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抢个总裁宠爱我 > 

装死

第3章 装死

什么鬼,他怎么说出一种天大的恩赐的感觉。

“我不要。”路瑶瑶果断拒绝。

叶一笙凝神细思,一脸不懂你这些凡人怎么想的表情,“为什么?”

“如果是因为我把你未婚妻赶跑了,我道歉。”路瑶瑶撇了撇嘴,这叶一笙是那根筋搭错了。

“你跑到我面前,不就是为了路家?”叶一笙挑了挑眉,路雯雯,路瑶瑶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她们没有什么关系。

叶一笙想的没错,只是路瑶瑶巴不得和路家没有关系。她好不容易才离开路家,现在又要和路家有上牵扯,她的心里可是千儿八百的不乐意。

“路家和我没关系。”路瑶瑶淡淡回应,小脸板正起来,带着强势的冷硬和疏离。

“噢?”叶一笙也不深究,“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实现,只要你当我的未婚妻。”

“为什么?”

“我家老头病了,想看我结婚。而你又搅黄我的婚事,正巧拿你自己赔。”

眼下之意,就是省事省力,省时更省心。

“不要,我拒绝。”这人什么逻辑。

叶一笙也懒得很这个女人废话了,猛踩刹车,悠悠的瞟了她一眼,“下车。”

既然他们没有关系,他也没必要帮别人载老婆了。

下车就下车,吓唬谁呢?

路瑶瑶果断下车。大垃圾,小气鬼。

顺手摸下口袋,叫个滴滴啥的。不是吧!她怎么给忘了,她没带手机,身上仅有的钱也刚刚给了出租车司机。现在身上啥也米有了。

路瑶瑶颓然无力的往前走,看来只能这样回去了。

刚走了不到五十米,天色一沉,没有征兆的就下起了雨。

路瑶瑶幽怨的望望天,垂头丧气的继续往前走。

走了一个小时,路瑶瑶才回到家,身上的雨水也被太阳公公出来以后晒得差不多了。心里边对叶一笙的愤恨更浓了。

一进家门,路瑶瑶就听到了吵闹的铃声。

她好像……把什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连蹦带跑,路瑶瑶马上跑到手机面前,划开屏幕,谄媚道:“玲玲啊!”

“你还知道接电话,这一天天的,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你可算给我接了,”张晓玲噼里啪啦的说着,路瑶瑶悄悄的把手机拿开一丢丢。

一通发泄,张晓玲想起了正事,没有好气的说道,“行了,瑶瑶给我稿子吧。”

“稿子……”路瑶瑶望向了静悄悄躺着的键盘,小声答应,“没写。”

“路瑶瑶!”张晓玲的叫喊划破了时空,像是伸长了手,紧揪住路瑶瑶的脖子一样。

“玲玲,我这就补,等我。”路瑶瑶果断挂了电话,又故意顺手关了机,腾腾小跑到电脑前,也不顾上身上的黏腻了,嗒嗒的码字。

路瑶瑶开始全身心投入,更是连连打着喷嚏,也是满不在乎。

这样一忙活,等到路瑶瑶登上QQ,就已经收到了张晓玲的99+信息,装死的直接删聊天记录,丢文档,甩文,关QQ。

看了下时间,两点。路瑶瑶摸摸酸爽的脖子,去厕所冲了个凉就“嘭”的一声就倒到了床上。再不去管其他,她一定要睡个够。

毕竟今天已经动用了她一年的运动量,她可要好好补回来。

路瑶瑶是被快递小哥的电话吵醒的,小哥在他们这片小区迷路了,虽然知道很是可耻,但左右绕不出去,小哥只能坚定的向路瑶瑶打电话,要求救援。

路瑶瑶答应下来,起身只觉得浑身乏力,头脑昏沉,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有一瞬间路瑶瑶觉得行尸走肉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在楼下一通圈绕,路瑶瑶才找到了快递小哥,拿到了快递,签收的时候,路瑶瑶觉得整个世界天旋地转,还带重影旋花。

狠狠的甩了甩头,路瑶瑶暗搓搓的想,回去还得再补补眠。

抱着自己一箱子满当当的零食,路瑶瑶回到了六楼,在口袋一阵摸索,终于是掏出了钥匙。

正要把钥匙插进锁孔,却发现怎么也对不准,脚下更是虚浮发软。

路瑶瑶连连后退几步,踉跄了一下,整个人像躺尸一样后仰倒下。

此时,路瑶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完了,现在就连猝死,都被张晓玲误认为是拖稿潜逃。

叶一笙回来的时候,皱着眉凝视着地上的这一坨。

这女人又在搞什么幺儿子?

看她脸上晕出一抹淡粉,睡得正酣。能不能来个人和他解释一下,是什么情况?

思来想去,叶一笙决定采取无视的政策,因着路瑶瑶后倒的姿势,要想回家,就得从她身边经过。

叶一笙尽量绕得远远的,正从路瑶瑶身边走过,路瑶瑶却突然滚了过来,一把就抱住了叶一笙的大腿。

“你这女人搞什么?”叶一笙咬牙切齿,要把腿抽回来。

路瑶瑶死死抱住,低喃着,“不要走,不要丢下我……”

叶一笙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俯下身子,想要掰开路瑶瑶的手,手刚碰上,就觉得不对劲,这丫头的手怎么这么烫。

叶一笙试探的摸了下路瑶瑶的额头,又扫了一眼她脚边的快递箱,大致是明白了。

叶一笙想要掰走路瑶瑶的手,没想到她抱得更紧了,还流了泪,委屈极了,“你答应我的,不会离开我。”

这?叶一笙淡漠的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直接拨打他私人医生的号码,“现在来我家,捡个病人回去。”

“老板,我在老爷子这呢!行,这就过去。”

“不用了。”叶一笙果断挂断了电话。

动了动腿,被路瑶瑶抱得死死的,叶一笙无奈的低下身子,拍拍路瑶瑶圆滚滚的脸蛋,“我打电话给医院,把你带过去?”

“不要……”也不知路瑶瑶听进去没有,叶一笙正要站起身,路瑶瑶就伸出手圈住了他的脖子,“我要跟着你,你去那,我就去那。”

“……”

路瑶瑶整个人像无尾熊一般缠上了叶一笙,脸上还挂着泪痕,看上去让人很是心疼。

叶一笙错开脸,咬碎了牙把这个女人捡回去。

端药送水的伺候了一夜,叶一笙阴沉着脸,盯着床上终于退烧的女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