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余飞扬重生1990 > 

玉麒麟

第3章 玉麒麟

第二天余飞扬骑着三轮车来到郊区的那片废墟,正好是村里人烧午饭的时间。

周边静悄悄的没有人,方便了余飞扬的行动。

在他记忆中的地方挖了半个小时左右,就看见有二个小坛子。余飞扬小心翼翼的把坛子旁边的土挖空,抱出来放在三轮车上。

想想前世看见的那深深的大土坑和几个大坛子,余飞扬犹豫着想再往深处挖挖,可能下面还有东西。

这时从远处的通往村子的路上传来人说话的声音,余飞扬惊得伏在灌木丛中一动也不敢动。

压住激烈的心跳,把耳朵贴在地上听着。

“不要来人!千万不要来人!”余飞扬心里默祷:

“天上地下的各路神仙菩萨保佑我余飞扬顺顺利利拿到这些宝物!保佑!保佑!”

所谓说的病急乱投医,现在的余飞扬不管有没有神仙菩萨,一个劲的在心里祈祷着。

这个时候如果经过的人侧头看这边,就会发现余飞扬的三轮车。

感觉到脚步声越来越远,余飞扬紧绷的身子才松弛下来。发现出了一身的冷汗!

经过这一个波折,余飞扬不敢再继续挖。他把自己挖出来的坑填好,恢复得和原来一样,不是有心人肯定发现不了。

下午二点左右,余飞扬骑着三轮车回到自己的家。

此时正好没有人,他开门把三轮车上的二个坛子小心的抱着放到房间里的床上,关好门锁上。

到了这时,余飞扬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疲惫的倒在椅子上休息了一会,给自己下了一碗挂面。

填饱肚子,他把坛子里的东西一件件小心的拿出来放在床上。

今天虽然虚惊一场,一切都还算很顺利。

关键是他清楚宝物的具体位置,用了不到一个多小时就全部搞定!

一个坛子里面是金条,码得整整齐齐,余飞扬数了下,一共5根。看看大小、掂掂份量,应该是1克一根。

想着目前的市场价格也就是一克7元左右,如果拿到典当行去大概6元左右一克的价格。

金条好出手,余飞扬估算了一下心里有了底。

另外一个坛子打开,余飞扬有些失望,但也在意料之中。

里面有几十件珠宝首饰玉镯簪子等等,价值非常可观。

可是余飞扬还是很遗憾,那一对玉麒麟不见踪影。

前一生的他在挖掘机旁边看着,听着周围羡慕懊恼的各种议论声,他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旁观者。

没有羡慕,没有懊恼,单纯的欣赏着那些宝物。

可是明明是几个大坛子和一只描着金丝花鸟的金丝楠木匣子?现在自己手里却只是二只小坛子?是哪里出了错?

“唉!”余飞扬有些遗憾的摇摇头。

随即又笑了起来。“是我太贪心了!”

凭着现在手里这些黄金珠宝进股市资金已经足足有余啦!

他已经是这些宝物的拥有者!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重生的意义是什么?

就是改变前一生的命运!

我余飞扬已经握住了自己重生后命运的转折点!

刚才光遗憾着没有看到玉麒麟,现在的余飞扬发现自己心里的喜悦是满满的。

他把头闷在被子里,“啊……”的大吼着,发泄着心里沸腾的情绪。

看着时间已经很晚,也没有心思出去买菜,还是下一碗挂面对付一了事。

想着要处理这些东西还需要时间,而且,余飞扬摸摸额头的伤口心里微叹一口气。这个样子去学校不知道又会招多少人笑话。

吃饱肚子,余飞扬出门找了一个公用电话,拨了一串号码就等着。

“喂,”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余飞扬平静的脸上有了一丝暖意。

“楚涵,是我。”

“飞扬,明天就见面了,怎么还忍不住想我啦!哈哈哈……”

楚涵咋咋呼呼的大嗓门在电话另一头传过来,余飞扬把话筒离开耳朵远一点,眉眼里有了一点笑意。

他和楚涵、吴越、岳鹏飞四个人高中三年同学,三年的室友。

最后又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学。尽管不在一个系,任然想办法做了室友。

前一生的他无论如何落魄,这三个好朋友依然不离不弃。

“我有事,你帮我在学校里请假一个星期。”

“飞扬,什么事?要我帮忙吗?”

楚涵原来还在嘻嘻哈哈,听余飞扬有事要请假,顿时正经起来。

余飞扬虽然比楚涵他们几个人小一岁,却是他们四人组公认的‘大哥’。

只为余飞扬不光自己成绩好,人稳重、仗义。在高中时经常辅导他们。要不然,他们三个人根本不可能考取这所名牌大学。

“没事,我就是不小心摔破头了,需要休息几天”。

没等楚涵大呼小叫,余飞扬直接说出原因,并快速果断挂断了电话。

想着楚涵跳脚的样子,余飞扬突然感到心情好多了。

翌日上午,余飞扬从二个坛子各拿出几件东西,放在挎包里随身带着,其它的分别放了二个银行的保险柜里。

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又找了一个诊所把伤口换了药。

他需要小心做好一切准备,在他还没有强大的时候,保护好自己最重要!

回到家里他正想休息一会,听到有敲门声。

余飞扬谨慎的把家里的东西塞到床底下,才去开门。

看见门外站着的是房东李阿姨,余飞扬感到意外。

“李阿姨你好!请问你找我有事吗?”

这里的房租半年一付,到期还有二个多月。

平常这个房东除了收房租,是从来不出现的。

客气的把房东让进门,望着她问道。

“小伙子,这房子我要收回不出租了,你安排时间搬家吧。”

房东李阿姨和余飞扬一直是客客气气的,为人也还可以,今天竟提出这么不讲理的要求?

“李阿姨,我的房租已经付给你了,要到十二月底才到期。你现在要我搬家不合理啊?”

余飞扬心里奇怪甚至气愤,马上搬家?开玩笑!搬一个家有这么容易吗!

却只能耐心的和房东讲理。

“房租我退给你,你必须马上搬走。”

刚开始房东的眼神还有些躲躲闪闪,现在态度却越来越强硬。

“告诉我真正的原因,为什么要我搬家?”

余飞扬总觉得这里面有猫腻。

像这样大学附近的小区房子空闲的很少,但是能租给余飞扬这样稳妥安分的人,房东是很开心的。

“有人要买我的房子,价格给得不错,人家催得急我也没有办法,只能让你搬了。”

“能让我见见要买你房子的人吗?可能他们也是要出租的,我和他商量商量让我继续租下去。”

“你就不要罗嗦了,人家是不会租给你的。”

房东话一出口,脸上有些尴尬,态度越发的强硬起来。

余飞扬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想了想道:“李阿姨,我租你房子也二年多了吧?”

“你看这样,我过一个星期肯定就搬。你和买房子的人商量一下,剩下的房租你也不用退给我了。”

余飞扬静静的望着房东道:“这样你应该可以接受吧?”

房东看余飞扬不像是说着玩的,急口道:“那我们就说好了,你一个星期后一定要搬走,房租我就不退了。”

她可以白得二个月的房租,自然开心。

得到余飞扬的保证,房东终于离开了。

余飞扬越想越觉得不对,悄悄尾随在房东身后想看看究竟。

房东急匆匆的走着,余飞扬跟着到了一个商场的门口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

“陈萍萍!”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