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不循(重生) > 

第五章切肤之痛1

第6章 第五章切肤之痛1

季云裳写完了信,就把信交给了香儿,并且再三嘱咐香儿,一定要把信交给林雨柔。香儿很是奇怪,他们家的小姐居然给林雨柔写信?!季云裳不是最讨厌的就是林雨柔么?今个儿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怎么样?香儿本来想多问几句,但是季云裳似乎不是很高兴的样子,香儿就没有再说话,只好去送信了。

季云裳为自己沏了一杯茶,翻开了《诗经》,一边看一边品着茶,人生几大乐事,莫过于琴棋书画诗酒茶了。

在季云裳闺房的不远处,清河看着香儿走出了门,紧接着就跟着香儿一同出去了。

清河看着香儿去的方向是林尚书的家里,就皱了皱眉头,人人皆知季云裳与林雨柔不合。如果说季云裳是一簇灼热的火,那么林雨柔绝对是一汪温柔的水。自从两年前季云裳扬言要嫁给摄政王之后,季云裳就和林雨柔结下了梁子。

林雨柔与摄政王从小青梅竹马,郎情妾意,羡煞旁人,但是经过季云裳这么一搅和,林雨柔和摄政王的婚事基本上是不可能了,就算是林雨柔嫁过去也顶多是个侧妃。林雨柔好歹也是尚书大人的女儿,林尚书自然不会愿意让自己家的女儿去给人家做小老婆,就算正妃是丞相的千金又怎样?所以从那儿之后季云裳和林雨柔就开始水火不容。

清河不明白了,季云裳现在又在玩什么花招,于是他决定观察一会儿,再看看具体情况。

香儿来到林府的后门轻轻的扣了扣门,只见一个小厮来开门,香儿便与那小厮说:“你家小姐可在?我奉我家小姐之命来给你家小姐送信。”

“我家小姐一大早就去清心寺礼佛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那小厮看出来这是季云裳的贴身丫头,香儿,就有点不耐烦。林府的人都不喜欢季云裳,季府的人也都不喜欢林府的人。

香儿皱了皱眉头,说:“那我将这封信交付于你,你一定要亲自交到你们家小姐的手中。”

“好。”

香儿把信件交给了小厮,就走了。小厮收下信件,就准备关门。就在这个时候,清河纵身一跃来到了那小厮的面前。

那小厮被吓了一跳,清河看着那小厮,就说:“莫怕,刚刚那个人跟你说了些什么?”

那小厮本来想要叫人,却被清河拦住了,清河拿出几两银子塞进了小厮的手中,那小厮便老实下来,向清河交代:“她问我我们家小姐在不在,说是来替季小姐送信的,我说我们家小姐不在,一大早就去清心寺礼佛了。她就把信件给了我,叮嘱我一定要亲手交到我们家小姐的手中,就走了。”

清河皱了皱眉头,信?季云裳写信给林雨柔做什么?

“能否把写封信给我?”清河直言不讳,他觉得没有必要拐弯抹角,这对他来说是个重大的发现。

那小厮有些为难,虽说他不喜欢季云裳,但是季云裳毕竟是丞相的千金,他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清河自然是知道那小厮是在为难什么,清河从怀里又拿出几两银子塞进了那小厮的手里,说:“这些银子跟你换那封信,行吗?”

那小厮也是个识趣的人,立马笑眯眯的把那封信交给了清河,清河拿到信之后,就说:“今日之事,你知我知,切不可对其他人说。”

“是是是,小的知道,小的明白。”

清河听到他答应了以后,一个转身就离开了林府,他现在要去摄政王府复命了。

清河回到摄政王府,就去了书房,这个时辰楚陌一定在书房帮助皇帝批阅奏折。

“清河叩见王爷。”清河单膝跪地对着楚陌行了一个礼。

楚陌见清河回来,便知道肯定是有什么发现和线索了,于是说:“免礼。你急匆匆的回来,是不是有了什么线索?”

“回王爷,是的!清河今天早上跟踪季小姐的贴身丫头香儿来到林府,发现香儿是奉了季小姐的命来给林小姐送信的,于是清河就把写封信拦截了,并且带了回来。”说着,清河就把那封信件呈给楚陌。

楚陌接过信件,就看到信封上写着“林雨柔亲启”。楚陌抿了抿唇,这个季云裳又在玩什么鬼把戏?楚陌把信封打开,就开始细读信里的内容。不得不说,季云裳虽然是女儿家,但是她的字儿却是潇潇洒洒,放荡不羁,非常的豪迈大气,没有女儿家的娇柔做作。楚陌看着季云裳的字儿,对她的印象不由得好了几分。

楚陌看着信件上的内容,脸色越来越难看。上面写着:林小姐,我是季云裳。我写信给你是想求你一件事情。我自知你与楚陌真心相爱,两年前是我太过不懂事搅和了你们的婚事,在这里我跟你说声抱歉。现在,我想请你去跟楚陌好好说一说,让他去到皇上面前退了我与他的婚事。今后,季云裳再也不会打扰你们这一对璧人。季云裳在这里先谢过林小姐了。季云裳亲笔。

楚陌眯起了眼睛,然后把写封信撕碎了,说:“帮我继续盯着季云裳,这个女人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她有什么异常举动一定要记得等我带兵从前线回来时来跟我禀报!”

“属下遵命!”说完,清河就离开了。

楚陌站在窗前越想越生气,这个季云裳三番两次让他去退婚,到底是在想些什么?!楚陌越来越看不懂季云裳了,他从西域回来之后,季云裳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她再也不是那个顽劣,唯恐天下不乱的季云裳了!她变得知书达礼,温润内敛,与其他千金小姐无二……这样的季云裳着实是太不正常了!季云裳啊季云裳,你真的挑起了本王的兴趣!不是想要退婚吗?本王偏不如你的意!

香儿回到家之后,就看见季云裳伏在书桌上睡着了,香儿蹑手蹑脚的拿了一张小毯子披在了季云裳的身上。香儿看见季云裳的眉头紧紧的皱着,身体时不时的抽搐,就有点担心,香儿还想着要不要把季云裳叫醒,结果就听到季云裳在大叫:“不要!不要!楚陌,不要啊!”

季云裳醒了,她带着满脸泪痕从梦中惊醒,香儿见到季云裳这么的不正常,就连忙问:“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惊魂未定的季云裳看了看周围,她看到香儿那一脸担心的模样,就定了定神,拿出手帕擦了擦脸,说:“没什么,做了个噩梦罢了!香儿,我有些饿了,能不能给我做点东西吃?”

“好,香儿这就去给小姐做好吃的。”说着,香儿就转身走了出去。

季云裳的手颤颤巍巍的拿起桌案上茶杯,抿了一口茶,眼泪就掉了下来。她又做梦了,她梦见前世她和楚陌婚后的生活,那种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是那么的真切。她梦见,楚陌第一次要了她的那一天,那种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刻骨铭心。

他们第一次圆房来的毫无征兆,季云裳也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出卖色相来换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她嫁到摄政王府不久,香儿因为做了太多的粗活,不堪重负便累倒了。因为季云裳被禁足,她想去请大夫来给香儿看病都不行。王爷府里的人又是那么不待见她,季云裳银牙一咬就决定去求楚陌,让他请大夫来给香儿治病。

等到楚陌回来,季云裳就去了书房。楚陌见到季云裳有些诧异,这一阵子因为自己太忙,季云裳也很安静没有出什么乱子,让他差点忘记季云裳的存在。

“楚……妾身参见王爷。”季云裳想叫他楚陌,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叫不出口了,她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倒是让楚陌吃了一惊。

“免礼。”楚陌对眼前的人儿打量了一番,季云裳整个人瘦了一圈,原本圆润的下巴已经变尖了。

“王爷,妾身能否求你一件事情?能不能请个大夫来给香儿看病?”季云裳不卑不亢的说着。

楚陌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季云裳以为楚陌是没有答应自己,就接着说:“只要王爷救了香儿,妾身怎样都行!”

“怎样都行?”楚陌重复着季云裳的话。

“是的!怎样都行!”季云裳斩钉截铁,不带一丝犹豫的回答。

楚陌突然想起已经去世的林雨柔,脸色就沉了下来,然后说:“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王爷,我只要香儿,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季家一百余命难不成还抵不过林小姐的一条命吗?”季云裳急了,她很害怕楚陌会把这件事情抛之脑后。

楚陌一听更气了,冷笑着:“呵,季云裳,在我眼里你们季家一百余命比不上柔儿的一根头发!给我滚出去!”

季云裳咬了咬唇,心里难受极了,然后她纤细白皙的手指一件又一件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楚陌看着季云裳没有说话,眼神中流露一丝厌恶。

最后只剩下亵衣亵裤的季云裳站在楚陌面前,她一脸羞耻的看着楚陌,说:“这样……你满意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