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旷世神医 > 

狗血淋头

第5章 狗血淋头

唰!

秦君的一句话,让整个院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如同午夜坟场一般的死寂。

敢直呼唐总的名讳!

好大的胆子!

还敢让唐总滚过去?这是哪来的傻小子,不想活了吗!

就算是乞丐、就算是睡马路的傻子也知道唐家大少惹不起,在唐天豪生辰对他出言不逊,这和找死没有区别啊!

唐天豪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多少年了,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一个黄毛小子,竟然如此大胆,真是不知死活!

没等唐天豪说话,那保镖直接就动手了。

抬手一拳砸向秦君面门!

唐家的保镖,要么是军人出身,要么是从小练武,实力都极为强悍。

恰巧,这位保镖,从小练武又当过兵,很多练家子在他手里都走不过一招。

这一拳并未留力,就秦君这种小身板,一拳就能要他的命。

敢在唐爷寿宴上撒野,死有余辜!

虎虎生风的一拳砸了过来,迎接他的,却是一根细弱牛毛的银针。

砰!

本以为这一拳必然会将秦君砸翻在地。

岂料,眨眼的功夫,倒在地上的,竟然是那个保镖!

谁都没看清怎么回事,只觉得那保镖一挥手就直接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当然,他们也没有注意到,保镖拳头上的那根细小的银针。

秦君的动作太快,他们完全都反应不过来。

唐家最厉害的保镖,一瞬间就被放倒,这时候大家才对眼前这个穿着破旧的青年重视了起来。

只见青年手里拎着一个桶,桶里面盛满了红色的液体,散发着一丝腥臭之味。

唐天豪皱着眉头,脸色微微变幻。

“你是谁,竟敢在我唐家撒野?!”

秦君抬起头,目光冷然。

“我再说最后一次,滚过来。”

不管如何,秦君刚才如此轻易便放倒了那个保镖,已经引起了众人的忌惮。

这小子,有点邪门啊!

唐天豪放下酒杯,起身,虽然秦君有点邪门,但唐天豪还并未把他当回事儿。

一步一步,昂首挺胸,带着未来四大家族家主的气度,走到了秦君的面前。

“敢在我寿宴上闹事,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

话音落下,秦君抬起一手,轻轻的拍了拍唐天豪的肩膀。

这一拍,看似轻盈。

落在唐天豪的肩膀上,却是重如千钧!

砰!

秦君这么一搭肩膀,唐天豪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膝盖撞在地砖,发出一声脆响。

所有人都傻了!

唐爷……跪下了?

膝盖的疼痛感席卷全身,唐天豪疼的浑身发抖,脸憋得通红,牙齿都在不停的打颤。

刚才秦君那么轻轻的一按,就好像泰山压顶一样,他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反抗。

这小子……究竟是谁!

秦君俯瞰着唐天豪,冷冷的说道。

“敢将冯姨囚禁在狗笼子里,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这分明就是之前唐天豪说的话,秦君将原封不动送还给了他。

唐天豪脸色一变。

冯姨?

难不成,是秦家的那个臭保姆?

唐天豪抬起头,脸上还挂着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表情。

“你是谁!”

秦君没有回答,而是说道。

“三日之内,让你全家跪在冯姨面前道歉,否则,后果自负。”

哗!

秦君此言一出,在场一片哗然。

好大的口气啊!

让唐爷全家跪着道歉?你以为你是谁?

秦君又道,“我听闻,今日是你生辰,总不好空手而来,就送你个狗血淋头吧。”

说着,秦君将他手中的那一桶新鲜的狗血提了起来,缓缓的倾斜。

腥臭粘稠的狗血,一点一点的倒在唐天豪的头上。

污秽的液体,顺着唐天豪的头顶流入全身。

秦君的动作很慢,但是唐天豪却是纹丝不动,一动,膝盖就剧痛无比。

几秒钟的时间,院子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秦君将一桶狗血撒在唐爷的头上,一滴都没有浪费!

而全程,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阻止。

谁敢?

全场最能打的保镖都被撂倒了,谁会上去送死?

更何况,唐爷都没动弹,他们何必出这个风头?

若是让唐天豪知道他们的想法,必定会吐血三升。

他不是不想动,是他妈动不了!

一桶狗血倾倒完毕,秦君将桶扔在地上,拿出随身带的那块白布擦了擦手。

“记住我说的话,三日之内若是没有按我的要求,后果自负。”

说完,秦君便转身离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微微一顿。

“对了,我姓秦,秦家的秦。”

……

“快,快拿水!”

秦君走了之后半天,大家才回过神来,赶紧拿水给唐天豪冲洗。

“快把唐爷扶起来!”

大家忍着腥臭的狗血,把唐天豪给扶了起来,此时唐天豪的双腿已经失去了知觉,甚至都感觉不到疼痛了。

双腿软塌塌的,好像不是他的腿了一样,膝盖处的骨头一定碎了,若是不及时医治,恐怕腿就废了!

“120,快打120!”

唐天豪还有那个保镖,很快就被拉上了救护车。

满地的狗血传来腥臭的味道,原本好好的寿宴,竟然变成了这副样子。

剩下的唐家众人,以及各路宾客,都面面相觑。

有个问题,谁都没敢问。

姓秦,秦家的秦。

那个年轻人口中的秦家,是十年前的那个秦家么?

秦家不是全家灭门了么,怎么还有人?

若那青年真是秦家后人,当年的血债,岂会善罢甘休?

而他们唐家,亲人翻脸,落井下石。

岂不是……首当其冲?

……

从唐家出来,秦君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

纵然里面都是昔日亲戚,但此时看起来,却都如此的面目可憎。

秦家出事,不求他们帮忙,也不愿连累他人。

但,落井下石,赶尽杀绝,那便是不共戴天。

秦君抬头望着苍天,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

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所谓世态炎凉,不过如此。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