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余飞扬重生1990 > 

嫌弃

第1章 嫌弃

子夜,余飞扬从剧烈的疼痛中苏醒过来。

睁开眼睛的同时,手下意识的捂住额头的伤口。

“怎么回事?我不是被车撞死了吗?”

脑海中最后定格的画面是一辆面包车失控般的冲向他。

随着“砰”的一声撞击,眼前一片血雾的他失去了知觉。

“咯咯咯”的一阵脚步声,一个人来到他床边。

“醒啦?”随着冷冷的声音,余飞扬面前出现一个年轻美丽的脸。

余飞扬懵圈了,怎么回事?

这可是自己曾经订婚过的未婚妻李灵年轻时的模样。

心神恍惚地从床上坐起来,他光着脚站到地上,伸出双手抚上她的脸:“李灵,真的是你?”

余飞扬犹如梦游般的呢喃着。

“啪!”一记狠狠的耳光落在余飞扬的脸上。

“不要脸!流氓!”面前明明一张年轻美丽的脸瞬间变得冰冷、愤恨,那眼中充满了鄙视和不屑。

“嘶!”疼痛感让余飞扬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急速的往四周看了一圈,身处的一个房间里有四张旧铁床,白床单白被子。看着脚下冰冷的水泥地,余飞扬震惊了。

这是医院!而且是记忆中老旧的病房!

自己是重生了?

摸摸额头的伤,看看眼前活生生站在面前怒气冲天的年轻李灵,余飞扬心神震撼。

重生在和李灵的订婚宴自己受伤的那天晚上?

重生在那个彻底改变余飞扬命运轨迹的夜晚?

“我警告你余飞扬,千万不要痴心妄想!你算是什么东西?想当上门女婿?软骨头、不要脸!”

李灵的声音在余飞扬耳边嗡嗡的响着,让余飞扬更加清醒的确定,自己是真的重生了。

前生的自己被养父以养恩逼着他答应了这婚事。结果却……

这个夜晚是余飞扬前生刻骨铭心、却又无法抹掉的伤痛记忆!

李灵依然在愤恨的发泄着:

“余飞扬,我告诉你,我已经有男朋友,他叫闻涛。长得比你高比你帅。他爸是银行行长,他外婆家在京都是名门世家。”

余飞扬心里苦笑着,李灵有理由生气和愤怒。

因为他的出现拆散了她和闻涛一对有情人。

李灵认定了是余飞扬毁了她的爱情和幸福!

望着李灵对自己的仇视目光,余飞扬庆幸自己的重生可以改变未来的一切。

“李灵师姐,请你冷静一点好吗?有话我们可以好好说。”

“我没有什么和你说的,你就是个臭不要脸的。你竟敢和我父母合起来毁掉我的幸福?我就是恨你!恨你!”

“滚!以后不要让我再看见你。”李灵压低的声音里有愤怒和伤痛。

余飞扬心里“呵呵”一笑,前生的自己是多么的渴望有机会“滚”得远远的。

擦掉伤口被打裂开滴露下来的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吐出来。

九零年的国庆节,江南省新河市市府李景平主任的第三个女儿李灵订婚宴上,未来的女婿余飞扬喝醉酒摔伤晕倒,送医院急诊。

而事实是李灵的二姐夫使阴招拌倒他,不巧却撞在桌子角上。

抬起头,余飞扬看着眼前的女子。22岁的李灵,刚刚大学毕业。身高165,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大眼睛水汪汪忽闪忽闪,脸上有一对小酒窝。

标准的貌美如花。美得出尘似仙。

前生的余飞扬逃脱不了“少年慕艾”的情怀,养父无情的拿了李家五万元钱后,让他当李家的上门女婿。

并且承诺断绝一切关系,不再往来。

因为订婚的对象是李灵,让大学里所有男生爱慕仰视的女神,余飞扬无奈却又期待的接受了这一门充满交易和屈辱的婚姻。

可是前生的李灵在她自己所谓的爱情里活得死去活来,完美的阐释了什么叫‘红颜薄命’。

余飞扬终究没有叩开李灵的心扉。

“我可以不出现在你的面前,请你也告诉你的父母,以后不要来找我的麻烦。”

余飞扬平静的说完,拿起床架上的外衣转身就走。

前一生的余飞扬被自己的善良、忍让、怜悯束缚得喘不过气来。

重生归来,既然老天给了他机会,就一定要活出精彩、活得扬眉吐气!

李灵却一把拉住了余飞扬。

“你就想这样一走了之吗?”

“你不是让我滚吗?”余飞扬压抑着心绪望着李灵道。

“你必须给我签字保证!”李灵递上纸和笔冷声道。

“呵呵……”

余飞扬从心底发出一声嘲笑,笑自己还是低估了李灵对他的藐视和抵触。

接过纸和笔签下自己的名字。想了想,手指抹了一下额头还没有干的血盖在自己的名字上面。

“这样可以了吧?”

余飞扬挑起嘴角凉凉的问道。

“哼,算你识相!”李灵抢过纸看了看,抬头傲娇的走出病房而去。

看见李灵离去,余飞扬索性往病床上四仰八叉的躺下去。

“笨女人!蠢女人!”

余飞扬在心里嘀咕着,“唉,离这个女人远一点吧!”

眼前出现的是李灵憔悴的脸和空洞茫然的双眼。

“但愿此生我们一别两宽,各不相扰。”

早上,余飞扬还睡着,被一声大吼闹醒了。

“余飞扬,你这个小贼呸!拿了我家五万元钱却要悔婚?你想得美!”

站在余飞扬面前喝骂的是李灵的母亲陈萍萍。

她手里挥舞着李灵和他签好的那份协议。

陈萍萍因为只生了三个女儿,被公公婆婆厌弃,被叔伯婶娘鄙视,自觉低人一头。好在丈夫李景平在市府任主任,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欺负她。

“我告诉你,从你养父拿了我家的钱,就等于把你卖给我家了。”

“你如果不乖乖的和我女儿结婚,我让你大学也上不了!”

“哼哼,你这个废物,胆肥了!欺骗我女儿容易,想诈骗我家我就让你身败名裂!”

陈萍萍的大嗓门,把病房里其他人都吵醒了。围在病房门口窃窃私语。

“这小伙子骗人家女儿还骗钱?太不要脸了。”

“就是,看看也是一表人才,做这么不要脸的事?真是人不可貌相。”

“看你们说的,如果没有这样的相貌,怎么能骗到女孩子还骗到钱?”

“对啊,我家儿子想多给女孩子一点彩礼钱,求婚还被拒绝了呢。”

看余飞扬漫不经心的根本不搭理任何人,旁观者都气愤起来。

“大姐,你就直接报警,让他把钱还出来。”

“就是,这样的年轻人就应该让他吃一点苦头。太嚣张了!”

五万元呐!

他们这些人的家里能拿出五千元就算是不错的了。

余飞扬听着陈萍萍的咆哮和其他人的议论,只管照着镜子把脸上的血迹擦干净。

望着镜子里年轻的脸,抚一下胸口,那里跳动的是一颗四十多岁老男人的心。不竟感慨不已。

“说完了吗?”收拾干净自己,余飞扬淡淡地望着陈萍萍问道。

这个女人一直对他恶声恶气,余飞扬难得能看见她的好脸色。

“噢!”

本来听着旁边的人都在帮她说话,陈萍萍正得意着。现在被余飞扬的眼神看得心里毛毛的,声音一下子卡在嗓子里。

“钱我没有看见一分,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们给谁的去向谁讨回来。”

“大学是我凭自己努力考上的,学费、生活费都是我自己赚的钱,你们有什么资格不让我上?你们到底有什么资格剥夺我上大学的资格!啊!”

余飞扬压着声音愤怒地责问道。

前生养父被李家怂恿瞒着余飞扬去学校办理了退学手续。

李灵的父亲李主任利用权力扭转了他的人生。

觊觎李灵美貌的人又一起打压他。

余飞扬狠狠的看着陈萍萍一字字道:“今生今世你们如果敢毁我的学业,我就敢到市里找领导说道说道。”

“看你家李主任是不是能一手遮天!”

余飞扬霸气回道,转身扬长而去。

“我余飞扬重生而来,我的人生我主宰!”

“我余飞扬要把前生欺我辱我的人狠狠地踩踩踩!全部踩在我脚底下!”

“我——一定要让你们葡伏在我的脚下仰视我!”

余飞扬握紧双手发誓!

陈萍萍愣怔的站在原地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就这么走了?”

“这小王八蛋竟敢这样嚣张!”

陈萍萍的气得浑身瑟瑟发抖,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眼里“啪啪”的能冒出火花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