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六年,京城大雪。

“陛下,驾崩了!!”太监一声哀嚎,尖锐刺耳。

驾崩?周翦在病榻上迷迷糊糊睁开眼。

映入眼帘是一张粉面丹唇的白狐儿脸,约莫二十芳龄,肌肤粉白,似乎能掐出水来,眉眼间又带着一丝英气,可谓是气质超群,国色天香!

不过她此刻却披麻戴孝。

草……

这比天上人间的42号技师可漂亮多了!

周翦心中激动大喊,刚想起身,五脏六腑却钻心的疼,疼的呲牙咧嘴,无法动弹。

明黄帐子外。

女人没注意到里面的动静,清泪已干,玉容凄美:“陛下,您虽讨厌我,将我圈禁于冷宫,但夫妻一场,我还是要来送您最后一程。”

“待叛军入宫,我会报仇,而后自刎于此,为您守节!”

“我秦怀柔,绝不独活!”她五指攥紧,泛白,美眸浮现一抹决绝。

周翦大惊,好一个刚烈的女子。

不对,这特么是哪儿?

记忆闪现,他几乎晕厥!大周朝,紫金宫……

老子,居然穿越了!

砰!

突然一声巨响,威严大门竟被踹开,风雪呼呼呼的灌入殿宇。

一个身穿紫色官服,鹰钩鼻,恶狼相的中年人闯了进来,毫无尊卑观念,嘴角还挂着一丝窃喜得意。

他乃丞相,宋元,身后黑压压的跟着一众官员。

宦官宫女,见了他纷纷颤抖,惊恐的退后,要变天了!!

“诸位,天子已然驾崩,国,不能一日无君!”

“本官认为,当快刀斩乱麻,将小庆王速速迎进宫中。”

“先行登基,安稳天下,再操办陛下丧事!”

周翦一愣,遍体生寒,脑子里蹦出四个字,谋朝篡位!

但多年的特种兵生涯,让他迅速冷静下来,没有吱声,而是暂时观望,伺机而动。

“丞相所言极是!”

“陛下驾崩,又无子嗣,必须要有一个人继位,小庆王乃皇室血脉,理当继承大统。”群臣一边倒的附和。

这时候,床前披麻戴孝的白狐儿脸女人站了起来,怒骂道:“一群混账,竟敢擅闯陛下寝宫!”

“陛下尸骨未寒,你们就要立新君,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这群狗贼的奸计吗?”

宋元眯眼,眸子狠辣。

连皇帝都死于精心编织的“罗网”之下,这个贱人,还敢跳出来,不知所谓。

“呵!秦怀柔,你私自逃出冷宫,来到陛下榻前,刺杀陛下。”

“该当何罪?!”

闻言,旁人震怖!

好大一顶帽子,但无人敢帮秦怀柔说话,皇帝已死,一切都成了定局。

噌蹭蹭!

几十把刀出鞘,闪烁出寒芒,将秦怀柔团团围住。

她没有惧怕,而是回头凄美痛苦的看了一眼病塌,然后缓缓拔剑。

声音凄苦,让人疼惜:“陛下,臣妾对不起你,没能替您守住这个江山,没能生下子嗣,让这群乱臣贼子颠倒了日月。”

“您在那边等着我,我血溅于此,以示天下人!”

“我皇室中人,不是软骨头!”

闻言,宋元眼中闪过一丝凶光,狰狞道:“给我乱刀砍死这个贱人,为陛下报仇!”

“是!”几十个军士大吼,杀气如麻的扑向秦怀柔。

一场悲剧,即将上演!

躺在病榻上的周翦,终于忍不住了。

这个女人,乃是自己这一世的妻子,如此美人,至死不渝,怎能让她惨死?

再者一群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

是可忍,熟不可忍!

“王八蛋,老子还没死呢!”

“我看你们谁敢动朕的女人!”他两声大吼,如滚雷炸响。

紧接着,刺啦!他撕开帘子,赤脚冲出来。

前世乃就是特种兵,很有气势,加上这具身体的帝王气质,顿时笼罩了整个紫金宫!

在场所有人一滞,瞳孔睁大,再睁大!

嘴巴能塞下一个鸭蛋。

宋元见状,魂飞魄散,做贼心虚,惊恐退后:“鬼,鬼啊!!”

“诈尸了,陛下诈尸了!”

“啊!”

“快跑!”

尖叫四起,官员惊恐,顿时乱作一团,争相逃窜。

唯有秦怀柔,泪流满面,死死的看着他,期待而又不可置信,颤音道:“陛下,是你吗?您真的没死?”

周翦极其心疼这个女人,帮她擦去眼泪,咬牙道:“朕没事!”

“爱妃莫哭,今日朕带你杀出一个朗朗乾坤!”

说完,他扭头直奔宋元,这个造反的头目。

重活一世,怎么可以束手就擒,那不是他周翦与生俱来的强势作风!

作为前世特种兵,他比谁都清楚,打蛇要打七寸!

“不要过来,快给本丞相杀了他!”

“他是冤魂!”宋元吓的跌坐在地,惊慌大喊。

“放你祖宗十八代的屁,看清楚了,老子不是鬼!”周翦暴怒,一个耳光直接抡了上去。

啪!

“啊!”

杀猪一般的惨叫发出,宋元的牙齿混着鲜血溅射,脸颊迅速红肿。

砰砰!

周翦又是接连三脚,狠狠的踹在了他的身上,咔嚓的声音不断响起,那是骨头开裂!

虽然这具身体羸弱,但他知道人最脆弱的地方在哪,所以招招致命。

“救……救我!”宋元哀嚎,打滚,惨叫!

满堂上百号人,惊惧的看着一幕,那些士兵聚起的长刀,愣在空中。

他们逐渐意识到不对劲,陛下,这是活人啊!

庞大的不安,笼罩了多数人,背部开始发寒,谁还敢动手?

一旁,秦怀柔从绝望痛苦中,转化为愕然,狐狸脸蛋充满了不可置信!

这还是那个唯唯诺诺的陛下吗?

怎么突然如此强势果决了……

周翦持续动武,打烂了宋元的脸,这个狗东西一脸奸相,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也不知道原主人为什么信任他。

他喘着粗气,提起宋元的头发,拖拽一条狗一般,血淋淋的。

怒视旁人:“全部给朕跪下,不跪者,皆为宋元同伙!!”

声如惊雷,仿佛藏着一头猛虎,让人敬畏。

众人看着宋元破烂的脸,惶恐不安,亦不敢置信。

哐当!

兵器坠地。

一个士兵惊慌跪下,紧接着,两个,三个……十个……

所有人被震慑,连忙下跪,生怕跟宋元一个样。

皇帝没死,那么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即便小庆王也不敢乱来啊,名不正言不顺,会被全天下讨伐的。

“怀柔,剑拿来!”周翦沉声,眼中有血丝。

他的记忆里,这个国家已经腐烂,风雨飘摇,他今天必须要干点狠辣的事,否则镇不住背后的那些阴谋者。

秦怀柔大脑空白,陛下要剑做什么?她下意识的上前,递出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