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不循(重生) > 

第一章云想衣裳花想容

第2章 第一章云想衣裳花想容

季云裳醒了,她很意外自己为什么没有死,明明自己已经吞下自己亲手配制的毒药了啊!季云裳看着周围,她皱了皱眉头为什么她的身体没有感觉到一丝不舒服?而且,这里的布置居然是那么的眼熟……

对了!这里是她的闺房!季家不是早已经化为灰烬,为什么她会在这里?这……究竟是怎么会一回事?

季云裳下了床,她穿上鞋子,现在似乎还是夏天,因为天气并不是那么的凉爽。季云裳抿了抿唇,她来到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面的自己。这略带稚气的脸庞,矮小的身材,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这分明是她十二岁的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又回到自己十二岁的时候?她是在做梦吗?就这么想着季云裳掐了掐自己的脸颊,很疼!这不是做梦,这是真的!她真的回到了自己十二岁的时候!

季云裳愣在那里,上一世的所经历过的绝望,她记忆犹新,上天为什么要这么残忍还要让她再经历一次绝望呢?季云裳有点不懂……

季云裳闭上了眼睛,她突然想起她死之前对楚陌说的话:“楚陌,若有来世,我季云裳再也不愿遇到你,再也不愿成为你的妻……”这算是来世吧?可能是老天见她太可怜,所以才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让她去楚陌身上讨回上辈子所欠下的债。

季云裳睁开眼睛,勾唇笑了笑,对啊,这算是一次机会不是吗?既然,上一世的季云裳是不受世人待见的蛮横大小姐,那么,这一世的季云裳便是让世人都遥不可及的绝代佳人。她,季云裳原本就有一副倾国倾城的皮囊,上一世的她太过愚蠢,心里只想着楚陌,这一世她就用这副皮囊让楚陌身败名裂!

楚陌啊楚陌,这是你欠我的呀……还有,这更是你欠我们的孩子的……

现在让季云裳头疼的就是,两年前因为自己太过冲动去求自己的父亲,让父亲去皇帝面前求婚,没想到皇帝居然答应了,于是皇帝便赐婚了。现在她和楚陌还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她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去求楚陌去皇帝面前退掉婚约。

想到这里,季云裳再次闭上了眼睛,她的眼角落下了两行清泪,她的手情不自禁的覆上自己的小腹。这一世,所有的恩怨全部都算清楚吧!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唐.李白《清平调.其一》)

京城里最流行的一首诗,莫过于李白的《清平调》,人人都对这句“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啧啧称奇。在京城里,当今丞相大人的次女--季云裳,便是这两句诗的写照。而她的名字也是取自这首诗。

这季云裳三个月前性情大变,从飞扬跋扈的季家小姐变成令人惊艳的知书达礼丞相千金。没有人知道季云裳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们还依稀记得两年前,季云裳追着他们的摄政王的模样。

那一天,摄政王刚上完早朝回来就碰见在王府门口徘徊的季云裳。季云裳见到了摄政王,拉着他聊了几句,然后便扬言:“楚陌,我一定会让你娶我为妻,我季云裳一定会做你的王妃!”那时候,摄政王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便跨进了自家的门,徒留季云裳一个人站在雪地里看着那紧紧闭上的朱门。

那一天,季云裳的事情传遍了整个京城,成了京城里人人茶余饭后的笑谈。可是,他们都不知道,那一天季云裳站在雪地里站了很久,离开的时候,她的眼睛是通红的。

现在,知书达礼的季云裳是京城里不少王孙贵族想要追求的对象,不少公子哥儿都对季云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京城里的人第一次见到的季云裳的改变,还是在立春时节的赏花会上。

京城的赏花会是由皇族举办的,每一届的赏花会当今皇帝都会亲自来主持观看。赏花会要求京城里凡是有才华的女子都要来参加,而且必须是十岁到二十岁之间的女子。人人都心知肚明,所谓的赏花会不过就是皇帝的一次选秀大会,所以不管是朝臣之女还是商贾之女只要是符合要求的都会来参加,期盼着自己哪一天会被皇帝看上,飞上枝头变凤凰。

季云裳在前两年去参加的时候,每次的成绩都是垫底的,而且惹出了不少笑话,可偏偏就在今年,季云裳做了一首诗惊艳了全场,让不少人对季云裳刮目相看!

重生之后的季云裳,在这段时间里不仅在充实自己,同时也在想方设法的见到楚陌。可是,楚陌偏偏是她的未婚夫,她不能随意与楚陌见面,季云裳本想着让自己的哥哥去把楚陌请到家中,她再借机与楚陌商议此事,但是日理万机的楚陌三个月前去了西域,现在还在回来的路上。这下,让季云裳可是头疼万分。

眼看着,赏花会快要到了,季云裳心头生了一计,现在当政的还是楚恒,楚恒的身体状况根本不适合出席赏花会,那么身为摄政王的楚陌一定会代替楚恒出现在赏花会上,那个时候便是她季云裳的机会。

季云裳对自己的文采也是每个底数,现在她很后悔上一世的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学习,但是这些天她读了不少圣贤之书,再加上上一世杂七杂八学的东西也是差不多了,至少要比同龄人要强一点。

京城里的人都知道季家小姐季云裳偏爱大红色,她的衣服好像只有那鲜艳的红色,如同一团火苗在这繁华的街市里四处游荡。虽然这大红色是艳俗了一些,可是季云裳肤白貌美,一袭红衣在她的身上反倒为她添了几分韵味。或许是京城里的女孩子都知道赏花会那天楚陌会到场,所以每个人都费劲心思打扮自己。

她们知道,楚陌不喜欢太过招摇的女子,因为季云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于是她们都选择比较素净的妆容和衣饰。她们以为季云裳会和往年一样,还是一袭红衣,可是在赏花会当天,季云裳一袭白衣惊艳了众人。

那一天,离开京城三个月之余的楚陌见到许久不见的季云裳,也是被惊艳到了。季云裳从马车里下来的时候,他差点没有认出来。现在的季云裳和之前的她完全不一样,无论是气质还是性格,眼前的这个季云裳面带微笑,没有之前那么的张扬,看起来很是恬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神里始终带着一丝疏离。恐怕,那天的楚陌连自己都不知道,他盯着季云裳看了很久。

季云裳见到楚陌,她的心跳得很快,不知道为什么,她始终不敢与楚陌对视,可能是迫于心里的压力……

赏花会开始了,女子之间的比试,无非就是琴棋书画,季云裳虽然对这些不是很精通,但是身为宰相的千金,这些对她来说还是没有什么难度的。往年成绩垫底就是在作诗上面吃了亏。

楚陌见季云裳的成绩很稳定,始终保持在前三甲,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有点高兴,可能是因为季云裳是他的未婚妻,没有丢他的脸吧……虽然,他一直不是那么的愿意的承认季云裳是自己的未婚妻。最后,楚陌让女子以“花”为主题来作诗。

季云裳做的那首诗,是以梅为主题的。原本这样的季节梅花早就凋谢了,可是季云裳却偏偏选择了梅,让不少人笑话。楚陌见季云裳选择了个这么吃亏的主题,眉头皱了起来,但是他并不意外,季云裳还是那么的与众不同,那么喜欢出风头。

“季云裳,你确定要以‘’梅‘’为主题来作诗?”楚陌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因为他看到季云裳脸上带着那自信的笑容,就忍不住想要挫一挫季云裳的锐气,“若是你没有作出让本王满意的诗作,那么你之前的成绩将会是无效。”

季云裳见楚陌这么咄咄逼人,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笑了笑说:“王爷,你怎么就能如此笃定季云裳不如别人呢?”

“你和别人相比怎么样,本王想,在座的人都心知肚明吧。”楚陌抿了一口茶,说道。

季云裳笑了笑,没有回答楚陌的话,然后她一开口便让众人目瞪口呆。“腊月飞霜雪满天,枯树又抽新枝来。待到百花凋零时,天地之间我独开。”

季云裳的诗作看似平淡无奇,但是最后两句“待到百花凋零时,天地之间我独开”让人为之赞叹。等到百花都凋零的时候,天地之间只有我独自开放。这样傲气的梅花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楚陌听完之后,满意的点点头,说:“好个‘’待到百花凋零时,天地之间我独开‘’。季云裳,你果然没有让本王失望。”

季云裳对于楚陌的夸赞不予置否,她知道她没有失了楚陌的面子,所以楚陌才这么好心的夸赞她。最后,季云裳居然得了赏花会的第一名。在赏花会快要结束的时候,季云裳就准备跟楚陌摊牌了。

“王爷,季云裳有个请求。”季云裳知道如果自己现在不说,等会儿她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你说。”楚陌眯了眯眼睛,这个季云裳又想做什么?

“季云裳想要邀请王爷一同前去游湖。王爷,你可不能拒绝哦!这可是我得第一名的权利呢!”季云裳说完之后,下意识的看了看旁边的林雨柔,那个让楚陌念念不忘的女子。

林雨柔脸色有些苍白,她看着楚陌,楚陌似乎也感受到了林雨柔视线,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但是季云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了这个请求,而且第一名也有权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没有想到季云裳会来这一出,他只能颔首答应。

季云裳见楚陌答应了,于是趁热打铁道:“那现在就去吧。”说完,季云裳就带着自己的随从离开了。

楚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个季云裳还真的是没大没小!楚陌瞥了一眼林雨柔,心里烦躁极了,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那就什么都别说好了。结束了赏花会之后,楚陌就离开了。

从那之后,人人都对季云裳刮目相看,京城里再也没有不学无术的季家小姐,只有知书达礼的宰相千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