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格外的漫长,两个孩子到底还小,到后半夜的时候便扛不住睡了过去。

夜里露水重,山里温度格外低,两个孩子不自觉地往苏沁身上靠,让她觉得有些不自在。

手腕上的伤一用力就疼得厉害,苏沁忍不住抬起手,想借着月光看一看手腕上的情况。

这一看不打紧,苏沁发现自己手腕上竟然凭空多出来一只手镯。

她可以很确定自己刚穿过来那会儿,手腕上是空的。因为程家人那样的性格,知道原主身有个镯子,肯定早就抢了去。

这突然出现的玉镯让苏沁脑子空白了一下,然后仔细看了一眼,惊得她立刻瞪大了眼。

那是她奶奶在临终前,亲手给她戴上的传家宝玉镯!

这,这怎么可能!

出车祸的时候,车子撞在山体上,直接就爆炸了,她估计连个全尸都落不下,这镯子也不可能幸免。

现在她不仅穿越到了这异世,这镯子竟然也跟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苏沁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那镯子,突然,她只觉眼前一花,人就到了一个十分奇怪的地方。

这里只有两亩见方的样子,脚下是一片草地,头顶和四周都是一片雾蒙蒙,而草地的中间,立着一间茅草屋,屋前则有一口正往外冒着白气的井。

苏沁揉了揉眼睛,又掐了自己一把,确定自己不是眼花,也不是在做梦之后,苏沁兴奋地大叫起来。

空间!

这是空间!

作为一个现代人,她太知道空间是什么了。曾经多少次撑不下去的时候,就希望自己也能有一个空间,可以让自己躲在里面,什么人什么事都不要理。

没想到,穿越一场,她竟然真的拥有了。

抬手看了看手腕,玉镯竟然不见了。

苏沁一惊,赶紧摸了摸手腕,眼前再次一花,她又回到了那个山林里。

玉镯好端端的挂在手腕上。

苏沁顿时明白了,空间就藏在这玉镯里。而这玉镯,是他们苏家的传家宝。

奶奶知道这玉镯里的秘密吗?她的穿越,跟这玉镯有关吗?

想到空间里的那座小茅屋,苏沁赶紧又摸了摸玉镯,再次顺利地进入到空间内。

这一次,她直奔小茅屋。

茅屋面积不大,只有二十来个平方的模样。

屋里陈设简单,两上蒲团,一张放在地上的小矮几,桌上放着一套茶具,除此之外,便是正墙上的那副画相了。

苏沁仔细看了看那副一对男女并排而坐的画相,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字:千星派祖师相。

画相上标注了那对男女的名字,苏千洛,沈星繁。

苏沁对这两个名字和千星派并不陌生,因为她从小就听过奶奶讲过家族故事,苏千洛和沈星繁这对夫妻,是他们苏家的老祖宗。

千星派就是这对夫妻创立起来的门派,虽然到她前世那个年代已经默默无名了,可家族依旧以千星派为荣。

没想到,她竟然在这空间里看到祖师爷夫妻的画相。

看来,确实是这玉镯护住了自己的魂魄,让自己有了机遇,穿越到了这里来。

苏沁走到画相前的蒲团边上,端正跪下,朝着画相磕了三个头。

磕完之后起身,发现供奉画相的神龛前放着一封字,上面的字迹她十分熟悉,是她奶奶的笔迹。

拆开认真读了一遍,苏沁的眼泪便再也止不住的流下来。

信是奶奶写的,里面说道对于后妈在她身上所做的一切奶奶都看在眼里,只是有些事情,必须要她自己亲自经历了,才能闯过去,这是一种历练。

千星派的传承原本很早就应该交到她的手中,但是早些年,她被后妈蛊惑得什么话也听不进去,甚至跟奶奶都一度疏远。若不是这两年她渐渐看清了后妈的嘴脸,而奶奶的寿数也到了尽头,这传承手镯不会这么快就交给她。

奶奶说,传承手镯的真正面目远不止如此,只是她和爷爷努力了一生也没能让空间升级。

茅屋前的那口井是灵泉,喝过之后,可以强健体魄,能更加有效的帮助她练武。空间升级的办法,只能靠她自己摸索。希望她得到传承开启空间之后,会将千星派继续传承下去。

奶奶在信的最后写道,不论将来遇到什么事情,都希望她能坚强的活着,骄傲的活着,因为她是苏家的传承人。

苏沁看完最后一句,脸上扬起自信的笑来,将眼泪擦干净,转身出门几步奔到井边。

挥手将井上的白雾扇开,便看到那快要漫到井口的水。

根本用不着多想,苏沁用水捧了一捧水一饮而尽,甜,真的甜,比前世的某夫山泉不知甜了多少,让人喝了还想喝。

正想再喝两口,苏沁只觉得肚子里一阵翻涌绞。

赶紧从空间里出来,顾不上查看孩子的情况,冲到树林里开始“排毒”。

一股十分销魂上头的味道在林子里四散开来,苏沁自己都差点吐了。

正认真努力排毒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月月紧张的声音,“娘,娘,你在哪儿?”

苏沁赶紧应了一声,“我在林子里小解,你别怕,跟哥哥待在一块儿,娘一会儿就好。”

等她彻底解决完之后出来,就见两个孩子用小手紧紧的捂着鼻子。

苏沁有点尴尬,她也没想到这个味道会这么可怕,不然她会尽量走远一点的。

这里是不能待了,苏沁决定另外找个地方落脚。

刚一靠近两个孩子,俩娃儿便齐齐往后退了一步。月月用两只手指捏着鼻子,另一只小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娘臭臭!”

舟舟倒是没说话,但也死死地捏着鼻子。

苏沁更尴尬了,摸了摸鼻子,突然发现鼻尖上油乎乎的,脸上也是,像是蒙了一层油脂一样,闷得皮肤不太舒服。

用手指轻轻抠了一下,感觉指甲缝里多了些东西。

看来这井水的排毒功效实在强大,她已经不敢去想自己这会儿脏成什么样了。好在这会儿天还没亮,月光虽然挺强,但也看不清人脸上的颜色。

而最让她惊讶的是,额头和手腕上的伤,竟然一点也不疼了,伸手摸了摸,发现一点痕迹都没有。

灵泉水的功能也太强大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