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邪棺龙婿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我出生的第二天,我爹疯了。

嘴里连连喊着:“有鬼,有厉鬼!”

他还一直想把我摔死。

终于,在我六岁大的时候,我爹找到了机会,抱着我,跳了井!

井是枯井,深有三丈。

父亲死了,我毫发无损。

父亲死的时候,一脸的解脱!

后来,爷爷把我养到了九岁。

这三年间,爷爷每晚都会陪我睡觉。

睡前,他总会盯着我看上半天,小声呢喃,至于内容,我听不真切。

我也能感觉到,爷爷看的人,并不是我。

而是我身体内藏着的某个人!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我九岁生日那天。

那天,爷爷对外宣布:

他林远山,要算最后一卦,这一卦,能让任何人家财万贯,一步登天!

而这卦,只有两个条件:一是得到这卦的家庭,必须有个八岁的独女,而且保证以后不再生二胎。

二是这家需要和他签下婚约,等到十年后,独女必须嫁给他的孙子。

消息一出,死气沉沉的村子,很快就变得人山人海,水泄不通。

都是来找我爷爷林远山求卦的!

其中,无论贫穷富贵,市井小民还是权势滔天的大人物,无不对爷爷卑躬屈膝。

这天,爷爷一共选了九百九十九个女童。

一直选到第一千个女童的时候,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那女童的父亲,是一个落魄的教书先生,叫陈寿,穷困潦倒,只是过来试一试,没想到还真被爷爷选上。

签订婚约后,爷爷把凤形玉佩交给陈寿,千叮万嘱,要那个女童贴身佩戴,即便睡觉洗澡也不能摘下!

陈寿回去,按照爷爷说的做了,果然得了一场天大的富贵,成了当地的首富。

与此同时,九年期满,村里果然也富起来。

只是爷爷的身体却急转直下,从此卧床不起,不吃不喝。

村里人都说,我爷爷已经时日无多,要我做好送终的准备。

订完婚约后的第七天晚上,村里来了一个老头,直接找到我家,对我说:

“你爷爷死了已经九年了,我来送他最后一程。”

话音未落,屋里就传来爷爷的咒骂声。

“放屁!我还没死呢!”

老头轻轻一笑,径直走进爷爷房间。

房间昏暗幽黑,爷爷躺在床上,他的表情,我看不太真切。

他指着老头,幽幽开口说:“叫他黄爷爷。”

我点点头,恭敬叫道:“黄爷爷。”

老头脸色一变,颤着声道:“老林,一天都延续不下去了吗?”

爷爷叹了口气,笑着回答:“九年前,我以命算天,早该死了,因为放心不下小九,苟活于世间九年有余,也算值了!如今,只能将小九托付给你了!”

我坐在一旁,眼中不断流着泪花,不知道说什么好。

“但我可是孤命,你真放心把你孙子交给我,不怕他被我克死吗?”黄爷爷说。

爷爷轻笑着开口:“谁克死谁,还说不定呢。”

黄爷爷看了我一眼:“难道......”

“这孩子是老三从苍山带回来的,天生九阴体,鬼命犯孤煞,我林家实在是镇压不住。”

爷爷收起笑容,长叹一声,道:“所以由你这个孤命来带,再好不过。”

“苍山,难道是那口天煞大墓?”黄爷爷一惊,表情瞬时顿住。

爷爷“嗯”了一声:“所以我给他取名九,至阳至刚,然后又找了个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女娃,用九阳之命来压他的九阴之体,这才给他把命转过来,现在好歹不会连累村子。”

黄爷爷了然地点头。

突然,爷爷直挺挺地坐起身来,一脸严肃道:“小九和那女娃,必须完婚,不然到时只怕会天降阴煞,百鬼夜行,阴阳颠倒!”

黄爷爷还在咧嘴震惊着。

爷爷就已叹出最后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僵硬地倒在了床上。

“爷爷!”

我连忙哭着上前搀扶。

可当触碰到爷爷的皮肤时,我顿时被吓得停止了呼吸。

只见爷爷的皮肤早已腐烂,白骨和发黑的血肉,露了出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