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抢救大明朝 > 

拿什么拯救你,崇祯皇帝!(狂求推荐票)

第5章 拿什么拯救你,崇祯皇帝!(狂求推荐票)

王承恩是真信了!

太祖高皇帝真的托梦太子千岁爷了!

要不然太子才多大啊?怎么可能仅仅通过财政收支,就找到了扭转天下大势的关键所在?

虽然崇祯和王承恩都知道南迁是一条活路,但是他们没有,也不可能将大明朝看成一桩买卖,也没有什么经济头脑,要不然怎么会穷成这样?所以也就看不到只有大明南迁,舍弃亏出血本的中原、辽东两个“市场”,才能克服财政危机。只有克服了财政危机,朝廷有余钱了,才能重建军队,才能再打江山!

要不然口袋空空,没钱去给军队发饷,还能指望当兵吃粮的饿着肚子保卫大明江山?

而且,朱慈烺还把南迁后的局面拿来和昔年太祖高皇帝在江南开创帝王基业时的情况做了比较,居然相差不多啊!

因为闯逆一旦进京,就等于接替大明扛下来抵挡满洲东虏的万斤重担,而且还要解决中原和西北数千万百姓的吃饭问题。

中原和西北闹出那么多的流寇,不仅是因为腐败、兼并和辽饷加征,也有相当部分的原因是天灾。

这些年北方是又干又冷,农业连年歉收。如果政治清明,四方安定,土地也没有过分集中,兴许可以应付过去,但是日子也不会好过的!

如果大明退出,闯逆接盘。天灾该来还得来!关外的建夷东虏也不会因为北京换了主人就不入寇了,没准还要大举入关来争天下!

到时候闯逆能有好日子过?大明朝的官兵要钱,闯逆手下的军队都是自带干粮白干活的?不可能!闯逆的苦日子可在后面呢!

闯逆苦了,退到江南的朝廷自然就安稳了。靠着一年一千多万收入,还怕不能练出一支强兵吗?即使不能北伐中原,也能守着黄淮和大江过好日子啊……皇上登基十七年,真是太苦了,整日操劳不说,日子过得比寻常的富家翁也强不到哪儿。

所以王承恩是真的为偏安江南的梦想窒息了!

可是在王承恩的梦想中,朱慈烺还是太子,崇祯也不是先帝……

“千岁爷快和老奴一起去乾清宫见驾,将老祖宗所托之梦说给皇爷听吧。”王承恩道,“有太祖高皇帝托梦,想来朝臣们也会赞襄南迁之事的。”

这倒是个好借口!

朱慈烺心下就是一叹:崇祯皇帝要早点拿太祖托梦当借口,现在早就在南京城逍遥自在了——黑锅让都朱元璋来背了,臣子们当然不会再拦着崇祯不让跑路了。否则就是诬蔑崇祯皇帝撒谎,这是欺君,要杀头的!或者是反对太祖高皇帝的英明决策,这是灭祖,要灭门的!

可是崇祯偏偏没有这等机智,就知道甩锅给下面,好保全自己的名誉,可惜下面的人都不蠢!

而事到如今,已经不是和文武百官们商量跑路的时候了。因为闯逆的大军,很快就要包围北京城了!

朱慈烺看着兴冲冲要往外走的王承恩,冷冷道:“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了?”王承恩停下脚步。

“来不及和朝臣们商议南迁之事了!”朱慈烺一字一顿地说。

“怎会来不及?”王承恩说着话,心下却是一沉。

“因为今日居庸关已失!”朱慈烺咬着牙道。

“怎么可能……”王承恩的声音有些颤抖,“唐通有数千兵马,居庸关上原本还有一些守军。而且居庸险要,只要努力坚守,闯贼根本打不破的。”

朱慈烺说:“唐通、杜之秩已经开关降贼!”他顿了顿,“现在已经过了子时,是十五了……最迟今天晚上,居庸关失守的塘报就该到了。明天闯逆大军就会兵临京师城外,几日之内,京师就将陷落!”

“这,这,这……”

“这是太祖托梦时说的!”朱慈烺一不做,二不休,继续拿朱元璋当借口。

王承恩整个人都在发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面却很清楚,那绝对是可能的!大同降了,宣府降了,居庸关还有什么降不得的?

至于北京城的守备……王承恩可比谁都清楚,因为他自己现在就兼任提督京营太监,总管北京城的防御。在三月十三日这天,王承恩就忙着在北京内外城各处布防,当然知道北京城的防御有多么薄弱了。

京营账面上兵力是不少,可是实际上空额很多,而且这几年各处战事都很紧,北京周围也经常发生战斗。京营中等战的部队,不是被抽调往各处,就是在抵御虏丑入侵的战斗中逐渐消耗,去年一场大疫又病死许多。现在能够用来防守的兵力,不过区区数千,而且士气低落,将无斗志,兵无战心。

而最可怕的,则是朝廷拿不出足够的银两来募兵和犒赏将士!

明初开始实行的军户制早就名存实亡了,卫所的土地都不知去了哪儿?军户上层成了地主,下层成了佃户,都不可能负担兵役了。

所以朝廷就得花钱养兵,没有钱,就没有兵……哪怕北京城内还有许多壮士,也不会为朝廷所用!

朱慈烺道:“王伴伴,居庸关会不会降,今天就会知道了。居庸关一丢,闯逆就该包围北京城了。这北京城能不能守,你应该比本宫明白。”

“还有吴三桂的大兵!”王承恩道,“只要关宁铁骑一到,京师就能安然无恙了。”

朱慈烺哼了一声:“还指望吴三桂?父皇在二月十二日召见他爹爹吴襄时,人家是怎么说的?需饷百万!父皇要是能拿出一百万,吴三桂的三万大军早就到了。父皇是三月六日下旨弃守宁远,召吴三桂率部入卫的。今天都十五了,吴三桂的兵才到哪儿?连山海关还没过呢!你还指望他?”

他跺了跺脚,怒气冲冲地说:“既然没有钱,就别指望吴三桂的三万大军会和闯逆拼命!就算他自己不要钱,他下面的那些战士也得拿钱哄着!”

朱慈烺突然大声喝问:“王伴伴!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有做过京师被闯逆攻破的准备?”

被朱慈烺这么一问,王承恩也懵了。

他的确没有做过北京被闯逆攻破的准备!

说起来真是有点难以置信,现在的北京城明明危如巢卵,城内没有像样的守军,外面的援兵一时也到不了。而李自成的大军则是马上就要兵临城下了!

在这种时候,谁都知道不好了,崇祯皇帝和他最信任的大太监居然没有做好逃命的准备!

这就是崇祯皇帝和他用的人……你说急不急人?

就算南迁的黑锅你要甩,逃命的准备你也不能不做啊!

朱慈烺那张年轻英俊的面孔上突然充满了怒气,咬着牙齿,指着王承恩的鼻子就问:“王承恩!你这个秉笔太监,提督东厂太监,统领内外军营,提督九门是怎么当的?真的要陷父皇、母后和本宫于死地吗?”

“可,可是皇上没有下旨啊……”

朱慈烺看着王承恩一副手足无措,满头大汗的样子都给气乐了。

“你要父皇下什么旨?父皇死要面子的脾气你还不知道?”朱慈烺说,“也罢,本宫现在下皇太子令旨,命你立即召集勇士千人于内校场中,并备足武器、干粮,再从内库中提出白银三万两备用!”

其实朱慈烺原本是想让王承恩派人送自己去通州的,通州城内有顺天巡抚宋权,此人还算是靠得住。只要有他保护,自己就能去天津投靠天津巡抚冯元飏。而天津巡抚是兼管海运的,手中有海船可用,可以把朱慈烺送去登州。登州有登莱海防道苏观生控制的天津卫水师,有了苏观生、冯元飏、宋权和天津卫水师,朱慈烺至少可以安然抵达南京。

不过在同王承恩的交谈中,朱慈烺已经知道,这家伙对崇祯是死忠。多半不会在没有崇祯旨意的情况下放自己出城……而崇祯又犹犹豫豫的,一定耽误时间。

所以朱大太子也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用带上崇祯跑路的名义,设法掌握一点武力,然后再见机行事了。

朱慈烺深信,只要自己能跑出去,就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了。就算有,也得先跑出去!

“千岁爷,这不合适吧?”王承恩被朱慈烺的话吓了一跳。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合适的?”朱慈烺瞪了王承恩一眼,“父皇若要怪罪,本宫一力承当!不过你要记着,此事现在是万万不能让父皇知道的,要不然你王承恩就是我大明江山沦亡的罪人!罪该万死!还要遗臭万年!知道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