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八万八彩礼 > 

暴露本性

第3章 暴露本性

而他的家庭条件仅仅可以买辆二手飞度,所以出去谈业务总是不成,让我给想想办法。

我当然知道谈成的业务首先是因为能力,而不是一辆好车。

但是因为爱,我答应了,我以自己需要车为理由跟我爸妈要了一辆50多万的宝马,这辆车后来就一直给陈辉开,我自己挤地铁上下班。

后来他又说他爸妈穷,每天种地很辛苦,买不起房子。

于是我又跟我爸妈磨,让他们给我买婚房……

现在想想,我真恨不得穿回去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我爸妈养我不如养块叉烧!

但是陈辉一开始并不是这样的,一开始他对我特别好,百般呵护,是会为了我一句想吃蛋糕半夜两点穿越大半个城市去给我买回来,别人口里的绝世好男人。

他其实并不算是我喜欢的那种男人,但是我逐渐沦陷在他对我的好里,慢慢对他产生了感情。

后来又为了这份感情,一再让步。

是从什么时候他变了呢,是我一次又一次地让步养大了他的胃口,还是他觉得拿捏住了,才暴露出了本性呢?

我不知道。

我咬了咬嘴唇,摸着自己的小腹。

那里此刻正有一个小生命在孕育,只可惜,我不能留下它了。

……

第二天,我在我妈的陪同下去流了产。

上手术台的那一刻,我的心都在颤抖,好像万箭穿心一般疼得我几乎喘不上气来。

我没有期待过这个孩子,但是它的意外到来却让我心里有了种奇妙的感情。

逛街路过母婴店的时候,我会进去看一看,想象着这些可爱的小衣服穿在它身上的样子。

我希望它能多随我一些,又希望它能更像陈辉。

我曾在夜里梦到过它的样子,小小的一团,叫我妈妈。

可是现在,我却要亲手杀死它。

我闭上眼睛,在昏睡的前一秒流下眼泪。

……

出了院后,我请了一段时间的病假在家休息。

康复的不仅是我的身体,还有我千疮百孔、筋疲力尽的精神。

……

就这么过了一个月,我拉黑了陈辉的所有联系方式,终于稍微平复了心情。

出了小月子后我回到单位上班,本以为风波过后可以安心重新开始,远离渣男了,却没想到陈辉他妈又开始作妖了!

她居然来我单位闹了!

第一天回单位,手头的事儿攒了不少,我正忙着写材料却突然听到门口一声尖利的叫声:

「秦媛,你个没教养的东西,你给我滚出来!」

我浑身一震,猛地拧过头去,只见陈辉他妈正死命地推着保安小哥,表情扭曲高声叫骂道:

「臭看门的,你给我死开!别拦着我!」

「管事的呢?管事得出来,你看看你们招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东西进来!」

同事们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一个个都抬起头来,活儿也不干了,伸着脖子看热闹。

一边的小祁轻轻戳了戳我,犹疑道:

「秦姐,你老公、不是,那是不是你前男友他妈啊?」

之前定亲的时候我在朋友圈发过合照,同事们大多见过。

我顿时感觉面色赤红,无地自容。

这种事儿在自己家闹起来已经很难看了,更别提到了外面,我只感觉脸都被人扒下来踩了。

经理听到声音也从屋里出来,他有些惊讶,赶紧上前道:

「大姨,你干什么呢?我们在正常办公,你这样会影响我们工作!」

「有什么事儿咱们私下说,来我办公室!」

「我不进去,我就在这说!大家给评评理!」

陈辉他妈发了疯似的,用手指着我吆喝道:「就是这个女人骗婚骗钱,为了攀上我儿子不择手段!用怀孕来要挟我们家!到了结婚日子说翻脸就翻脸!」

「我儿子命苦啊,请柬都发出去了又取消了,我们家的脸都丢光了,我不活啦!」

说着她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开撒泼打滚儿。

旁边一直和我不对付的同事小声嘀咕:「前一阵就听说婚没结成,看来小秦真不是个东西,估计是嫌他男朋友穷,攀高枝儿去了吧。」

我顿时怒火中烧,噌的一声站了起来。

这他妈的该死老虔婆,挨打没够,今儿我非得让她见识见识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我大跨步走到他妈面前,面无表情道:

「你说我骗钱骗婚,我到底骗了你什么钱?」

他妈一愣,随即继续撒泼道:「彩礼!你骗了我家的彩礼!」

这下同事们也都开始窃窃私语了,一个个看着我眼神不屑。

我捏紧了拳头,深吸一口气冷静道:「一开始说好了彩礼20万,你说家里没钱,给八万八,行,我同意了,然后这八万八还要我带回去给你小儿子娶媳妇儿,我他妈早就还给你了,我欠你什么钱,棺材本儿?!」

陈辉他妈脸色瞬间赤红,指着我鼻子骂道:「小贱人,你说什么呢,有爹生没娘养的东西——」

我没搭理她,继续道:「你儿子没房没车,这些年一直靠我养着,你一个月生活费就给五百!」

说着我转过头去看着同事们:「大家给我评评理,一个大男人一个月五百够什么,她儿子还要买电脑买球鞋,都是我出的钱!这些年光生活费我就砸了十好几万下去,吃软饭也没有这么个吃法的吧!」

同事们纷纷点头,组长王姐干脆嘲讽道:「大姐,你这算盘儿打得美国都听着了,感情你们家这是想吃绝户啊!」

另一个大哥也乐了:「吃软饭的见过,这么软饭硬吃得没见过,真是长见识了。」

我继续道:「你还逼着我把我爸妈的房子给你小儿子一套给他结婚用,不给就不结婚,咋的,你儿子是出来卖的,卖给我们家了?」

我盯着陈辉他妈喷火的眼睛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容,不屑道:「你那废物儿子,也能卖一套房?你做梦呢?!」

陈辉他妈理亏,被我一顿怼说不出话来,涨红了脸就猛地站了起来,也不打滚儿了,对着我的脸扬起巴掌:「这就是你跟长辈说话的态度?!今天我就替你爸妈教教你——」

她的巴掌没来得及落下,我一把稳稳地掐住了她的手腕,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一字一顿道:

「你今天动我一下,我肯定弄死陈辉,他的工作是谁安排的你是不是忘了?」

陈辉他妈听完我说的话,瞬间结巴了。

她估计也想起来凭陈辉那个二本学历找不着什么好工作,还是我爸把他安排进了朋友的公司。

「你、你……你他妈的说什么呢?我们家虽然条件一般,但是我们辉子有本事,都是凭自己打拼的!」

「我是心疼孩子!要不我们老陈家会让你这种人进门儿?!」

好一个凭自己打拼,说出来的话自己信吗?

我看够了这对恶心母子继续演戏作法了,最后我把目光投向她,「我告诉你,以后不用再拿孩子来要挟我了,我已经打掉了。把我的车三天内给我还回来,不要再骚扰我,三天没还回来,我就报警了。」

随后我转身离开。

一听我把孩子打了,陈辉他妈傻了,片刻后她尖叫道:

「秦媛,你给我站住,你有什么资格打掉我的大孙子?你给我说清楚!你赔我精神损失!」

我忍无可忍,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

「你闹够了没有,刘队,把她轰出去,不准再放她进来!」

经理大喊保安。

这次一米九人高马大的保安小哥没再留手,拖小鸡仔似的把她拖了出去。

被拖走的时候他妈还在不停地辱骂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