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怀中的人,秦晋泱皱了皱眉,“花将军酒量如此差?这就醉了?”

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花念惜甩了甩头,努力的想要看清说话的是谁,她伸出手,朝着他唇摸了上去。

冰凉凉的小手落在他唇上,却如同点火一般,灼伤着他,让他体内的血液都翻滚起来。

秦晋泱沉眸看着怀中的人儿,唇若朱红,肤色白皙,因为醉酒而产生的两侧绯红,更是迷人勾魂。

而她的手一直在他唇上摩擦着,半响囔囔笑道:“你怎么生的这么好看。这张脸真是祸国殃民,难怪让那么多人心动。”

秦晋泱本因为她的胡言乱语有些薄怒,却被她后一句话逗笑。

“这么多人里,也包括花将军吗?”他询问道。

“嗯……”

花念惜才应了一声,结果唇就被封住了。

动情又温柔,缠绵又悱恻。

他吻的情深,深到让她快要不能呼吸了。

花念惜一阵乱动,不小心咬到自己,疼痛让她清醒了几分。

可这清醒后面对的人,却是吓得她魂飞魄散了。

眼前这人,,眉眼如星,俊逸神威,浑身上下充满冷傲之气。这不是当今圣上,秦晋泱还能是谁!

“圣……圣上!”

花念惜吓得背心都出了一阵冷汗,声音更是带着颤音。

下意识就要推开秦晋泱逃走。

见她清醒,刚刚的温存仿佛都是虚假。

秦晋泱带着三分恼意,将她抵在墙上,居高临下眼神冰凉问道,“为何独独对朕如此冷漠疏离?”

“圣上,你是君,我是臣,君臣有别……且……”花念惜头皮发麻,果然喝酒误事啊。

“君臣有别?好一句,君臣有别。”秦晋泱冷笑一声,然后俯身在她唇上狠狠啄了一口,“现在还有别吗?”

花念惜断然没想到,他竟然会在此刻再次亲吻她。

秦晋泱的举动让花念惜当头一懵,若不是因为自己身上戎装未卸,她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身份暴露了。

只是现在,她根本无法无视秦晋泱那布满深意的眼神了。

“圣上若是需要人伺候,末将这就令人去寻几个女子来。”花念惜说道。

秦晋泱眼中的不满愈发浓郁了。

诱惑他的是她,现在想将他推开的还是她。

她当他堂堂帝王是什么!

秦晋泱大手摩拂过她垂在耳边的秀发,低头在她耳边说道:“朕,只要你。”

温暖之气吹着她的脖颈,花念惜只觉得浑身一阵酥麻。

她硬着头皮对视上那双布满欲望的目光一字一句说道:“圣上,末将是个男人。”

男人。

男人!

他怎么会不知道,他这将君是个男人!

若她是女人,那便是欺君之罪。料她也没这胆子!

他低头在她脖颈处细细一吻,花念惜猝不及防轻唤一声,又吓得赶紧制住。

那轻语声却拨乱了他整个心弦,霎时,连他都抑制不住了。

“这世上除了男人和女人可以,男人同男人,也可。”

秦晋泱在她耳边轻语着。

然而这一句话,却让花念惜炸裂了。

她一直以为房中事只能男女,现在竟然告诉她,男人同男人也行?

这如何使得!

因为,她并不是男人啊!

若是再继续下去,她女儿身份必定会曝光。

欺君之罪,满门抄斩,株连九族。

花念惜吓得浑身冷汗直冒。

“在想什么?”正想着出神的时候,头顶传来沙哑的声音,而他也在解着她的戎装……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