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灼热的汗水,落在风千璃紧闭双眸的绝美容颜上。

耳边夹杂着隐忍急促的呼吸声。

疼痛与欢愉混乱交缠。

异样的身体感官折磨,让风千璃倏然惊醒,抬手便用内力将伏在身上的少年掀翻在床尾。

“殿下……”

少年吃痛瞬间惊醒。

向来冰冷清俊的脸上,在察觉到风千璃金褐色冷寒的眸光,以及身上的凌乱痕迹时,明显露出一丝诧异和惊慌。

转而又变成一片生无可恋的死寂,等候发落。

风千璃冷冷的瞪着他,视线在触及到床上那一抹刺眼的鲜红时,杀意顿现,“楚烬,你好大的胆子!”

“对不起,属下……愿以死谢罪。”

楚烬跪在床尾,自责的低下头。

丝绸织成的明黄色柔软长被,遮挡住他的重要部位,裸露在外的劲瘦坚韧躯体上,遍布错综复杂的伤痕。

仔细一看,还有不少新伤。

他是公主的贴身暗卫,做下这种大不敬之事,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将必死无疑。

更何况,公主还对他极为厌恶。

门外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风千璃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唇轻启:“给本宫好好跪着,等下再收拾你!”

素手扯过散落在一旁的里衣外衫,柔长发丝飞舞,起身旋转的眨眼间,衣服便包裹在她身上。

在外面的人破门而入的同时,指尖一抹玄气射出,床幔快速落下。

“风千璃,你在做什么!”

沈鸣轩‘砰’的一声推开门,儒雅清秀的脸上满是震惊和愤怒。

他手颤抖的指着风千璃,仿佛大受打击的往后退了一步,把门口的位置让出来,让大家看得更清楚。

风千璃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眸底闪过不屑。

门口乌乌泱泱的站着十几个人。

有宫里的端妃、公主,也有沈鸣轩的母亲和妹妹。

真是好一副捉奸的阵仗。

她缓步走向桌旁,慢条斯理的倒了杯茶,喝了一小口润润嗓子,才淡冷慵懒的开了口:“本宫在自己的府上,做什么,还要向你报告?你算什么东西?”

风千璃这番淡薄冷漠的话语和表情,简直震惊了门口的所有人。

比刚才沈鸣轩推门闯进来,表情还要生动。

整个风曜国,谁不知道最尊贵的九公主殿下,最最最喜欢的人就是太傅之子沈鸣轩。

为了得到沈鸣轩,她狠辣的毁了五公主的脸,将正要成婚的沈鸣轩抢入自己府内,压着他拜了堂。

皇上圣宠九公主,也就口头苛责两声,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嫁入公主府的沈鸣轩,一跃成为驸马。

在风千璃的庇护纵容下,那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并且是风曜国,唯一一个敢对风千璃大呼小叫,把她自尊踩在脚下碾压践踏,而不受惩罚的人。

沈鸣轩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句,他脸色难看的咬牙道:“我是你的驸马,你大白天的在府上和别的男人行苟且之事,我还不能问了吗!”

风千璃轻声一笑,“听你这意思,晚上就可以了?”

“你!”

沈鸣轩哪见过这样的风千璃。

以前他说什么,风千璃都顺着他,甚至在他闯进来时,他还在想,风千璃肯定很慌张,然后想办法求得他原谅。

到时候他就可以趁机提条件,让风千璃帮他把稀有采矿权弄到手。

万万没想到,竟然跟他想的相差十万八千里,风千璃到底在搞什么!

还是知道他去见了白若雅,故意在耍脾气?

端妃这时慈母般的笑盈盈开了口,“九儿,是不是鸣轩惹你生气了,所以你才……”

她向床幔处看了一眼,继续道,“这夫妻之间,有些小打小闹都是正常的,可别被心术不正之人趁机可乘,影响了你和鸣轩的感情。”

床幔内的身影微微一僵。

风千璃眸光肆意的看向她,不屑的嗤笑,“你又是什么东西,本宫的事,轮的到你在这说教?这么爱说话,不如让父皇下个旨,送你去酒楼免费说书吧,这样也能造福造福百姓,帮父皇分忧。”

端妃脸上的笑僵住。

手里的帕子被她捏的扭曲变了形。

这小贱人,竟然如此贬低她!

端妃只劝说了一句话,就被怼成这样,本来还想开口的沈夫人和沈采薇,也都闭上了嘴,只能看向沈鸣轩。

端妃的女儿六公主风若若忍不住道:“九妹,我母妃也是为你好。”

“你也想去一起说书?”

风若若直接闭紧嘴。

她才不想,那可太丢人了。

沈鸣轩见风千璃这态度,当真是一点颜面都不给,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面子里子都被人按在地上使劲摩擦。

他咬紧后槽牙,使出最后的杀手锏,侧过身朝着右前方双腿跪地,伏低身子道:“皇上,臣自知身份低微,配不上九公主,只好请求和九公主和离,求皇上应允!”

他就不信风千璃这回还能崩的住!

端妃等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每次沈鸣轩提出要和离,风千璃都慌的跟疯了一样,大吵大闹的,怎么都不肯。

毫无皇家公主风范。

就算她有武力天赋,身有战功又如何,还不是被沈鸣轩拿捏的死死的!

风千璃微挑了下眉,心里骂了沈鸣轩一句傻逼。

她虽然看不见风帝的身影,但对风帝的内心,还是能猜个七七八八。

原主可是风帝最为疼爱宠溺的九公主!

沈鸣轩敢拿捏他女儿,对他女儿不好,那可是在啪啪啪扇他的脸,在把皇家的颜面踩在地上。

沈鸣轩现在什么事都没有,沈家也一如既往的受着庇护。

靠的还不是原主对沈鸣轩的爱!

要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原主,那他的阴谋算计估计也得逞了。

可惜啊,他运气不好。

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一抹游荡了千年的灵魂,早就看尽了世间冷暖,人心叵测。

就沈鸣轩这点伎俩,还真不够看的。

“求皇上应允!”

沈鸣轩见没有任何声音,又说了一遍,还重重的磕了个头。

风帝低眸看着匍匐在脚下的身影,威严的脸上面无表情。

他其实在等。

等风千璃的反应。

见一直没有动静,他心里虽有诧异,但还是片刻后淡淡开了口:“九儿,你作何想?”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