油倒进手心里,周鹏深吸一口气,决定向祝晓月丰盈挺拔的玉臀进发。

在指尖即将接触到祝晓月的屁股时,一声娇喝从楼下传来。

“晓月,鹏鹏,下楼吃饭了,今天可是我亲自下厨炒的菜。”

是祝晓芸的声音。

“哇,姐姐亲自下厨耶。”祝晓月瞬间激动了,直接从藤椅上站了起来。

但她忘了上面那件比基尼的带子刚刚被她亲手解开了。

现在突然这么一站,整个上半身直接曝光了。

“呃……”

周鹏下意识的抬头望过去。

但不等他看清楚高耸山川的真容,祝晓月已经用左胳膊牢牢挡在了身前,同时右手一巴掌打在周鹏的脑袋上。

“看什么看,又不是没见过,赶紧下来吃饭了。”

祝晓月说完,快速的下楼了。

只留周鹏坐在那里,委屈的揉着脑袋。

“我之前见过吗?怎么脑袋里一点儿相关的记忆都没有。”

周鹏赶紧回忆,试图唤醒记忆里的一些香艳的画面。

但很遗憾。

不管他怎么努力,除了一大堆各种奥特曼之外,就是弱智到极点的汪汪队,当然,偶尔还蹦出几个小猪佩奇的片段。

“这小王八蛋,整天都关注点儿什么玩意儿啊!”周鹏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餐厅在一楼,等周鹏下去的时候,小姨祝晓月已经换好了衣服,坐在餐桌旁,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吃相既夸张又难看,一点儿都不注意自身形象。

倒是祝晓芸没动筷子,显然是在等自己。

“儿子,快过来,尝尝老妈亲手给你做的红烧肉。”祝晓芸一边招呼周鹏,一边给他盛米饭。

等周鹏开始吃饭的时候,祝晓芸忍不住向妹妹炫耀起来。

“老妹,鹏鹏突然会背诗了,而且一下就背了三首。”

“切,得了吧!就他那个猪脑子,还背诗?我怎么这么不信呢!”祝晓月满脸不屑的瞄了眼周鹏,继续道。

“喂,小混蛋,给小姨背两首听听。”

“我不背,幼儿园的老师说了,吃饭的时候不能说话。”周鹏搬出了幼儿园的那套理论。

“哎哟,你少来这套啊,我看你小子压根儿就不会!”祝晓月使出了激将法。

但这一招怎么可能对周鹏管用。

他犹豫了片刻,随即将计就计的说道,“我要是背了,你给我什么好处?”

“我给你买玩具,特大号的迪迦奥特曼!”

“不要!我已经有了。”

“我给你买遥控汽车,或者仿真手枪。”

“不要,不感兴趣。”

“呃……”祝晓月想了片刻,“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亲我一口。”周鹏擦了擦嘴巴,挤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脸。

“行啊,没问题,亲哪里?脸还是嘴?”祝晓月想都没想,一口答应了下来。

“亲……”周鹏下意识的瞄了眼下面,心想,我要是真把想让你亲的地方说出来,你估计能拿刀砍死我。

为了自身安全考虑,周鹏还是把后半句咽了回去,转而说道,“随便你。”

“行,只要你背出来,小姨我今天非得亲死你!”祝晓月说完,还故意舔了舔红唇,露出一个女流氓的表情。

殊不知,高端的猎手,往往都是以猎物的方式出现的。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耍赖哟。”周鹏深吸一口气,再次将李、杜、王三位大诗人的成名作娴熟的背了出来。

待周鹏一口气背完后,祝晓月确实没耍赖,只是提了个要求。

说等她吃完饭,刷过牙后,再好好亲周鹏。

之后,三人继续边吃边聊,有说有笑。

午饭快吃完时,祝晓芸的手机突然响了,她瞄了眼来电号码,起身走到一边去接了。

“你好,赵豪先生……合同我已经看过了,没有问题……对,明天就可以签约……预祝我们合作愉快……”祝晓芸很快就挂断了电话,回到餐桌边继续吃饭。

但周鹏却停下了筷子,脑海里闪现出无数记忆碎片。

前世报社文字校对员的工作,此刻发挥出了巨大的优势。

如果没记错,三天后,山海集团旗下的一众高端酒店,突然全部出现客人食物中毒的现象。

经过卫生部门的调查,是这些酒店使用了不符合安全标准的帝王蟹导致的。

而提供这批帝王蟹的公司,正是赵豪名下的海昌公司。

这个新闻爆出后,山海集团瞬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不仅股价大跌,还受到了相关部门的严厉处罚,直接损失高达上亿元。

更悲剧的是,这个事件发生后,山海集团在东州市商圈里的口碑就彻底坏了,一下子流失了很多优质客户。

而罪魁祸首赵豪早就给自己找好了替罪羊,并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他压根儿就不知道这件事。

所以这次食物中毒事件,对赵豪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通过刚才那通电话,周鹏已经可以断定,明天要签的那个合同,就是给酒店供货帝王蟹的合同。

而一旦签了这个合同,山水集团就将再次陷入舆论漩涡。自己在周家的好日子,也就彻底到头了。

“不行,得想个办法阻止祝晓芸签合同。”

周鹏陷入了沉思。

如果他是一个成年人,他有一百种方式说服祝晓芸。

但问题是,他现在是一个只有六岁的孩子,什么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都是童言无忌的存在,没有人会相信的。

“唉,要不先跟她聊聊吧,如果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周鹏无奈的在心想着。

但等他回过神,准备找祝晓芸聊聊时,却发现她已经不在餐桌旁了。

“我妈呢?”周鹏问小姨。

“刚上楼去了。”祝晓月一边聊微信,一边随口说道。

周鹏赶紧上楼,来到主卧门口。

刚准备推门进去,就听到浴室里面传来了流水的声音。

“难不成……祝晓芸在洗澡?”

周鹏正在胡思乱想,祝晓芸的声音已经从浴室里传来。

“谁在外面?”

“妈妈,是我,鹏鹏。”周鹏赶紧回道。

“你来的正好,进来帮妈搓搓背。”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