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玉公主,你们大楚欺人太甚!”

当楚凝玉说完,丞相徐世泽便愤怒喝道:“这幅上联由大楚前朝帝师张居正所作,并且已经绝对了一百多年,凝玉公主此刻拿出百年绝对,这不是故意刁难人吗?”

“徐丞相,你这话真是可笑!没错,这幅上联的确由我大楚前朝帝师所作,是绝对百年!可张居正是我大楚中人,这副上联自然源自我大楚,现在我把这副上联拿出,有何不可?”楚凝玉讥笑一声。

“无耻!大楚无耻啊!”

见到楚凝玉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大唐满朝文武全都气的七窍生烟。

楚凝玉没有任何不适,她扫视金銮殿内大唐文武百官道:“至今上百年,此联我大楚都无人能对,大唐诸位,对不上的话尽快认输,不要耽误我等时间!”

“就是,对不上的话赶紧认输吧!哈哈哈哈...”

大楚一群使者看到大唐文武百官义愤填膺的模样,他们全都讥笑了起来。

来之前他们为了防止变故发生,特地准备了前朝帝师张居正的百年绝对,在他们眼中,要是大唐众人能对得上来那才真的出了邪。

“唐羽殿下,任凭你饱读诗书,也甭想对出这副百年绝对!”楚凝玉成竹在胸说道。

扑哧!

听到楚凝玉这话,唐羽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看到唐羽发笑,楚凝玉一脸不悦道:“唐羽殿下,你为何发笑?”

“我笑你大楚愚昧,这么简单的对联,上百年你们居然都对不出来?”唐羽捧腹大笑。

“什么?简单的对联?”

当唐羽言语落下,大唐文武百官无不一片震惊。

太子殿下竟然说大楚的百年绝对简单,这有没有搞错?

唐皇眼神一亮,他立刻问道:“羽儿,大楚这百年绝对你能对得上?”

“回禀父皇,孩儿能对!”唐羽目光灼灼说道。

“一派胡言!”

“唐羽殿下,这副上联百年绝对,我大楚人才辈出,上百年我们都不曾对得上来,老朽就不信你能对得上来!”

霎时间,大楚使团众人雷霆大怒,他们一个个脸色阴沉,看着唐羽眼神极其不善,他们根本不信唐羽能将大楚百年绝对破解。

公主楚凝玉嗤笑了一声,她玉容挂满戏谑,仿佛唐羽就是个跳梁小丑,只是在哗众取宠罢了。

在众人盯着,唐羽意气风发道:“尔等愚昧,并不代表我大唐愚昧!什么狗屁百年绝学,看我当场破解!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又...又对上来了?”

顷刻间,不仅是大唐帝国众人还是大楚帝国使团,全都陷入了浓浓震撼之中。

尤其是一副成竹在胸的公主楚凝玉,她震撼的张开了性感樱唇,简直可以塞进去好几个大鸡蛋。

“妙!真是妙啊!”

沉寂数秒后,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丞相徐世泽看向唐皇道:“陛下,真是绝了啊!大楚上百年的绝对竟然被太子殿下对了出来,这要是传出去,必然是一段文坛佳话!”

“不错!”大唐文武百官全都点了点头。

对出下联后,唐羽嘿嘿一笑:“凝玉公主,大楚的百年绝对就这?就这?”

“你...”

楚凝玉憋得俏脸涨红,她大楚在七国之中是第一强国,大楚不仅军队强,文坛也是当世第一,谁能想到,大楚的百年绝对竟然被唐羽这个废物太子回答了上来,这让楚凝玉一张脸彻底挂不住了。

随即,唐羽继续道:“凝玉公主,大楚三联我大唐已经全部破解,就你们还想夺走扬州城,痴人说梦,尔等请回吧!”

见到唐羽直接下了逐客令,楚凝玉一张脸逐渐铁青,她真没想到这次来到大唐竟会失利。

“太子殿下,你是不是高兴地太早了?”这时,大楚使团中一名老者站了出来。

唐羽诧异道:“此话怎讲?”

“太子殿下虽然破解了我大楚三副对联,可你们大唐还并一联未出,要是我大楚能破解大唐三联,岂不是我们两国就打平了?”老者沉声说道。

楚凝玉一听,她美眸一闪道:“没错!你们大唐一联未出,说赢还为之尚早!万一打平了呢?唐羽殿下,请继续赐教!”

楚凝玉十分清楚,只要这场对局她们能打平,大楚想要夺走扬州城就还有余地。

“不服气是吧?行啊!我就出一联,要是你们大楚能对的出来,那我大唐就认输投降!”

看到楚凝玉贼心不死,唐羽直接喝道:“大楚诸位听好了,我的上联是烟锁池塘柳!”

“烟锁池塘柳?”

楚凝玉一听,她讥笑一声:“我还以为唐羽殿下会出什么千古绝对,这个简单!我对水淹沙土木!”

“凝玉公主,你还有一炷香时间,好好想想吧!”唐羽似笑非笑说道。

听到这话,楚凝玉蹙了蹙眉,难道自己对的不对?

就在楚凝玉狐疑之际,刚才开口的老者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一脸骇然道:“公主殿下,不好,这是五行联!”

“什么?五行联?”楚凝玉一听,她顿时花容失色。

“这唐羽出的上联居然是五行联,这下子可难办了!”

大楚使团众人意识到问题严重性,他们一个个脸色都惨白了起来。

唐皇费解看向徐世泽道:“丞相,何为五行联?”

“陛下,您可以将这五个字左边拆开!”徐世泽恭敬说道。

唐皇一脸震惊:“火金水土木,这是阴阳五行!”

“是的陛下,所谓五行联就是金木水火土,不必在意顺序,太子殿下这五个字左边拆开,正是火金水土木,对方想要回答上来,下联也必须按照这个顺序!不得不说,太子殿下这上联妙啊!比大楚的百年绝对强的太多了!”徐世泽一脸惊叹。

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楚凝玉立刻看向大楚使团:“诸位,谁能对出下联?”

“公主殿下,自古以来,无数文坛大家都想开创一个五行联,却迟迟没有开出,如今这唐羽竟然说出了一个五行联,我等一时半会儿根本作不出下联啊!”

“是啊公主殿下,请恕我等无能,这唐羽无形中就成为了五行联的开创者,五行联我等真的无法应对!”

大楚使团众人脸色苍白,他们额头上布满了冷汗,仔细品味唐羽这五行联,他们越想越是觉得恐怖。

“凝玉公主,你们大楚不是第一强国吗?怎么连一个小小的五行联都对不上?”

盯着傻眼的大楚众人,唐羽戏谑说道:“就这还想跟我大唐打平手,简直贻笑大方!凝玉公主,若是对不上来,我奉劝你们还是早点回家洗洗睡吧!”

什么!回家洗洗睡吧?

楚凝玉玉容阴沉,内心更是苍白无力,难道她们大楚兴师动众而来,因为一个唐羽注定要铩羽而归?

大好的局势,怎么会变成这样?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