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红颜未老恩先断 > 

第一章

第1章 第一章

头痛愈发严重,药已起不了作用。

吐的比吃的多,昏比醒着的多,出气比进的多。

深知自己大限将至,不免在醒着时还想做些什么,他以前就来的少,现在那名蛮夷女子来了,便更见不到他了。

我让灿儿取来缎与稠丝与线,帮他做襟带。

醒着的时间越来越少,做起来越来越难。

外边的裁缝总做大,实质上他腰细,总不合身。

他习惯我做的。

做了很多,估计我走后还够他用一阵子的。

砰!

远处乒乒乓乓的闹腾的很,

下人过来通报,

说怡香宫的夫人来了。

我坐在中堂做襟带,没有理会。

她自己带着侍卫进来了。

“姐姐知道什么是降头吗?”

我笑了笑,

“直说吧。”

“我前几日去街上,一个老道拦住我说我让人家下了降头,会诸事不顺。恶疾缠身,说不好还会有血光之灾。”

“你要搜我的地方。”

我头也不抬。

她站在那,许久没有回我。

须臾,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实际上头疼至如此,我是看不清任何人的,但他我还是能一眼认出来。

不过离得远,胖了瘦了恐怕是看不出。

我此刻很想他离我近些,

抬头冲他的方向笑了笑。

“你也想查吗?”

他没有答话,

我笑着摇了摇头,

“算了,你们查吧。”

不出我所料,

不出半炷香,小降囊便从我枕下找了出来。

她接过看了一眼递给了阿然。

我接着做襟带。

“你被下降头。”

我笑了笑,

“何时出的宫,没有禁牌如何出的宫,王上陪着你了吗,哪里的老道,宫建在汴京,城外老百姓说到都是豫地的方言你一个外域女子如何听懂的。”

我换了根针,

“这么多殿,这么多人,偏偏选我这间侧卧房,来了直奔床边。”

阿然看着我,我知他难,可我也难,我无力的苦笑。

眼已经看不清手中,针刺穿了皮肉。

隐隐感觉,指尖的湿润浸湿了襟带。

“王上~我没有,我没有冤枉她。王上~”上方传来的啼哭声比腥甜味还让我犯呕。

阿然没有讲话,

“王上~我没有,你相信我~”

我听得难受,也听得想笑。

不用抬头,也能感知阿然那副无奈的面孔。

我了解他,他打小便怕女孩子哭,所以那么多年,我哭从不出声。

我轻出一口气。

慢慢起身,

朝他们拱手行个懒散的礼。

“对不起,”

城外传的我用兵入鬼,变幻莫测,简直胡吹大气,我此刻看起来分明就是个笨蛋。

“降头我放的,我嫉妒婵儿小姐的美貌,嫉妒她独得王上的偏爱,我无耻下流,请二位责罚。”

阿然看着我,

好像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算了算了,知错便好。”

我终于听到他的声音了。

待我直起腰,他们二位已离去。

我笑着摇了摇头,回到了位子。

刚刚看不见,碰掉了正做的襟带,还没有打扣,丝开了,跑了一地。

没办法,重新来过。

黄昏时,一人来到了后院子里的秋千上。

梧桐更添细雨,恍恍惚惚,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

远远的,看见十六岁的阿然骑着那匹汗血宝驹朝我奔赴而来。

我笑了笑,将触碰到他之际,散去了。

传闻人之将死,会看到自己平生最为珍重之人之物。

“灿儿。”

我唤来了这个不知从哪里野回来的疯丫头,帮她摘了摘鬓边的细叶。

命她去药膳监同我煎些药。

风愈发凉了,我却不想回去。

一个人,太黑,太冷,打心底怕。

灿儿笑着捧来一盅浅黄的药汁递过来。

我笑着接过来,

可还没等我喝一口,那茶盅就被染红了。

“咔嚓——”

灿儿一脸慌忙的来扶我。

我摇摇手,同她打了个手语,然后抽出帕子做了个遮挡的动作。

可怜的灿儿又聋又哑,可一下就明白过来。跑到屋内帮我倒了一盅清水。

我漱了漱口,

这腥甜味着实恶心。

扯帕子拭了拭唇边的鲜红。

算了算,近几日没有敌军来犯,北部驻边的军队可能快没粮草了。

吩咐将军府那位新来的小少将军去分派,这个孩子只有十六岁,虽然年龄小,可胆子和谋略都不错的。

正好给个锻炼和树军威的机会。

不知为何,

总能从他身上看到阿然以前的影子,

记得阿然第一次带兵打仗那年也是十六岁。

那会我才十三岁,很怕,但脸上沾着血还能和他同骑一匹马从战场上杀出去。

都是他护着我。

我给他出招,缩在他前面。

他都听,也都有用。

只要他在,我就特别安心,安心的为他出谋划策,安心的被他保护。

夜尽了,天边冒出一缕鱼白。

不知不觉我坐在桌边又熬过了一夜。

灿儿倚在门边睡去了,浅浅的鼾声很让人安心。

可能是因为那是我望而不得的活气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