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爷请这边走,我那儿媳就在前面,你放心,她那长相可是我们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好,又好生养,你娶了她去,保管明年就能让你抱上大胖小子。”

程周氏迈着一双小脚,领着一个长像猥琐的男子朝自家歇脚的地方走。想到即将就要到手的银子,脸上便忍不住带着几分笑意。

那个叫李爷的男子心情也十分不错,他早就注意到程家的大儿媳了,那长相可真是没得挑。虽然生过两个孩子了,可那小腰盈盈一握,比大姑娘看着都让人稀罕。

这要是搂在怀里压在床上,那滋味……

李爷眼神更加猥琐了两分,喉头不禁滚动了几下,于是忍不住催促了两声。

程周氏见他那模样,心里不屑,但脸上却是笑意难掩,小脚捣腾得更加利索。结果带着人还没走到地方,就见前面自家歇脚处围了一圈的人。

察觉不对,程周氏赶紧冲上前扒开人群一看,只见人群中间躺着一个半张脸都青紫肿胀的女子,两个干巴瘦的孩子正趴在女子的身上撕心裂肺的哭着。

程周氏急忙问道:“这是咋回事?”

程家二儿程彦平支支吾吾地说道:“苏氏不愿意改嫁,想带着孩子逃跑,我们想拦下她,结果不知怎的就撞石头上了。人……人没气了。”

程周氏急忙上前伸手要去探女子的鼻息。

趴在女子身上哭泣的小男孩儿突然抓住程周氏的氏,狠狠地咬住不放。

程周氏疼得嗷嗷叫,一边用手拍把他的脑袋,一边大吼:“快把这小畜生拉开,快!”

程彦平赶紧上前,抱住小孩儿想把他拖开,可那孩子像一头发了狠的小狮子,死死咬住程周氏的手背不放。

程周氏忍着疼一把拧在他的大腿根上,孩子到底还小,疼得厉害就张嘴叫起来。程彦平趁机将孩子给拖到一边,反剪着他两条细嫩的胳膊。

程周氏刚得了自由,还没来得及看自己的伤势,却被另一个和男孩儿长相有七分相似的小姑娘一把抱住了大腿,“阿奶,求求你救救我娘,她没有死,求你救救她。”

小姑娘瘦得皮包骨头,力气也小,程周氏又气又疼,狠狠一甩腿,就把她甩回了早就断了气的女子身上。

苏沁额头上突突的疼,胸口似被一口气堵住了,让她感觉有些窒息般的难受。

还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突然胸口上被狠狠砸了一下,那口堵着她的气终于吐了出来,而她也疼得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还没让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突然无数陌生的画面不停的往脑子里钻,让她难受得忍不住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啊,诈尸啦!”

不知道是谁嚎了一声,围观的人群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程周氏恨恨地骂了一句:“瞎咧咧什么?苏氏只是撞晕过去了,你们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赶紧滚。”

“娘,不是……大嫂她刚才真……真的断气了……”

说话的人,是程周氏的大女儿,程怜香。刚才她亲自确认过苏沁娘的情况,此刻吓得脸色惨白,说话都有些哆嗦。

二儿媳李氏也点头附和,她也确认过。

程周氏瞪了两人一眼,转头对那李爷说道:“李爷,这苏氏刚刚只是撞伤了头,不打紧。你要是觉得吃亏,这彩礼钱我就少要一两银子,你看可好?”

李爷看着苏沁娘那副有些瘆人的样子,多少是有些不乐意的,不过想着苏沁娘颜色好,况且头也没撞破,想来应该伤也不严重,也没破相,影响倒也不大,于是便准备点头答应。

小孩子再次扑过来求情,“伯伯,不要买我娘,她病了,求求你不要买走她。我们不能没有娘。”

李爷正准备一脚踢开她时,却发现这小丫头长相也不差,顿时就起了坏心思,扭头看向程周氏:“这个小的要不也一起卖,啊,是让她跟着苏氏一道跟了我?”

程周氏做梦都想把苏氏母子三人给处理掉,可是死老头子顽固得很,说什么也不肯动那两个小的,说是动了那两个小的会招大祸。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不过就是两个五岁的孩子,能招什么祸?难不成还怕老大从地底下爬出来找他们算账?

只不过老头子不松口,她也不敢擅自做主。于是哪怕心里拧着疼,也摇头道:“我们程家虽然贫寒,可自家的骨肉便是说破天去也得自己养着。同意让苏氏改嫁给你,不过是不忍心她年纪轻轻就守了寡。”

李爷却是看着小姑娘不转眼,手也在不老实的在她小脸上摸了又摸,吓得她眼泪直掉,想走,却又被李爷紧紧抓着不放。

“这大人都快活不下去了,还讲究那些做什么?让孩子跟着她娘一道跟了我,也能让孩子少受点苦,你说是这个理不?要不,我再多出二两银子?”

小男孩儿气得想扑过去咬那李爷,结果怎么也挣不开程彦平的手,急得哇哇大叫,“放开我妹妹,你们这些坏蛋,放开她,不许卖她,不然我爹回来饶不了你们!”

程彦平见围观的人在议论他们家不地道,赶紧说道:“瞎说什么!什么卖!我们是给你娘找相公,让她以后去过好日子!”

小男孩儿虽然小,可天生聪慧,怎会不知程家的打算,于是拼命挣扎踢打。

程彦差点抓不住他,打手就要去扇他的耳光,“小王八蛋给给老实点,不然我抽死你!”

正在这时,地上的女子突然睁开眼,抓起手里一直捏着的石头朝程彦平砸过去,然后双手一撑地,利落爬起来,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杵在一旁看热闹的程怜香给薅着头发拽到了自己的面前。

紧接着,一把匕首紧紧抵在程怜香的脖子上。

程彦平只觉得眼前一花,额头就被石头砸了个正着,只听得脑门上“咣当”一响,下意识地松开了手里的孩子,捂住了自己的脑袋惨叫连连。

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会有这么个意外,所以全都愣在了当场。

苏沁强撑着这具虚弱到极致的身体,冷眼看着程家人:“他们爹死了,可娘还活着!想打他们,也得看我同不同意!放了我的孩子,不然我就捅死程怜香!”

手上一用力,程怜香的脖子就立刻见了红,吓得她忍不住尖叫出声。

程周氏率先回过神来,虽然不知道向来懦弱无能的苏沁娘怎么会突然这么大的胆子,但却立刻端起了往常那副刻薄的嘴脸:“苏氏,你想造反是不是?赶紧放了怜香,不然我剥了你的皮!”

程怜香哆哆索索地威胁:“苏沁娘,你赶紧放开我,不然我让我娘打死你!”

苏沁冷笑:“那就比比看,到底是你娘的脚快,还是我的刀子快。”

一直在旁边没有出声的程家二儿媳李氏突然从苏沁的身后冒出来,朝苏沁猛地扑了过来。

小男孩儿大叫一声,“娘,小心后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