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封爷的小妖精又在缠人了 > 

装不下去了

第3章 装不下去了

客厅有一瞬间静谧无声,佣人早就被封南修这架势吓得躲远了。

舒雪韵眼底阴狠乍现。

不管舒念微是为了什么伤她,她都不会让这贱人好过。

封南修折磨人的手段她早有耳闻。

呵!她在医院等着舒念微过来团聚。

秦征注意到舒雪韵的眼神,只是轻蔑一笑,转身出去开车。

他瞧着,楼上那位好着呢,甚至能好更久。

夕阳已经落了,屋内灰蒙蒙一片,封南修没有开灯,锐利的眸子盯着那张柔软的大床。

舒念微蜷成一团,眉头微微蹙着,显然已经睡着了。

封南修不自觉的怔松下来,怕打扰到女孩儿,甚至连走路都放轻了。

他居高临下的盯着舒念微,想起来找她的目的,讥诮一笑。

明明知道她心里装的都是另一个男人,他竟然还对她这般珍惜,忽的,刚被压下的怒火卷土重来,还有一股越烧越旺的趋势。

大手猛地扯开女孩儿身上的被子。

“舒念微,你又在玩儿什么把戏?”刚刚还在行凶,这会儿能睡着?

舒念微颤了一下,迷迷糊糊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也不知道有没有看清眼前的人,直接扯着领带把人拉上床。

封南修猝不及防,人已经钻进他怀里,环着他的腰,毛茸茸的小脑袋在他下颌处蹭了蹭,就又安静下来。

这般亲昵的举动,逼得封南修快疯了。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心脏可以跳的这么快,似乎要冲破胸膛,与怀里的女孩儿紧紧相覆。

‘封先生,救救我......我没有要抢姐姐的人,真的没有。’

舒雪韵的声音在脑中挥之不去,封南修的脸色随之难看到极点,咬着牙,双眸浸着冰凛。

她把他当成了谁?

呵!舒念微折辱他的手段总能不断提高。

就在封南修要扯开她的手臂时,舒念微动了。

封南修冷笑。

醒了?还是装不下去了?

他几乎能想象到女孩儿接下来对他表现出来的厌恶。

心脏不受控制的刺痛了一下。

舒念微没有睁眼,仰起头,小拳头狠狠的砸向封南修的胸口,声音似嗔似恼。

“冷,封南修,我冷。”

舒念微的力气很小,就像挠痒痒一样,挠的封南修胸口的位置暖烘烘的,从里到外,没一处不是。

她在喊......封南修?

封南修心里的怒火瞬间被这甜润的声音浇灭了。

他这辈子从没觉得自己的名字能这么动听。

怀里的女孩儿又缩了缩,封南修才意识到舒念微身上是真的凉,连忙扯过被子给两人盖上。

害怕打破现下难得的安宁,封南修就一直僵着这个动作,随着时间的推移竟然也睡着了。

殊不知,在他呼吸平稳下来时,他怀里的女孩儿露出一抹坏笑。

舒念微想,她真的有做小妖精的潜质。

至少,魅惑封南修,绰绰有余。

第二天醒来时,封南修已经不见了。

舒念微简单洗漱之后下楼,毫无意外的在餐厅看到了封南修的身影。

他慵懒的靠坐在椅子上,面前摆着简单的面包牛奶,看到舒念微,明显有些惊讶。

别说这几天舒念微在闹绝食,就是以前,舒念微也从来不会跟他同时出现在餐厅里。

她说,跟讨厌的人一起吃饭,会倒胃口。

舒念微早就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浑话了,只知道她现在饿得七荤八素,恨不得能吃掉一头牛。

她气冲冲的走到封南修面前,质问:“你要吃独食?”

说着,就捏起封南修的面包狠狠的咬了两口,中间不小心噎了一下,顺带把封南修的牛奶也抢了。

封南修双眸深邃,眼神炙热的盯着舒念微带着奶渍的嘴咬向第二块儿面包,那里有一个小缺口,是他咬过的。

舒念微不仅没嫌弃,反而吃的更香了。

嫣红的小嘴一张一合,迷惑的封南修双眸半眯,眼底的光越来越危险。

一把将人扯进怀里。

“好吃么?”他声音低沉微哑。

“嗯!”舒念微点头,“下次吃饭要带上我,外婆说了,吃独食有伤风化,得分享。”

封南修没有反驳,只是低声问她:“那外婆有没有告诉你,吃东西不可以浪费?”

舒念微怔了一下,貌似真的有。

于是,她眼睁睁看着封南修用手指抹掉她嘴角的奶渍,一脸平静的放在嘴里尝了尝。

很甜。

封南修唇角微弯。

舒念微一张脸‘噌’的一下红透了,火辣辣的。

她和封南修虽然什么事都发生了,可是这么亲密的举动却从来没有过。

那奶渍,说不定是从嘴里......流出来的。

这样一想,舒念微觉得浑身都跟着热了,含在嘴里的面包也不知道该不该嚼。

“封爷!”秦征贸然闯进来,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他看到了什么?

夫人没作没闹,还这么和平的坐在封爷怀里?

未等细想,他便觉得脖颈后凉风阵阵,一抬头果然撞上封南修要吃人的眼神。

“什么事?”

“会议快开始了,我来接您。”秦征背后冷汗涔涔。

舒念微不以为然的站起来,鼓着嘴说道:“既然有事你就去忙吧,剩下的我可以自己慢慢吃。”

封南修看着空落落的大腿,眸光幽沉。

总之,很不爽。

秦征也知道自己坏事了,一句话都不敢多说,缩着脖子默默跟在封南修身后。

两人离开后,舒念微重新给自己倒了杯牛奶,还不等喝,就见秦征又回来了。

“夫人,这是封爷给您的礼物。”

把钻石王冠放下的同时,又说:“封爷让我告诉您,那块儿地皮他答应给焦家了。”

“给了!”舒念微惊的站起来。

上辈子她有多希望地皮到手,这辈子就有多希望事情败落,把地皮拿去埋死猪都比给那个渣男来的好。

“是啊,封爷答应了。”秦征脸上的笑容淡了。

他又说:“不过拍卖会的邀请函已经发出去了,封爷的意思是说,让那边走个过场。”

“那就好。”舒念微放心了。

秦征面露狐疑,他总觉得舒念微今天的反应有些奇怪,似乎,根本不想为焦家拿到那块儿地皮。

舒念微摆摆手示意秦征离开,又拿起牛奶喝。

这时候,摆在餐桌旁的手机响了。

屏幕显示着亲昵的备注,亲爱的骏杰哥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