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以婚为名,画地为牢 > 

一对狗男女

第3章 一对狗男女

听着孩子嘴里说出来的话,沈青禾几近崩溃。

童童见她难过,擦了擦她的眼泪,问道:“青禾妈妈,什么是表子?”

深夜。

谭方明未归。

周鑫没来接孩子。

沈青禾蜷缩在沙发上,整夜未眠。

天亮时分,她去洗了个澡,给谭方明发了个消息,然后带童童去了医院。

一个小时后,谭方明跟周鑫匆匆忙忙赶到医院。

“童童呢?沈青禾你怎么照看孩子?这么大的人连个孩子都看不好,你还能做什么?”

谭方明上来就一通指责,神色间满是焦急。

周鑫也是,她气急败坏地质问:“童童到底怎么了?青禾,你到底怎么看孩子的?”

两人站在一起,串通一气,指责着沈青禾。

她却只想笑。

呵呵,看看人家两人多登对?

一对狗男女!

而她是有多傻,这么多年蒙在鼓里,竟然丝毫不觉。

她恨不得当场手撕这对渣男贱女。

但她忍住了,来之前,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她清楚,现在她还不能撕破脸。

人可以扔,但属于她的财产,一分都不能少,她不能让这对狗男女太逍遥快活。

沈青禾就这样站着,暗暗打量着两个人,他们的衣服十分凌乱,可见来得匆忙,甚至,她还闻到了两人身上有着相同的香水味。

那种浓烈的,充满激情的香水味。

直到两人骂够了,她也看够了,才抬头看向两人,佯装不解地看着两人。

“老公,鑫鑫,你们为什么冲我发这么大的火?我已经问过童童幼儿园老师了,她可能跟别的小朋友发生了点碰撞,胳膊上蹭了一点皮,我怕感染,才带她来医院检查,我真的很小心了,生怕童童受伤,童童也是我的干女儿,我能不疼她吗?”

沈青禾说着,还抹了点眼泪,十分委屈的样子。

谭方明跟周鑫一愣,没料到是这种情况。

“青禾,对不起,我是太着急了,你没当妈,不知道当妈的心,童童就是我的命,我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想她受伤,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瞧瞧!

贱不贱?

自己做着贱人,还得往她心口上扎刀,她当不了妈妈?她为什么当不了妈妈?

你见过谁能自己怀孕的?

“我不生气,你也是担心童童,也怪我没说清楚,只要童童没事就好。”沈青禾忍着心底的恶心,维持着一贯的善良。

现在她不能打草惊蛇,必须先把财产弄清楚。

谭方明语气也缓和了下来,见她穿着单薄,将外套脱下来搭在她的肩膀上,“青禾,是我误会了,对不起。”

沈青禾顺势抱住了他的腰,“老公,没事,你为了这个家辛辛苦苦赚钱,是我没本事,其实童童就一点小伤,我自己带她来检查一下就好,不该给你们打电话,耽误你们谈业务了吧?”

谭方明身体不自觉地僵了一下,不着痕迹地推开了她,“刚刚喝了不少酒,那群人还在房间里抽烟,别熏到你。对了,明天是我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有没有想要的礼物,我买给你。平时我工作太忙没时间陪你,这次你可要选个好点的礼物,让我弥补一下心中的愧疚。”

为了不引起她的怀疑,谭方明转移了话题。

“嗯。”沈青禾轻轻点了点头,一副心满意足的懂事模样。

这一次,即便谭方明不说,她也会选个好点的礼物。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