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百无禁忌叶少阳 > 

煞毒丹

第3章 煞毒丹

叶大公不敢怠慢,领着青云子一路上山,一刻钟后,来到张寡妇坟前。青云子以自身罡气测了一下,嘀咕道:“这坟不对劲,怎么里面有两股煞气,其中一个还是孩童!哎呀不好!快,掘坟开棺,我要看个究竟!”

叶大公面露难色,“这……张寡妇男人半年前死了,生的是遗腹子,家中再无亲人,倒是没人来闹,可是妄自掘坟……这事如果让村里人知道,不好交代。”

青云子怒道:“不开棺,等这恶煞成形,你们全村人都要死光!”

叶大公一怔,方才意识到事关重大,请青云子稍后,自己飞奔下山,叫了几个后生,每人扛着铁锹,一起来到坟地。路上几个后生已从叶大公口中了解到事情大概,加上叶大公许诺的好处和独自承担责任的保证,当下毫不迟疑的动手挖坟。

在这段时间内,青云子取出五把小旗,颜色分别是金、绿、褐、白、红,对应五行之位,围着张寡妇的坟插了一圈,又在乾位和坤位各点上一炷摄魂香,这时候坟也挖开了,几个小伙子看到鲜红的棺材板,都有点退缩。

“你们闪开,退到五行旗外面去,切记不可进来。”青云子走到坟前,感觉到一股股阴煞之气扑面而来,心中也是吃惊不小:隔着棺材板,居然还有这么强的煞气渗透出来,棺材里的那位可是够邪门的。

青云子一眼看出棺材板没有钉,当下抖擞精神,用朱砂笔在右手掌心画下一个“敕”字,默念咒文,右掌拍在棺板上,大叫一声:“起!”

几十斤重的棺材板,居然被他一只手提起来,抛在一边。

叶大公和几个小伙子好奇地伸头张望,只看了一眼,当场石化,愣了十几秒钟,才有一个后生失声惊叫:“天哪,死人居然长出牙了!”

女尸的口中,两排犬牙交错——不是两只,是两排!在阳光下泛着森然的冷光。

青云子目光如电,在女尸身上扫过,落在她鼓鼓的肚皮上,神色大变,转头瞪着叶大公,“这特么是难产?”

“真的是啊……”叶大公吃惊道,“因为她死的凶,我们找大仙问过,大仙说母子必须分开掩埋,不然就要闹鬼,所以我们把孩子埋到山西头的乱坟岗了。”

青云子点点头,喟叹道:“那人倒是没说错,难产而死,母子不能聚首,以免互相依恋,鬼魂各自不散,封闭在尸体中,久而久之,吸收阴气成为母子恶煞,加上这对母子头七赶上鬼节,煞气更重。”

叶大公望着女尸两排可怕的獠牙,颤巍巍道:“那这尸体……”

“七七四十九天已过,母子恶煞已成,非是一般邪物。”青云子手指女尸的肚子,“婴煞,就在她肚子里!”

啊!”叶大公等人一起惊叫出声。“这怎么可能啊?”

青云子叹了口气,“显然是有人把婴孩取来,母子合葬,也唯有这样,才能顺利取下女尸的尸油,这本是苗疆蛊术邪法,没想到今天还有人用。老头儿,你家得罪的这个人,不简单哪!”

猛然抬头望天,已是五六点钟光景,日薄西山,一天就要过去。

“今日开棺惊动了尸煞,必须在天黑之前处理干净,不然后患无穷,你们快去准备些汽油和木柴,还有朱砂,越快越好!”

叶大公命令之下,几个小伙子飞奔下山,各自找东西去了。叶大公抖抖擞擞的问青云子:“道长,你说这母子已成……什么尸煞,为什么一动不动?”

“再强的尸煞,也是惧怕阳光,到了晚上,那可了不得,贫道虽可收伏,但恐尸煞暴走,伤及无辜。”

青云子把叶大公赶到一边去,自己解下背包,从中取出一干降妖捉鬼的用具,开始布置灵坛。

刚布置完,几个后生回来了,抬着一大筐木柴和几桶汽油,身后跟着一大波前来看热闹的村民。叶兵夫妻也在其中,一见面叶兵就向父亲汇报:“少阳他服下道长配的药水,好多了,我娘回来在伺候着,我们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

叶大公听说少阳好些,心中稍安,对着那几个后生训斥道:“谁让你们大张旗鼓的宣传,把大伙都叫来了!”

“无妨,人越多越好。”青云子目光中透着一丝狡黠,从众人身上掠过。

事不宜迟,他命令几个胆大的上前,把木柴堆在棺材四周,浇了两桶汽油在上面,然后铺上一层朱砂,自己点燃一道符纸,默念一遍咒语,丢了上去。

大火腾的一下烧了起来。

青云子盘膝坐定在灵坛前,口中朗声念道:“茅山三十八代传人青云子奉祖师敕令,上祷三清,下告阴冥,碧落黄泉,证吾道心,荡平妖邪,天地清明,六丁六甲,阵前听命,玄坛黑虎,天师有请,今日开坛,除魔务尽!”

一边作法,为大火施加一股道家纯阳罡气,以助尸煞的炼化。

十分钟过去,棺材已经烧成一堆木炭,里面的女尸却是容颜不改,连衣服都没烧着,一丝丝白色的阴寒之气从她身上不断溢出来,隔绝着火焰。

围观的乡民目瞪口呆,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相信光天化日之下,会发生这等怪事!

“孽障!”青云子猛然起身,怒叱女尸:“我好心超度你们母子,居然不知悔改,蚍蜉撼树,抵抗仙家神威,我这便让你们元神俱灭!”

当下咬破手指,在一张灵符上飞速画了几笔,手一挥,符纸飞入火焰,却未燃烧,直接贴在了女尸的额头上,青云子双手结印,开始作法。

女尸身上不再有白色气息释放,火焰一点点近身,先是衣服燃烧,接着皮肤也被烧的冒出油来,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很快皮肤燃尽,青白相间的肉体暴露在大火中,青筋交错,被烧得萎缩,像是一条条蚯蚓在火中扭曲挣扎,看着很是恶心。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