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里没有说病房号,但郭凡凭记忆找到了。

从门外玻璃看过去,女儿病床边坐着一个清瘦女人的背影,那就是他的老婆,柏静秋。

柏静秋年轻的时候很漂亮,十里八乡说媒的快把家里门槛踏破,而她却选中了帅气的郭凡,只是如今生活的劳累,让她看起来透着一股疲惫。

当年不觉得,但现在看起来,郭凡是那么的心疼。

郭凡推门走进去,轻轻喊了一声“静秋”。

“你还知道来......”

柏静秋一回身,见到郭凡就是一脸怒容,她脸上还挂着泪珠,那是为女儿担忧的泪水。

本来她刚想发火,突然意识到这是病房,强行忍住了,只是干裂的嘴唇有些颤抖,那是有话说不出来的憋屈感。

“你瘦了......”

郭凡忽然看到十年前的老婆,娟秀的面容下,是对他失望透顶的神情。

郭凡不由得伸出手,帮她擦拭她脸上的泪痕。

“啪!”

柏静秋却厌恶的打开了他的手,两人因为多年的冷战和矛盾,婚姻已经名存实亡,形同陌路,早在一年前,她就开始拒绝一切与老公的肢体接触。

郭凡也没有生气,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渣男老公了,以前是他的错,现在他会用实际行动来挽回老婆的心。

郭凡来到床边,看着童年的女儿,顿时百感交集。

这时候的郭小涵很瘦弱,因为郭凡不顾家,家里生活拮据,营养跟不上,导致孩子干瘦,头发有些枯黄,让郭凡看着心疼,更加悔恨之前的自己,之前的他是有多垃圾,才能让这样一个可爱女儿,走上了卧轨的绝路。

现在小涵的小脸很红很烫,额头上敷着毛巾。

“爸爸......”

小涵看到父亲来了,就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声。

“哎,不要动,小涵,不要说话,好好养病!”

郭凡听到这一声“爸爸”,心都要碎了,前世铁轨上的一幕,让他泪如雨下,能重新见到女儿,真是太好了。

柏静秋还在生气中,她看到郭凡真情流露,心有触动,怒气稍微消了一些。

郭凡摸了摸郭小涵额头,发现还有些烫。

柏静秋就愁闷的说:“小涵现在38.8度,大夫说要观察几天,可是住院费......”

这时候外面护士进来喊道:“2床病人欠费了,需要交费!”

郭凡当然知道,前世就是因为没钱交住院费,导致大吵一架,感情因此破裂,郭凡绝对不会让悲剧重演。

郭凡想去交费,这时候脑海中忽然有一个声音响起:“重生系统激活中,您可领取新手奖励,请在两种奖品中二选一。一是特效退烧药,2050年新飞制药出品,无副作用,3分钟生效;二是迈巴赫S580黑色轿车一辆,包上牌,请在15秒内做出选择。”

郭凡听到这个声音,内心就是一震,这就是穿越前和他对话的那位神仙,郭凡看向旁边的柏静秋,她没有任何反应,这个声音应该只有他能听到。

郭凡很快镇定下来,试着用意念和对方沟通:“这样可以交流吗?”

“可以,您还有10秒钟时间做出选择。”对方回答道。

这下郭凡就放心了,他坚定的说:“我选特效退烧药。”

重生系统却忽然反问:“不多考虑一下吗?一辆奔驰车的价值,可是退烧药的两万多倍,而且你女儿的病情并不致命,两天后会自然痊愈。”

“不考虑了,我要退烧药!”郭凡坚定的说。

重生系统沉迷了一会,等待倒计时结束后,就重新说道:“测试者经受住考验,重生圆梦系统正式绑定,获得儿童口服特效退烧药1支,技能体验券1张,奖励任务积分10点。”

郭凡感到很庆幸,原来刚才的豪车是对他的考验。

如果他选择了豪车,那就是弃女儿的健康于不顾,重生前的誓言就成了狗屁,估计系统也会离他而去,这重生也成了镜花水月。

总之,郭凡经受住了考验,现在他正式拥有了这个重生系统。

系统似乎还有其他功用,不过郭凡目前顾不得研究了,他将手里出现的口服药打开盖子,插上吸管递到女儿面前。

“小涵,喝了她,你的病就会好了。”郭凡温柔的说。

然而柏静秋却阻止道:“你那是什么药?别给女儿乱喝!”

“退烧药,放心吧!”

郭凡拥有无比的信心,这个重生圆梦系统能带自己回到10年前弥补遗憾,拥有神话般的神力,提供的退烧药肯定也是无比好用。

然而柏静秋还是不放心,她不让郭凡给女儿喝,而是去找医生问问。

不过郭凡对系统有信心,所以就没等老婆回来,就抱起小涵,喂给她喝。

“爸爸,我不想吃药,要都好苦。”郭小涵虚弱地说。

“这个药是橘子味的,很甜的,小涵乖,吃了就退烧了。”

郭凡为女儿整理额边乱发,语气无比温柔,他现在完全没有了以前的不耐,格外珍惜这难得的重生机会。

郭小涵出于对父亲的信任,就喝了一小口,顿时眼睛一亮,果然是橘子味的,酸酸甜甜,根本不像是药,她一小支药很快就喝完了。

“爸爸,很好喝。”郭小涵喝完甜甜地说。

“你马上就能好了。”郭凡爱怜的抚摸女儿的头发。

这时候柏静秋领着医生进来了,女医生一看郭凡给孩子乱吃药就急了:“你这家长怎么能这样,吃的什么药,弄不好要引发药物反应的!”

“就是特效药,没事。”郭凡这事不好解释,只能含糊。

女医生还挺负责,看到空药瓶,就拿过来观看,上面的制药厂还有品牌都没听说过,批准文号也很古怪,还说什么“特效”药,就像是街边卖的大力丸一样不靠谱。

女医生不悦地说:“你这家长真是乱搞,现在要重点观察孩子,如果有异状,马上叫我们!”

医生离开后,柏静秋就数落郭凡:“你不帮忙也就算了,还在这里添乱,如果小涵有个三长两短,我恨你一辈子!”

郭凡感觉百口莫辩,主要是系统的事没法说,说了估计会被认为是精神病,直接扭送精神科。

这边郭凡正挨训,结果郭小涵感觉自己头不晕了,腿不软了,身子也有力气了,她就一把扯下额头的毛巾,和输液的枕头,下床后来到妈妈身边,摇晃着她的手说道:“妈妈,不要骂爸爸了,我喝完药感觉病好啦!”

“哎呀,小涵你快去躺着!”

柏静秋一惊,赶忙抱起小涵要回病床。

“妈妈,我没事了啊!”郭小涵乖巧地说,那清醒的神态,确实和之前判若两人。

“怎么会没事,你......”

柏静秋摸了女儿的额头,一下子愣住了,女儿额头确确实实不烫了,明明20分钟前才量过的温度,还有38.8℃。

“是爸爸的药啦,又好喝,又有用,我下次发烧还喝那个药!”郭小涵笑着说道。

幼年的小涵,笑起来眼睛眯成一个月牙,看起来特别可爱。

“呸呸呸!童言无忌,我们家小涵一辈子都不会发烧!”

柏静秋说完,“噗嗤”一声,也被女儿逗笑了。

她的牵挂都在孩子身上,现在女儿烧退了,她的心情也好了。

当女医生得知孩子退烧,感觉不可思议,还在纳闷这父亲给孩子喝的什么药这么有效。

一般来说强力退烧药都有副作用,体温还会反弹,女医生建议留院观察。

结果女医生一个小时来一趟,预想的发热没有出现,验血结果也表明郭小涵确实痊愈了。

这场发烧真是来得快,去的也快。

这下医生终于同意女儿出院了,郭凡来到缴费处,用银行卡里仅剩的余额结清了住院费,然后一家人打车回去。

路上,柏静秋看着同女儿做小游戏的郭凡,忽然感觉不真实,这不像是那个把家当旅馆,从来不管家里的丈夫。

她看的入神,忽然一个刹车,让柏静秋惊醒,她猛然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要再去相信这个男人,难道他伤自己还不够深吗?

虽然前世离婚的导火索被剪断,但是夫妻间的隔阂还没有消除,郭凡的重生路,任重而道远。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