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封爷的小妖精又在缠人了 > 

你拿什么养我啊

第4章 你拿什么养我啊

舒念微一阵恶寒。

这么垃圾的称呼她上辈子是怎么想出来的?

迅速挂断电话后,舒念微把亲爱的骏杰哥哥改成了‘垃圾’两个字,心里才舒坦些。

一块地皮倒是勾起她许多回忆。

焦骏杰是焦家领回来的私生子,据说是个小姐生的,很不得焦家老太爷待见。

为了出人头地,更是用尽手段拢权揽势。

上辈子外婆临终前给了她一多半的财产和股份,大部分都被焦骏杰骗走了。

算算日子,舒念微无奈的叹了口气。

还是晚了一步,那些股份和钱已经到焦骏杰手里了。

该她的东西怎么能便宜了那个贱男人。

舒念微摸着脖颈上挂着的一把乌木钥匙,美眸中的清润瞬间凝结成凛冽的寒冰。

上辈子没来得及动的势力,这辈子还是派上用场了。

那是外婆留给她的底牌,一家研究所。

她现在急需一台电脑,和那边联系上。

舒念微想了想,这个家里,似乎只有封南修的书房里还有一台,其他的,都在她发脾气的时候被砸了。

暗骂一句自己败家,舒念微吃完最后一口面包,转去封南修的书房给研究所那边发了一封邮件。

秦征把车开进封氏的地下车库,还是忍不住说出憋了一路的话。

“封爷,夫人刚才的反应有些奇怪,似乎并没有很想拿到那块儿地皮。”

说完,秦征大气都不敢出,提起夫人,封爷的情绪总是难以控制。

果然,车内的空气瞬间将至冰点。

封南修神色幽暗。

她为了那个男人连命都能不要,会不想拿到地皮?

昨天对他表现出来的亲昵,不是为了这个还能是为了什么?

秦征很想为舒念微再解释一句,手机忽然响了。

接过电话,面容也变得极为难看,忐忑的望着封南修。

“封爷,赵管家说,夫人进了书房。”

书房里还放着那块儿地皮的售卖合同。

从他说出这句话开始,车内的空气仿佛都结冰了。

封南修面无表情,幽暗的双眸中戾气横生,似乎要将这世间的万千众生都绞杀碾碎,尸骨无存。

明明冷的浑身颤栗,秦征却觉得汗流浃背,没一会儿就浸湿了西装。

他是脑抽了,才会帮舒念微说话。

封南修的微信响了。

看到屏幕上舒念微的名字,秦征整颗心提起来,一脸的视死如归。

夫人什么时候惹封爷不好,偏偏现在......

秦征已经准备好接受封南修的雷霆之怒了,却发现车内的温度忽然回转,犹有大地回春之态。

封南修眼中的戾气也如雾化雨,变成了瞳仁里的点点莹光。

如果他没看错,封爷的嘴角似乎还勾了一下。

秦征不禁好奇,舒念微究竟说了什么,两句话就把封爷哄好了。

真的只有两条消息。

第一条是那份地皮售卖合同的照片。

第二条舒念微发了个噘嘴的表情,说:“这么重要的东西不好好放起来,万一被人偷走,你拿什么养我啊?虽然吃糠咽菜我也是愿意的,但是我更喜欢吃肉哇!”

顺便还带了一个流口水的‘干饭’表情包,很是可爱。

封南修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养我’两个字,虽然明知道有可能是舒念微的小把戏,心里还是暖了一下。

迅速的回复了一条消息,封南修一动不动的盯着屏幕,神情如同等待主人夸赞的小狗。

秦征简直没眼看,他觉得他家封爷好像......又恋爱了!

守在书房里的舒念微坐立难安,她是看到那份合同才想起了自己做过的蠢事。

上辈子封南修明明答应了地皮的事,可她还是不放心,跑到书房偷了合同,还顺走了一部分商业机密,让封南修损失了一大笔。

封南修对她很好,但是对她的执念更重,但凡她触及到对方底线,封南修就会发了疯一样。

舒念微怕死了。

就在她双手都开始颤抖时,手机震了一下。

封南修说:“养得起。”

这三个字在舒念微眼里,简直比任何钻石都闪耀。

她心里甜丝丝的,趁机询问:“家里太无聊了,我可以在书房看看书玩玩电脑嘛?”

毫无意外,封南修答应了,哪怕书房里还放着能让封氏倒台的机密文件。

两人又聊了两句,舒念微才发了一个亲亲的表情说要去看书了。

封南修慢悠悠的收起手机,对这段对话意犹未尽。

会议已经迟到十五分钟了,可是秦征一句都不敢催促。

舒念微找了两本自己感兴趣的书回卧室,还没翻开,手机就响了。

屏幕上‘爸爸’两个字,让舒念微一颗心凉了半截。

按下接听键,舒建成恼怒的声音传来。

“舒念微,你妹妹哪里对不起你,你竟然对她下这么狠的手,赶紧滚来医院,否则我要你好看。”

真刺耳!

舒念微冷笑着挂了电话。

无论她和舒雪韵谁做错了,挨骂的总是她,舒雪韵永远都没问题。

上辈子她一直想不明白,就算她和舒雪韵不是一个肚皮出来的,至少都是他的女儿,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直到临死前,舒雪韵亲口告诉她。

舒建成娶她妈妈只是为了外婆的家产,结果外婆把大部分家产都给了她,他就更看不上自己了。

舒念微还是决定去一趟医院。

毕竟,她和舒雪韵之间的较量才刚刚拉开帷幕。

磨磨蹭蹭到太阳快落山了,舒念微才赶到医院。

舒建成一张脸已经黑成了无底洞,饶是如此,也依旧耐着性子哄劝舒雪韵。

“韵儿,多吃点伤口才能复原,等那个逆女来,爸爸一定......”

“一定干嘛?我已经来了。”

舒念微靠在病房的门口,慵慵懒懒,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才勉强瞥了两人一眼。

“舒念微,你这是什么态度?”

舒建成啪的摔下碗。

“还不滚过来给你妹妹道歉,你知不知道她的手是要弹钢琴的,你知不知道她身上不能留疤,你......你简直恶毒至极,连自己亲妹妹都害。”

舒建成涨红着脸,想到舒雪韵的伤口,眼神又心痛又疼惜。

舒念微简直想笑。

舒雪韵弹钢琴?

明明每次都是在前面摆样子,她来做替身。

“让我给她道歉?还是等下辈子吧,我今天过来,就是要看看她还能不能活着,要是轻易就死了,下次还怎么玩?”

舒念微挑着眉眼,那眼神就像是盯着一条任她宰割的死鱼,直接把舒建成激怒了。

“下次!”舒建成走向舒念微:“我先把你打残了,看你还敢不敢有下次。”

他扬起手,又重又狠的巴掌直冲舒念微面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