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巅峰战婿林江 > 

未婚妻

第3章 未婚妻

在看到贺薇的一瞬间,林江就认出了对方。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个穿着开裆裤的丫头片子长大后,竟然出落得这般标志,第一眼看到,饶是他都免不了一阵恍惚。

“嗨,老婆大人。”见对方一直盯着自己看,林江的嘴皮子又痒了。

......

贺美集团门口。

过了大概三分钟不到,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林江面前缓缓停下。

车内的人放下车窗,冷着脸看了眼林江,“上车。”

利落的翻身上车,林江笑呵呵的看着驾驶座的贺薇,“老婆大人好啊。”

贺薇面露厌恶的看了眼林江,眼中不乏打量之色,在看到对方一身的泥点子后,硬邦邦的移开了视线。

林江系好了安全带,一双眼睛毫不掩饰的,直勾勾的看着身边的贺薇。

看着那张脸的瞬间,林江忍不住咋舌。

这真的是他曾经的的青梅竹马贺薇?

啧啧啧,果然是女大十八变啊,和以前那个穿着开裆裤总是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跟屁虫判若两人啊。就是那一双似乎能冻死人的桃花眼有些不尽人意。

“亲爱的,你要是开车累了,不如换我来吧。”林江笑眯眯的看着贺薇。

“林江,注意你的言辞!”贺薇本就阴沉的脸色又黑了些,“我现在和你什么关系也没有,不要说一些让别人误会的话!”

林江被美人冻得一个哆嗦,很明显,这位大美人并没有认出自己。

意料之中,毕竟已经过去十年了,这丫头能记得他才怪了。

而且他这种死过一次的人,有人记得反而不好吧。

想着,林江摸了摸鼻子干笑道,“这不就是早晚的事情么,我名字现在可都上了你们贺家的户口本了。”

“你......”贺薇气结,没想到这人竟然是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尤其看到对方这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模样,她就生不出一丝好感。

在得知自己有这么一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夫后,贺薇就一直在反对这门婚事,原因很多,她觉得这是一笔交易,最主要的是,她对这个所谓的林江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如今见了面,也只有讨厌!

况且她听说这小子一直呆在乡下,而且好巧不巧的,他的名字竟然和......

贺薇闭了闭眼,强行打断了自己的回忆。

眼下不说她容不容得下林江,就算是这座包容性极高的城市,都未必有这个人的容身之所!

“林江,我觉得有些话我们还是有必要说清楚,首先,我绝对,绝对不会和你结婚的!”贺薇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吧......”林江听了这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毕竟两人除了小时候零零碎碎的印象,确实再没有什么交集,更别说感情基础了,林江一见面就叫人亲爱的,那全是他脸皮厚实。

“不过你放心,看在爷爷的面子上,我可以把你留在贺家,但是除此之外,你和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明白么?”

“可如果老爷子非要我们结婚怎么办?”林江一脸无辜的看着贺薇。

听到这话,贺薇的眼眶瞬间红了。

她不想和面前这个男人结婚,而且她也反抗了,可爷爷那边,永远是一道过不去的高墙。

看到贺薇这般模样,林江耸了耸肩,扭头看着窗外,“不如这样吧,老爷子年纪也大了,迂腐是迂腐了点,但初心都是为了我们好。”

“你既然不想结婚,那简单,咱们就对外说结婚了,做做样子让他老人家放心,对内,我们就各过各的。”

对于一个没什么交集的女人,尽管对方生的标志,林江也是没太大兴趣的,尤其对方还是被逼的,要知道,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强求。

而且,和他这种人过多纠葛,确实不是什么好事。毕竟他这次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复仇,至于薇薇......

林江心中泛起几分苦涩,他只想让她好好的......

听到林江的话,贺薇不由得松了口气。

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个男人死缠烂打。

爷爷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逼也得把自己逼的嫁给这个连贺家门槛都够不到的男人,如果这个男人顺水推舟,那自己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反抗的机会!

“这是你说的,好,相应的,我可以给你一定的补偿。”贺薇长呼了一口气道。

“什么玩意?”林江被这突如其来的故事走向惊愕了。

这不是霸总小白文里女主才会遭遇到的玛丽苏情节么?谁能想到,他一个身价千亿的隐形大老板居然也会遇到,还是被一个女人,理由是,不要结婚。

消化了这个信息后,林江索性顺水推舟,“好吧,我不多要,这个数。”

说着,他用食指比划了个一。

“一百万?”贺薇微微蹙眉。

林江摇头,“太多了太多了,你就一个月给我一千块钱零花钱好了。”

开玩笑,一百万他倒是想要,但是要是让山里的老东西知道,不得打断他的三条腿?

一个月一千?够干什么?

贺薇真的乐了,果然是一直呆在乡下的,没见过什么世面,一个月一千块钱就能满足,可笑。

“好,就按你说的。”贺薇冷笑一声,答应的爽利。

“那之后我就住在你家了啊。”林江笑嘻嘻的看着贺薇道。

贺薇有些厌恶的移开了视线,闷声道,“可以,不过在我家,你一切得听我的。”

“啊?”听到这话,林江一脸的为难,

二十分钟后,何家。

大厅里,穿着中山装,两鬓斑白的老人抿了口茶水,看着眼前死死压着脑袋的几个人,叹了口气。

“爸爸,当时就是这么个情况,您知道的,我最听不得别人对你出言不逊了,那小子......那小子还说你是老东西,这我肯定不能忍了啊......”

何雅小心翼翼的站在老人面前,完全没了之前在林江面前的气势。

听了这话,何百川不怒反笑,他拍了拍膝盖站起身,摇头道,“这小子几年不见,还是那个德行啊,和他师傅那个老家伙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算了算了,我猜你们也请不动他,不过你刚才说,他会在津北待一段时间是么?”

“是的。”看着父亲的反应何雅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听了这话,何百川喃喃道,“能让他亲自过来处理的事情,想来不是什么小事,这样吧,小雅你派人多多留意,要是他遇到了什么麻烦,及时知会我一声,知道么?”

“知道了,爸爸。”

“对了,以后你再碰到那位小兄弟,不许再像今天这么无礼知不知道?”何百川不忘叮嘱道。

“凭什么呀?!”何雅本来就因为父亲的不怪罪有些不岔,一听老爷子这么说,瞬间不干了。

然而,何百川接下的一句话,却让她如坠冰窖。

“就凭他师傅让我们何家有了今天!若是没了那位老先生,我们何家,什么都不是!”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