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凡旋即被内疚感淹没,他回忆过后,才醒悟自己这些年有多混蛋,是个多么不称职的父亲。

人总是快要失去了才知道珍惜,郭凡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10年的时间,郭凡自暴自弃,没承想把女儿害成这样,他宁可患抑郁的是自己,也不想让女儿受到一丁点伤害。

然而,这次悔悟似乎有点晚,远处传来火车的鸣笛,车速很快,而且入站前有个弯道,等火车转过来时,肯定来不及刹车了。

“小涵,是爸爸错了,请你原谅我,你先下来,我们回去说,你的要求,我都会满足你的!”

郭凡声嘶力竭的喊着,他多么希望女儿能听话。

“我从今天起就痛改前非,我戒烟戒酒,我去工作,挣大钱,给你买新衣服新书包,让你住上大房子!”

郭凡在许诺,然而对于郭小涵来说,一切都太迟了。

“爸,你知道吗?抑郁症比魔鬼还要可怕,它抽走了我的灵魂,让我生不如死,我活着只有痛苦,我感觉不到任何快乐和希望。”

郭小涵说话的时候,两行清泪从白皙的脸颊滚落,那副极度的愁苦,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她这个年纪孩子的脸上。

“小涵,小涵,爸爸知道错了,你先下来,爸爸带你去看病,一定医好你!”

郭凡想去救女儿,但是郭小涵却把剪刀戳进脖子,流下一行鲜红,让郭凡不敢乱动。

这时候郭小涵挤干眼泪,苦笑了起来:“爸,没用的,抑郁症治不好,也许只有死亡,才能让我解脱!”

“爸,感谢你这十五年的照顾,女儿不孝,先走了,记得不要再喝酒抽烟,如果可能,去找妈妈复合吧,我多么想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啊!”

“爸爸,再见!”

郭小涵说完遗言,就回身张开双臂,似乎要拥抱疾驰而来的火车,她脸上都是解脱的神情,似乎这是她这辈子,最释然的一刻。

“小涵!”

“不!”

“不要!”

郭凡和疯了一样要跳下看台,却被一群保安死死拦住,他只能拼尽全力大吼。

“爸爸,永别了......妈妈,我想你......”

郭小涵在火车鸣笛声中,闭上了眼睛。

“嘭!”

伴随着火车呼啸而过,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传来,现场弥漫着漫天红色,那是一个芳华少女,用生命绽放出的颜色。

“小涵!”

郭凡目眦尽裂,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他疯了一般冲破保安的阻拦,跳下了站台。

火车已经驶过,然而郭小涵单薄的身躯静静的躺在铁轨上,再也无法醒来,宛如一朵凋谢的鲜花。

“爸爸该死,爸爸错了,你原谅爸爸!”

郭凡撕心裂肺的哭喊,也哭不回女儿的生命。

围过来的救援人员,都不自禁红了眼眶,父女天人永隔,白发人送黑发人,实在是太过凄惨。

这一刻,郭凡真正的感觉到心如刀绞的滋味,他的心脏似乎真有一把刀子在割。

这是心碎综合征,人在极度悲伤的情况下会患的一种急性心脏病。

很快,郭凡也躺在了女儿身边,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快速消逝,周围人群的惊呼声,似乎离他越来越远。

郭凡似乎明白了,自己也要随女儿一起去了,他没有后怕,只是太过遗憾,没有在女儿生前让她过上好日子,他的心中只剩下一股执念。

“小涵,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让你过上公主般的生活!我保证!”

现实中的郭凡,已经闭上了眼睛,然而这时却有一道雄浑声音在郭凡耳边响起:“如果真给你再来一次的机会,你会好好把握吗?”

昏迷中的郭凡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切的回答:“当然,我会一辈子对小涵好,弥补过失!”

“好,本系统满足你的愿望,不过,请记住你的诺言!”

瞬间,郭凡只觉得自己沐浴在圣洁温暖的阳光中,连同怀里的女儿一起,向上方飘去......

“小涵!”

不知过了多久,郭凡猛地从床头坐起,他满头大汗,刚才的一切似乎都是一个梦。

他猛然想到女儿,下床就向外跑去,然而他看到眼前的一切,忽然顿住了。

这间屋子是那么的熟悉,正是他住过的老楼,离婚后就被变卖了,后来听说拆迁了,可是他怎么会回到这里,再看桌子上的日历,赫然2012年6月20日,那是十年前。

郭凡再看自己身上这套衣服,西裤白衬衫,虽然都是地摊货,但他都多少年没有穿的这么得体了。

他赶忙跑到卫生间里照镜子,镜子中,是一个英俊的帅气小伙,没有胡茬,没有沧桑,有的只是年轻和朝气。

再摸到兜里的经典的iPhone4手机,郭凡终于确认,自己重生了,之前听到的那个声音,让自己重生了。

在这个2012年的夏天,他还没有离婚,5岁的小涵还在上幼儿园,一切都是最初的模样。

“感谢你,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神仙,但我感谢你!”

郭凡深呼吸,伸手拍打脸颊,提醒自己一定要振作。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当年最流行的《最炫民族风》,郭凡看到来电人是柏静秋,正是自己的前妻,小涵的生母,只不过,时下两人还没有离婚。

郭凡眼神一凝,他猛然想起来了,明天就是他们离婚的日子。

因为他整日在外面和狐朋狗友喝酒打牌,基本上不管家里,柏静秋一直过着丧偶式婚姻,这让两人矛盾很大。

今天的吵架就是导火索,小涵突发高烧,被送到儿童医院,结果郭凡在外面和别人打牌,一直到深夜才一身酒气的回来,小涵因为没钱住院,只能回家静养,这让两人大吵一架,当晚就签了离婚协议,第二天去办了离婚。

那个年代,没有离婚冷静期,离婚后,柏静秋决绝的走了。

之后,有人说她嫁了一个老外出国享福了,有人说她下海了,有人说她死了,总之柏静秋把女儿留给了郭凡,从此渺无音讯。

这么多年女儿都不回来看一眼,郭凡因此记恨上她。

后来郭凡创业失败,就开始自暴自弃,过上醉生梦死的生活,一直到10年后。

从回忆中惊醒过来,郭凡决定和之前那个糟糕的自己说“拜拜”,他要重新做人,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不再让10年后的悲剧发生。

“郭凡,你女儿生病了知不知道,你还配叫父亲吗?”

电话接通了,柏静秋在那头带着哭音痛骂。

“静秋我知道错了,你先别着急,我这就来!”

郭凡好言相劝,稳定老婆的情绪,说话的时候就跑出门,当街拦了一辆出租车。

他忽然感觉恍如隔世,重生前他也是这样拦车,而且都是去看女儿,不过这次他一定要把握住这难得的机会。

郭凡赶到儿童医院,要付车钱时才发现,钱包里只剩下350块现金了,刚发的工资,打麻将输了个七七八八,让郭凡很是惭愧,他也厌恶以前的自己。

不过他已经重生,一切都不一样了,他要改变,逆天改命!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