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沁喝了水,身上有了些力气,将之前掉落在地上的匕首捡起,在地上蹭掉血迹,再次别回腰上。这匕首,是原主的男人留给原主防身用的。

让舟舟捡了一根儿臂粗的树枝过来当拐杖,费了好大劲才从地上站起来。

这里离着外面的官道不算太远,苏沁并没有打算带着两个孩子出去。

他们虽然身无分文,但都长得一副好相貌,在别人眼里就是三块行走的大肥肉。所以她得带着两个孩子在山里找地方避一晚再说。

母子三人在山里走了一阵,运气还算不错,找到了一间破旧的山神庙。

庙不大,仅仅只有十来个平方的样子,里面供着的山神像也已经破损不堪了,看着有些狰狞。

月月胆小,直往苏沁身后躲,“娘,我怕。”

苏沁试图安慰她,“一个做得难看些的泥菩萨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月月眼睛猛地一红,眼泪就要掉下来。

舟舟上前揉揉她乱蓬蓬的小脑袋:“妹妹别怕,庙里住的都是神仙,神仙都是好人。虽然模样吓人了点,但是他们不会害咱们。”

月月鼓起勇气抬头看了那座神像,还是有点怕,“真的吗?”

舟舟重重点头:“当然。你跟哥哥一起过来给神仙作揖,这样它就会保佑我们了。”

月月觉得娘说得很有道理,于是鼓起勇气从苏沁身后出来,拉着舟舟的手,对着山神像作了三个揖:“请菩萨保佑我们。”

苏沁看着那残缺不全的神像,抿了抿嘴。这些泥菩萨如果真的有法力能庇佑世人,怎么也不至于落得连个泥像都保不全。

不过看着两个一本正经的小家伙,眼神不自觉的柔软了几分。

这两个小孩儿,倒是一点也不让人觉得讨厌。

山神庙的角落里有些木柴,苏沁怕夜里有野兽闯进来,所以想生火。

可要怎么生火却把她给难住了。

舟舟见她对着那些柴皱眉,从怀里掏出一对打火石来:“娘,你是不是想要这个?”

苏沁挑眉,这小家伙也太有眼色了些。

不过这打火石可就有些让她为难了,这东西,她前世连见都没有见过。

她有原主的记忆,可不代表她就真的能像原主那样什么都会了。

硬着头皮接过来,努力学着原主的样子,拿着打火石使劲敲了半天,但一丝火花都没有敲出来。

舟舟蹲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了,无奈地叹气摇头,把打火石接过去,拿着敲了两下,火星子掉在干燥的柴禾上,立马就冒起了烟。

小家伙赶紧趴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噘着嘴对着柴禾堆吹气。

没一会儿,火苗就窜了上来。

月月十分捧场地拍手夸奖:“哥哥好厉害。”

舟舟回头看着苏沁,眼神里有些小期待。

苏沁读懂了小家伙的意思,一本正经地点头道:“真棒。”

舟舟得了这个夸奖,淡淡地点了点头,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但其实上翘的嘴角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

苏沁嘴角抽了抽,这孩子似乎是个闷骚?

夜里,苏沁带着两个孩子一起挤在角落里睡着。

两个孩子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可苏沁却是半分睡意也没有,瞪着眼睛在理自己穿越的事情。

这具身体的原主和她的名字一字之差,她叫苏沁,原主叫苏沁娘,是秀才之女。家长兄弟姐妹五个,她排行老三,上面一兄一姐,下面还有一对龙凤胎弟妹。

秀才的爷爷跟程家定了婚约,于是原主十五岁那年嫁给了程家长子程彦安。只是程彦安的长子身份有些尴尬,他的亲娘在生他的时候没了,现在这个程周氏,是程老头儿后娶的婆娘。

原主夫妻二人的感情不冷不淡还算凑和,婚后第二年,就生下了身边的这两个孩子。

这个朝代是苏沁前世所没听过的,国号大邺,天家姓霍,目前的天子是当朝第七位皇帝,继位五年,昏庸无能又极度奢靡,不止苛捐杂税让整个大邺百姓苦不堪言,边境连年的战事,更是让整个国家动荡不安,乱象丛生。

原主跟着夫家逃难,路上遇到一伙拦路打劫的贼人,丈夫为了保护家人,带领着一群壮汉去跟那些贼人拼命,结果所有人都回来了,唯独她的丈夫跌落悬崖,尸骨无存。

原主受不了打击,便生了一场大病。谁知婆家却想趁着她男人刚死,娘家又没个音信,便想将她给卖了。但是又怕被人说三道四,于是就扯了由头,说是要替她重新寻个夫家。

原主虽然跟丈夫感情一般,但自幼也是跟着父亲读过书识过字的,对女子的贞洁看得格外重,自然不肯被如此对待。但是奋起反抗却又孤立无援的后果,是被程彦平的媳妇推得撞在了山石上丢了命。

总之,是个苦命人。

而她自己呢,情况也不比原主好得了多少。

前世的她出身在一个古武世家,是个练武奇才,是家族的希望和荣耀。但这一切,在十岁那年就完全变了。

十岁那年,亲生母亲死在一场车祸里。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和父亲都陷入了巨大的痛苦里。

在最灰暗的时刻,她的小姨来到她身边,陪伴她,照顾她,给了她和母亲别无二致的关爱。于是她把对母亲的思念,全都寄托在了小姨的身上。

后来,小姨成了她的继母。

她也确实享受到了比母亲在世时更加无微不至的关爱,父亲对小姨的付出给出了高度的肯定,家族里所有的成员,除了奶奶之外,都对小姨赞不绝口,反而开始渐渐对她生出不满。

因为,她后来长成一个十足的问题少女,不再是家族的希望和荣耀,变成了让家里最头疼,也是最丢人的存在。

她不擅与人沟通,说话做事太过刚直,时间长了,所有人都认为她傲慢无理,目中无人。甚至父亲还公然指责她薄情寡义,她成了家族的公敌。

她心里很清楚,她会变成这样是谁的功劳。那个一度被她当作第二位母亲的小姨,她血亲的小姨,一步一步亲手将她打造成这个模样。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