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她们说我超凶的 > 

深层梦境

第6章 深层梦境

"你……你上床睡觉啊。"宋倩支支吾吾地说。

"能亲一下吗?"

"不是亲过吗?"

张北野蹲在床前,说道:"那不叫亲,亲嘴儿才叫亲。"

"不要这么急,好吗?总得培养一下感情吧。"

"不好。"

张北野说完就凑了过去,距离越近,诱惑越大,女孩的清香让人难以自控。

宋倩已经躲到床角落,知道无路可退,只好抿着嘴,闭着眼睛,死死拽着被子,一副待宰羔羊的可怜模样。

张北野叹了一口气,还是放弃了,走到电视柜跟前,拿出一支烟,又塞回去,说道:"她说我有十个老婆。"

宋倩战战兢兢地睁开眼睛,对张北野很是意外,本以为今晚羊入虎口,没有逃生的余地,没想到他主动放弃了,这男孩还挺靠谱。

"你没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她说记忆受损严重,只记得我的样子。"

"你都十个老婆了,她还对你这么死心塌地?"宋倩难以置信地问。

"或许我有魅力吧。"

"没看出来。"宋倩嘀咕道。

张北野转身看着宋倩。

"她说,我的十个老婆,可能都死了,我也可能会死。"

宋倩傻眼了,说好嫁给张北野,就不用死的呢?

现在她面临的问题是,不嫁给张北野,女鬼不会放过自己,下周六还会被撞死。

嫁给张北野,也有可能被杀死。

难道命该如此?

这太让人丧气了,难怪张北野刚才能克制自己的兽欲,还唉声叹气。

"如果我死了,就帮不了你。"张北野不知道能不能从梦境醒来。

"左右都是死,想开点,睡吧。"宋倩回道。

张北野躺上床,看了一眼408室友群,这三个家伙聊得比自己还嗨,各种YY。

"你们说,小张子此刻会不会和宋倩正在进行某种亲密交流运动。"

"肯定连门都找不到啊,他又没碰过女孩,还是这么漂亮的,手忙脚乱是可以预见的。"赵大胖说。

"睡在一个房间,他都不敢行动,那绝对是禽兽都不如。"

张北野没心情跟他们贫,放下手机便睡着了。

很快他的体温慢慢降低,直到全身冰凉,眼皮眨巴了一下,身体想要挣扎着醒来,却无济于事。

他陷入无尽深渊,在黑暗中快速下坠,像是迷失在浩瀚宇宙,恐惧占据了他的大脑,全身麻痹,无法动弹。

无限黑暗的世界里,他似乎看到了一棵大树倒挂着悬浮在空中,上面长满了圆形的果子,不对,不是果子……

他重重摔在坚硬的物体上,周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到处都是乱石堆。

瓢泼大雨倾泄而下,张北野浑身冰冷,感觉不到身体的温度。

直到空中一道闪电劈过,他才借着亮光,发现身边有幢建筑。

原来自己身处在一片巨大的废墟中,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远离建筑,想要看清到底是什么。

又一道闪电划过,他终于看清楚了,这并不是什么建筑,而是一座通天雕像,屹立在废墟中间,废墟里还能看到断墙残壁,应该是一座古老的建筑垮塌了。

雕像手中似乎拿着一把巨斧,威风禀禀地看着远方,颇有一股俯视众生的范儿。

除了废墟和雕像,周围什么都看不见。

张北野摸到雕像跟前,想要爬上去,看看这家伙到底是谁,怎么会在自己的梦境里呢?

雕像上有很多伤痕,像是被东西劈砍的,正好有落脚的地方。

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才爬到手臂处。

他骑在斧柄上,一颗颗雨珠从眼前掉落,下面深不见底,头顶雷电交加,振聋发聩,差点滑落下去。

张北野往巨斧前面挪去,便能看到雕像头部了,长发凌乱,像是故意要做成被狂风吹乱的效果,虽然看不清五官,却能感受到它凶神恶煞般的杀气腾腾,威震四方。

他壮着胆继续往上爬,指尖都磨破皮了,也丝毫感觉不到恐惧。

踩着雕像嘴唇,抓着头发,终于爬到眼睛处,眼睛里没有眼珠,有点诡异,难不成是雕塑者忘了?

在雕像浓密的眉间,居然藏有一颗小黑痣,在闪电的照耀下,黑得发光。

张北野在身上擦了擦破皮的手指,也没痛感,哈了一口气,摸着黑色透亮的痣,轻轻抠了抠,毕竟太独特了,跟雕像身体的材质和颜色不一样。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把黑痣抠破了,居然出现了裂痕,里面冒出两缕黑色雾气。

张北野一脸懵逼。

你大爷,什么豆腐渣工程,我根本没用力啊,这他么是谁建的?

两缕黑气钻进张北野的双眼,雕像的面部也渐渐出现裂痕,吓得他瑟瑟发抖,爬上来容易,爬下去就很难了。

等他滑到嘴唇处,雕像已经完全崩塌,他也跟着碎石掉落下去,死定了。

他想要醒过来,却怎么也做不到,女鬼似乎也没出现,她已经说了,只是牵引而已。

空中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似乎在梦境里,这声音都很熟悉,那就是二老婆宋倩的求救声。

"啊……啊……北野……救……救命啊……救我呀……"

宋倩的尖叫声,撕心裂肺。

隔壁床张北野的心脏开始跳动,满身冷汗地睁开眼睛,吓得从床上猛地蹦起来。

他刚从梦境醒来,根本就是懵的,宋倩的样子非常可怕。

宋倩并没有醒来,而是满头大汗的拼命挣扎,表情十分痛苦,眼珠子不停上翻,眼角噙满泪水,就是醒不过来。

应该是做噩梦了,张北野将她抱起来,拍着她的脸,喊道:"宋倩,醒醒,醒醒……"

过了好一会儿,宋倩才睁开眼睛,想都没想,连忙抱着张北野,在他肩膀嘤嘤哭泣。

"我……我又梦到自己被车子碾压。"

"没事,没事,我在呢。"张北野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安慰着。

心里却七上八下,难不成宋倩精神上还有问题?

这个老婆不能娶啊,但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看着很心疼。

"我好怕。"

"冷静点,冷静点,看清车牌了没?"

"没看清,车速太快了,好……好像有个3。"

"没事,慢慢想。"张北野将宋倩抱在怀里,安慰了好一会儿,她才疲倦地睡去。

一个3,信息太少了。

……

第二天早上醒来,宋倩已经洗完澡了,她将东西全部收好,说道:"既然在这里都躲不了她,不如回家吧,她也没伤害我们。"

"那是你家,我住宿舍吧。"

"没关系啊,你就住我家,今天我们去把结婚证领了。"

"你太着急了,领结婚证是大事。"

宋倩又急眼了,将衣服摔到床上,拿出自家的户口本扔到张北野身上,叉着小蛮腰,发了小脾气。

"已经过了一晚,我只剩六天不到的时间,昨晚差点吓死在梦里,你都不陪着我吗?算什么老公呀,万一那女鬼生气,我都活不到六天,她那么凶,真的会杀人。"

这句老公着实让张北野很受用,谁能抵抗宋倩的魅力啊,况且人家这么主动。

昨晚也被她的样子吓到了,从没见过有人做噩梦翻白眼的,得有人叫醒她才行,搞不好真会出事。

女鬼也亲口跟他说了,宋倩若不嫁给自己,就杀了她。

反正领个证而已,不行再离吧,先把这件事搞清楚再说。

"好吧。"他无奈回道,感觉自己已经上套了。

"去你家拿户口本,开车要多久?"

"两个多小时吧。"

"那不远,去你们那的民政局登记,然后再回江州。"

张北野洗漱的时候,仔细看了看眉心,并没有黑痣啊,他敲了敲镜子,想问问女鬼是什么情况。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