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鹏,快醒醒,你别吓妈妈啊!”

巨大的游乐场内,一个身着白色包臀短裙的绝美少妇正半跪在地上,大声哭喊着。

她的面前,一个估摸六岁左右的小男孩儿正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周围聚满了看热闹的人群,有人指指点点、有人窃窃私语,但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

“儿子,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啊……”少妇一边说,一边将小男孩儿紧紧搂入怀中。

“咳咳……”

周鹏从剧痛中醒来,他努力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被人紧紧勒住脖子。

“松手……”

他下意识的嘟囔一句。

勒在脖子上的胳膊迅速松开了,一张又纯又欲、满脸泪痕的绝美脸庞出现在眼前。

“儿子,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妈妈了!”

儿子?

谁是你儿子!

你这婆娘怎么张嘴就骂人啊……

这话刚到嘴边,就被周鹏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因为面前的绝美少妇再次将他紧紧搂入怀里。

至于她前面的那两座巍峨的大雪山,则不偏不倚,稳稳的堵住了周鹏的口鼻。

嘶……

周鹏下意识的做了个深呼吸。

沁人心脾的香水味夹杂着女人特有的芬芳,瞬间钻进了他的鼻孔里。

至于那对富有弹性的触感,更是令他整个人为之一振,连带着脑袋上的疼痛都减轻了不少。

“儿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坐个摩天轮都能从里面摔下来。”美少妇忍不住埋怨道。

哎呀,我擦,又喊我儿子?!

你这婆娘,占便宜没够了是吧……

到嘴边的话,再次被周鹏咽了回去。

因为面前的少妇已经站了起来。

而躺在地上的周鹏只要微微抬一下眼皮,就能轻松看到少妇的整个裙底。

从这个角度望上去,裹着黑丝的修长美腿是如此的妩媚动人,简直就是一副移动的架子。

而最让周鹏受不了的,则是隐藏在白色包臀短裙最深处的那一抹若隐若现的……淡紫色……

看到这一幕,周鹏受不了了,他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沸腾了。

紧接着,一股热流喷涌而出,他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哎呀,儿子!你怎么流鼻血了?!是不是哪里摔坏了?”

美少妇再次惊慌失措的蹲了下来,然后命令一旁的板寸头司机,赶紧联系救护车。

很快,白色救护车嘶鸣着停在了旁边。

从车上跳下来两个白大褂,对着周鹏一通检查后,把他抬了进去。

去医院的路上,无数陌生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周鹏的脑袋里,令他再次头痛欲裂。

周鹏,今年六岁,父亲是东州市山海集团的CEO周建设,一年前因车祸意外去世;母亲则是刚才那位美少妇,名叫祝晓芸,是东州市有名的大美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同时对儿子的要求也极为严格。

“我……重生了?”

前世的周鹏是东州日报的文字校对员,每月拿着两三千的固定工资。

他没有个人爱好,没有女朋友,更没有车子和房子,是同事口中的资深屌丝。

但周鹏有一个最大的优点——记忆力好。

凡是他校对过的新闻稿,不管多久,都能做到过目不忘。

也正是因为这个优点,他时常被同事们调侃,说天生就是做校对的料儿。

由于周鹏家境一般,没什么背景,所以经常被报社领导安排无偿加班。直到他猝死的前一秒,手里还拿着没有校对完的新闻稿。

盯着自己嫩白小巧的手掌,周鹏很确定,他重生了。

重生在了二十年前,变成了山海集团的小少爷——周鹏。

兴奋之余,周鹏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

趁旁边的医生没注意,他悄悄拉开裤子,低头瞄了眼。

尼玛……

这么小?!

这能干什么啊!

这不是坑老子嘛!

既然要重生,让我直接变成周建设多好。

呃,不行,这个时候周建设已经死了一年多了……

哦,对了,应该还有系统。

周鹏清了清嗓子,开始尝试召唤系统。

“系统!系统!你在哪里?我是你的宿主!”

这一嗓子吼完,系统没出现,倒是身边的两个白大褂露出了吃惊的眼神。

“主任,看来周少爷摔得不轻啊,脑部神经受损这么严重。”其中一人说道。

“你说的不错,回医院后立即安排手术。”另一个人小声道。

尼玛?

变成六岁小孩儿也就算了,还要做手术?

而且,周鹏记得很清楚,前世的周家小少爷从摩天轮上摔下来后,确实去医院做了脑部手术。

但遗憾的是,手术失败了,周小少爷也因此彻底变成了一个傻子。

放我出来,这不是重生小说的套路!我不想开局就变傻子!

周鹏想反抗。

但这个念头只出现了两秒钟,就被他迅速打消了。

首先,他现在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儿,如果刚正面,根本不是对面两个成年人的对手。

其次,他现在在一辆飞驰的救护车上,即便搞定了医生也没用,还是不能跳车,只能被送进医院接受手术。

所以,强行反抗是没有胜算的,只能智取。

十分钟后,救护车来到了急诊室门外。

为了麻痹对手,周鹏故意闭上了眼睛,装作再次昏迷的样子,任由两个医生把自己抬下车。

眼见即将进入手术室,周鹏瞄见了走廊里那个熟悉的曼妙身影。

然后趁医生不注意,他突然跳下担架,直接扑向了那个身影。

“妈妈,救救我!他们要切我的脑子!”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