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八万八彩礼 > 

婚礼不办了

第2章 婚礼不办了

「闹大了我看你怕不怕!」

我胡乱擦掉眼角的泪,不再多说,猛地挂断了电话。

我妈凑过来,眉头紧锁:「是不是陈辉他妈……又出啥幺蛾子了?」

我带着哭腔道:「他妈说了,让我把彩礼带回去,还要把房子过户给他弟弟,不然就不结婚了!」

我妈脸色登时惨白一片,随即又涨得通红!

她眼里怒气抑制不住的喷涌而出,嘴唇气得哆嗦起来:

「不办就不办!」

「咱们家都赔钱嫁姑娘了,他家还……还这么不要脸!」

我用尽全力把眼泪逼了回去,拿起手机给酒店打了电话:「不好意思,我们婚礼不办了。」

酒店工作人员先是愣了一下,估计是没想到都要开场了突然不办了,他有些为难道:

「秦小姐,您这样我们很难办啊,都这个时候了,您的钱我们没办法退啊。」

我强撑着情绪道:「没事儿,不能退就算了。」

都这样了,也不差这几万块钱了。

这个婚我基本上等于自己娶自己,我没要三金、没要钻戒,手上戴着的还是陈辉花了几百块钱买回来的莫桑钻。

我没要房没要车,只要了为了充面子的八万八彩礼。

然而我家付出的,又何止十八万八。

我为了感情退步,他们却蹬鼻子上脸,全家人都试图趴在我身上吸血。

现在更是让我把我父母给买的房子给他弟弟。

我所做的从未求得感谢,因为我把他们当做一家人,不想算计,没想到换来的是步步紧逼和得寸进尺。

我真的受够了!

一天得兵荒马乱后,婚礼终于取消了。

忘了我打了多少个电话,赔了多少不是。

我们老秦家的面子都在这一天丢干净了。

晚上我哭着抱着我妈,我妈生我养我,我不但没让她享一天福,上了年纪还要跟着我操心。

然而我爸妈却没怪我,只是摸着我的头安慰道:

「也好,要是结婚再出了这档子事儿那真是哭都没地方哭。」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们媛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我以为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结果第二天一大早,陈辉和他妈居然找上了门。

他妈重重地砸着门,大嗓门透过门传了进来。

「秦媛,秦媛!你昨天什么意思?因为几句话,婚礼就不办了?你让我们老陈家面子往哪里搁?」

「亲戚都来了,酒席给取消了?!秦媛,你给我出来!」

我们家的老小区隔音很不好,周围的老邻居都认识了几十年,他妈这么一嚷嚷,整栋楼估计都听见了。

我爸气得把手机一扔,大跨步地去开了门。

陈辉也没跟我爸打招呼,皱眉朝我道:

「秦媛,你也真是的,我妈也没有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何必闹成这样子?」

我坐在沙发上目瞪口呆。

真是小刀拉屁股开了眼了,感情他们家觉得这都是我的错啊!

没给我说话的机会,他妈又接上了:「秦媛,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什么处境?跟了我儿子这么多年了,现在又怀上孕了,传出去,谁还要你?」

「你不赶紧攀着我儿子还作妖,你脑子进水啦?!」

我已经听到邻居们开门看热闹的动静了,想先去把门关上不要丢人,可是他妈却叉着腰站在门口,故意提高了音量。

我气得浑身血液直冲头顶,再也忍不住指着他妈鼻子大声道:

「明明是你们昨天不来接亲!婚车婚房我家出了,酒席我家出了,彩礼我也不要了,现在还来蹬鼻子上脸要房子,你真以为你儿子镶钻了!」

「我他妈宁愿把孩子打了也不跟你儿子结婚!」

陈辉他妈气焰更盛:「你装什么逼呢,不就套房子吗,你家有那么多房子给一套怎么了,再说结了婚你家的东西还不都是我们辉子的!」

陈辉一惊,随即去捂他妈的嘴:「妈!——」

我恍然大悟!

怪不得他妈敢这么得寸进尺,原来一直是打着吃绝户的主意。

找了我这个城市独生女,他们就真觉得以后我家的东西就都是他们的了,提前拿一套房子怎么了。

我转头看了一眼我爸妈,我妈浑身发抖,脸上青红不定,看着简直要直接厥过去了。

陈辉他妈还在大放厥词:「我告诉你沈晓燕,你这辈子就是个失败的女人,连个带把儿的都没生出来!」

她神情自得,似乎对自己生了三个闺女后又生了两个儿子大为骄傲。

「你们以后有人养老送终、摔盆儿号丧吗?还不是得指望我儿子!」

我爸妈都是文化人、大学生,哪里见过这么一套泼妇做派,气得嘴唇直哆嗦,指着他妈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顿时怒从心头起!

骂我可以,骂我爸妈不行!

反正我也不打算结婚了,干脆恶向胆边生,上前一脚把陈辉他妈踹了出去!

「妈的老杂碎,你死了我肯定找人哭丧!」

他妈万万没想到我敢动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傻了一会儿后就开始大声哀嚎:

「打人啦!打人啦,儿媳妇儿打婆婆啦!救命啊——」

陈辉也拧紧眉头冲上来扬起巴掌:「秦媛,你他妈敢动我妈,我!——」

他还没说完,我爸就冲过来抄起家里的扫把一把打在他身上:「快滚!不然我就报警告你们寻衅滋事!」

我妈干脆拿出手机来作势要打110。

这下陈辉怕了,他怕闹大了影响他工作。

平时温文尔雅的我妈这时真忍不住了,「陈辉,你真以为我们家是吃素的!现在什么也不用说了,就当我们家瞎了眼了,赶紧领着你妈滚蛋!」

「行!」

「不结就不结,秦媛,你等着!咱们走着瞧。」

陈辉撂下一句狠话,回头怨毒地看了我一眼。

他妈还想撒泼打滚,陈辉却怕我家真的报警,三下五除二把他妈扶起来拽走了。

这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心里五味杂陈。

我不是没有为陈辉付出过。

但是人都是有底线的,为了爱他,我可以让步,却不可以被一次又一次地践踏底线。

大学四年,陈辉一个月生活费500,我一个月5000。

我爸妈觉得女孩子要富养,不能心疼钱。

但是其实一开始他也不是这样的,是后来他知道我的生活费后,他妈就把生活费从1500缩水到了500。

他只跟我说是家里条件不好,但我很清楚他妈的意思。

无非是觉得跟我在一起了不花我的钱白不花,占我家的便宜罢了。

这四年里,他几乎一切需求都是我买单。

他的衣服鞋、我们出去吃的饭,甚至他摆得阔请舍友吃饭都是我买单。

一个月五千生活费是不少,但是平摊在两个人身上压根就不够用,在女生爱美的年纪,我没有为自己买一套好的化妆品。

大学毕业,陈辉告诉我刚入行,同事们都开豪车,这样出去谈业务事半功倍。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