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顺,你怎么又打不通电话了?”

电话那头传来责备的语气。

顾顺呆立在窗前,并没有解释,只有沉默。

如果不是想要透透气,抽根烟,他可能今天都不会接到母亲的电话。

见顾顺没有说话,那边的语气也是缓和下来。

“顾顺啊,你可是当年江南省的高考状元。”

“现在怎么堕落成这样了?”

“辅导员已经三番两次打电话过来。”

“如果今年还修不满学分的话,学校准备开除你了。”

母亲责备的语气,渐渐变成了失望。

“妈,我知道了。”

顾顺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做太多的解释。

“我们也不需要你读什么博士,博士后的。”

“现在能够正常毕业就行了。”

“不然...”

说到这,母亲的声音越来越低。

到她这个岁数了,看中的无非就是一张脸面。

当初,县政府敲锣打鼓来到顾顺家报喜的时候,别提多么荣耀了!

顾顺的父母,每天都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甚至已经开始畅想,顾顺有一天能够站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

可现在,顾顺连毕业都成了难事。

这样的心理落差,让顾顺的母亲无法接受,甚至得了高血压。

很多人都等着看顾顺的笑话。

这可是当年的江南省状元啊!

“妈!你放心,我绝对能够毕业!”

顾顺深吸一口气,坚定的回答道。

“嗯...”

语气中依旧有着失落感,但是作为母亲,她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儿子。

电话挂断之后,顾顺伸了一下懒腰。

正常人上本科都是四年,但是这却是顾顺的第六年本科生涯!

由于旷课太多,加上缺席考试,所以顾顺的学分到现在没有修满。

倒不是顾顺真的堕落了,而是他在看了一本关于黑洞理论的书后,深受启发。

那无尽的探索欲驱使着顾顺开始研究黑洞理论,以及黑洞运用技术。

这种偏执型学霸,一旦进入状态,就再也停止不下来!

不过顾顺也找到了修满学分的办法。

他所在的燕京大学中,有一项规定。

只要能够完成一项国家级发明,可以不修学分,直接毕业!

现在研究已经达到尾声,只要进行最后一次实验验证,就能够将这项技术公布出去。

顾顺掐灭了烟头,顺着幽暗的楼梯,来到了地下室门口。

这是他特意租的地下室,虽然昏暗潮湿,但是空间足够大。

只不过,将近两百平方的空间已经完全被各种仪器和发电机给塞满了。

打开地下室的门,一股烧焦的味道传了出来。

顾顺并没有理会,这是刚刚启动的时候,由于电线受潮,所以发生了短路造成的焦糊味。

他走到一台足有一个人大小的仪器前,手指快速的点动起来。

边上的笔记本开始了自主运算,密密麻麻的数据出现在电脑屏幕上。

顾顺抓起地上的两根电缆,用力的插在一起。

边上数十台柴油发电机开始轰鸣。

他可不敢直接用民用电。

制造黑洞需要的能量巨大,附近的电线根本承受不了。

到时候,因为顾顺的莽撞,导致整个小区,甚至整个燕京停电,他可负不了责。

毕竟当年的玫瑰国苹果城大停电,死了上万人。

将电缆接好后,顾顺抓起桌上的手掌大小的金属管,直接走到了一台激光仪器前。

将金属管插入机械臂上,顾顺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一定要保佑我这次完整性实验一次成功!”

“毕业就看这一次了!”

虽然身为一个科学家是不应该相信神学的。

但是临近期末,顾顺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搞其他发明了。

他想要毕业的唯一希望就是眼前巨大的仪器。

他拿起了摄像机,对着摄像机说道:“第三十四次,黑洞制造实验。”

“当前电流稳定,能量增幅仪器已经完成组装。”

“激光稳定生成。”

“黑洞固定环检查完毕,没有任何问题。”

“激光正式发射!”

顾顺的手指用力的按在笔记本的回车键上!

“咻!”

几十道激光在能量增幅器的增幅下对撞在一起。

随着能量倾泻,地下室的灯光变得忽闪忽暗起来。

巨大的黑洞固定环开始旋转起来。

在激光对撞的中央,一个黑黝黝的点开始慢慢成型。

原本直射的激光开始变得扭曲起来!

看到这一幕,顾顺的眼睛睁大!

1mm黑洞成型了!

可还没等他开心过一秒钟。

激光开始扭曲,强烈的能量,激光发射仪上开始出现一阵阵白烟。

紧接着电缆开始破皮,无数的火花开始跳跃起来。

但是顾顺可管不了那么多。

看着不断将激光吸收的黑洞,顾顺屏住了呼吸。

他低头看向了笔记本,手指快速的点起来。

数据消失一空,一张光谱图出现在屏幕上。

光谱已经开始扭曲。

“对了!对了!”

“是霍金辐射!黑洞在吸收能量的同时,也在释放能量!”

“理论都是对的!”

“只要定向吸收和定向释放能量,就能维持黑洞的稳定性!”

“现在能量极其稳定,钛合金固定架开始发生扭曲,这说明霍金辐射的能量发挥作用!”

“黑洞能量在一瞬间就达到峰值状态,作为推动力完全可行!黑洞引擎理论是正确的!”

“到时候,只要建造合适的宇宙飞船,就有机会探索别的星球,甚至走出太阳系!”

黑洞制造出来了,离制造黑洞引擎也不远了!

然而就在他兴奋之余,激光仪器直接炸开来,

没有了能量的支持,只发射霍金辐射,却没有能量填补的黑洞开始缓缓消散。

随后,电缆爆炸开来,整个地下室都开始着火。

顾顺抱起笔记本,揣在怀里。

他一把抄起边上的灭火器,快速将着火的地方扑灭。

等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他已经狼狈不堪。

打开最顶端的窗户后,顾顺走出了地下室。

他抱着电脑,坐在小区的长凳上。

他全身黑不溜秋,不断的敲击着电脑。

“可以毕业了...可以毕业了...”

路过的人纷纷侧目看向狼狈不堪的顾顺。

这些人基本都是燕京大学的学生,为了安静的学习环境,而租住在这里。

“那个不是天体物理学院的顾顺吗?”

“你说那个留级两年的状元?”

“听说学校忍无可忍,要将他开除了。”

“他可是当年的江南省状元,可惜了,居然变成傻子了。”

“他说什么?可以毕业了?看来是脑子病得不轻,估计想毕业想疯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