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穿越农女逆袭路 > 

第6章 这手艺也是没谁了

第6章 第6章 这手艺也是没谁了

“没,我没说谁。”陈豆丫说完缩在陈安康身后,一双眼睛怯懦的看着苏小扇,瘦弱的手抓着陈安康的衣服,脚分叉开,做出逃跑的姿势。

“噢,可能我听错了。”苏小扇说完回过头继续翻炒,心里狐疑不已,难道刚才真听错了?手脚不利索,耳朵也不好使了?

陈豆丫看苏小扇没有发火,这才放下心来,她拉着陈安康去外面放桌子摆碗筷,不到十五平米的房子里,只剩下了苏小扇和陈大壮。

菜盛出来,苏小扇有些发窘,这点还不够她一个人吃的呢,待会五个人吃饭,这怎么够呢?以前她做直播的时候,可是能一次性吃掉一大盆小龙虾的。

一想到那些美食,苏小扇忍不住吧嗒了下嘴,以前她是吃给别人看的,山珍海味都味同嚼蜡,唉,此一时彼一时了。

陈大壮探究的看着苏小扇,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盯着菜发呆,看来以后他得多打些猎物多买些菜回来才行。

饭菜上桌,低矮的桌子周围,四个人一人占一边,苏小扇因为动作不便,做了个高凳子,此刻竟然有种人高马大的感觉。

她拿着筷子无所适从,看到青菜碗离两个孩子有些远,就往他们前面推了推,陈安康和陈豆丫赶紧看向陈大壮,这苏小扇这是咋了?

以前即便陈大壮在家,苏小扇也是先吃她的,从来没说在吃的上谦让过,他们不禁偷偷看了眼苏小扇,苏小扇正好抬头,看到两个孩子看她,苏小扇朝身上瞅了瞅。

“怎么了?”

苏小扇不解的问,两个孩子赶紧摇头,低下头吃自己的,苏小扇也就不再理他们,专心吃起饭来。

这顿饭,苏小扇吃了半个窝头,一碗米饭就不吃了,窝头实在难以下咽,咽一下感觉喉咙被砂纸拉过一样,很不舒服,她想看看古代的夜是怎样的,就起身走了出去。

她清晰的听见,身后陈安康和陈豆丫相继呼了口气,她自嘲的笑了笑。

屋外的天空被黑色渲染,几个星星挂在上面,倒也没有什么不同,篱笆院子砌满一圈,一眼便看见了别人家的炊烟袅袅,苏小扇暗叹一声,站了会就回去了。

屋里,几个人已经吃饱了,陈大壮在收拾碗筷,苏小扇赶紧走两步从陈大壮手里要拿碗去洗,但这猎户这是怎个意思?

护起碗来了?

“我去洗。”陈大壮冷峻的脸上扯了扯,苏小扇以前也干活,不过还不如不干,洗个碗洗三个打碎两个,他不想再买碗了。

苏小扇用了下力拿过来,“我去。”

墨迹什么啊,不就是洗个碗吗,她以前可是常做的,以前做完直播剩下的洗碗收拾活也是个大工程,但她那个男朋友只会在镜头前亮亮脸,刷刷存在感,顺便抢她几个粉丝,其余的什么也不干。

那时候觉得他只是大男子主义重,直到死亡的那刻才知道,臭男人劈腿了,根本不爱她。

苏小扇愤愤的收拾好东西,觉得现在驾驭这具身体有些顺手了,收拾好灶台,又往灶堂里泼了一盆冷水,苏小扇这才返回屋里。

一进去,她就看见陈豆丫兴高采烈的比划手,还是个OK的姿势,正纳闷呢,就听见板子咔嚓一声响,床板上那些细木头硬生生被陈大壮给掰下来了,他的脚边放着几块粗木板子,看样子是要修床。

“相公,我能做什么?”苏小扇蹩脚的叫着陈大壮,白天事出紧急,所以叫起来还挺顺口的,这会,竟然觉得有些羞涩难当了。

“不用,你们都离远点,一会就好。”陈大壮说完抓起一根木板对齐后就放了下去,简直是不短一分不差一毫啊,刚刚能卡住。

钉子钳子锤头一个没用,完全无缝连接,其他几个木板皆是如此,不出几分钟,陈大壮把几个板子都给换好了,一张崭新的床就做好了。

陈大壮使劲摁了下,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这下苏小扇都想来个顶礼膜拜了,陈大壮简直是行走的工具箱,万能钥匙啊。

感慨完,陈大壮从床底下拖出一个木制箱子,从里面抱了棉被和褥子出来,两个孩子都见怪不怪的看着,唯独苏小扇,简直要跺脚大喊了。

“陈大壮,让我睡木板,你心也太黑了吧。”

苏小扇腹诽着,她就说嘛,她胖归胖,可压断木板是因为没铺褥子的事,这样想想,苏小扇心里舒坦了许多。

铺好后,陈安康和陈豆丫敏捷的爬上床,自动走到墙角处躺下来,而陈大壮看着呆愣的苏小扇,小声提醒她,“睡觉吧,不早了。”

“睡觉。”苏小扇点点头,“那你呢?”

“马上。”陈大壮再次看了看苏小扇,越发觉得她奇怪了,以前苏小扇可不敢跟他这样说话,都是用嗯,不,代替,真跟变了个人似的。

苏小扇不得已认命,这里就一张床,凑合睡得了,她目测了下,自己占两个人的空,这个地能盛开六个人,也算挺亮堂的,不过摆位这样肯定是不行的。

她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笑着对陈安康说,“安康,你躺在你哥旁边,豆丫挨着你哥,我在里面,可以吗?”

可以吗三个字让豆丫受宠若惊,她赶紧点点头,只要让她挨着哥哥就行,她哥会保护她的。

“这么大孩子其实应该分床睡的,大壮,改天再弄一张床吧。”反正也就分分钟的事,听到苏小扇叫他名字,陈大壮身形顿了下,觉得苏小扇今天可能被吓住了,也就没当回事。

一切终于归于平静。

苏小扇躺在那看着漆黑的房间一会就困了,但旁边两个孩子翻来覆去睡不着,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于是,苏小扇拍拍两个人的被子说,“睡吧,我给你们讲个小红帽和大灰狼的故事。”

“从前有个小姑娘叫小红帽……”

一个故事讲完,屋里静悄悄的,苏小扇笑了笑,很有成就感的睡着了。

而陈大壮睁着黑如碳的眼睛朝旁边看了眼,最后也合上眼睛,嘴角几不可见的扬了几分,瞬间恢复如常。

第二天,苏小扇是在一阵喊叫声中惊醒的,陈豆丫和陈安康拔高的声音传来,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