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 > 

生活教会你做人

第6章 生活教会你做人

而沈默默也一样,当被猝不及防的扔进了人间的大染缸之后,如果无法战胜它,那就融入进去吧。

最终,沈默默下定决心,要不顾一切地改变自己的阶层,沈默默受够了被人白眼的日子了,再也不想这样的低声下气了。

凭什么有的人要一辈子都拼了命地奔向罗马,而有的人却一出生就在罗马。

原本沈默默以为读书会是改变阶层的最佳途径,但是现实却告诉自己,读书只能怪提供给自己一种能力,但是还是无法改变自己根本的处境。

或许结婚,嫁入豪门才是改变阶层的最好方式和最佳选择。

泡着热水澡,让沈默默的思绪纷纷乱乱的飘着,往事就像是电影画面一样蜂拥着在大脑中闪过。

昏昏欲睡的沈默默突然发现自己正在参加一个酒会,肥头大耳,满脸油腻的中年男子正一手搂着自己,眼神贪婪的看着自己的低胸裙子,言语之间不断地劝着自己喝酒。

那只油腻的手带有很强的占有欲,似乎要把沈默默的身体握碎,沈默默想要抗拒,但是却动不了身子,因为自己完全没有拒绝的借口。

恍恍惚惚之间,沈默默甚至还整个身子都靠在了这个油头满面就像是猪八戒下凡了一样的男人的身上,娇滴滴地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

正当那只肥的流油的手伸向了自己裙子底下的时候,沈默默突然大喊了医一声,刷的一下睁开了眼睛,感觉自己冒了一身的冷汗。

左手扶住了额头,沈默默擦了擦脸上的水珠儿,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送了一口气。

浴室的熏香还在缓缓的冒着香气,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束依旧还是放在洗漱台上,周围的一切还都是那么的静谧和安逸。

稍微侧了一下头,沈默默透过硕大的浴室里的落地窗,看向窗外,挂在天上的月亮还是那么纯白皎洁的照耀着。

再也不需要为了项目去陪酒了,再也不用穿那种自己不喜欢的紧身小短裙了,沈默默慢慢地摇了摇头,活动了一下shen子。

又闭着眼睛缓了一会儿之后,沈默默才似乎是回到了真切的现实之中。真的是受够了那样龌龊和肮脏的事情,沈默默宁愿在钱正祁这儿受到羞辱,也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地狱一般的真实人生中了。

静静地躺了一会儿,彻底的摆脱了刚刚的梦魇,沈默默才从浴缸里站起了身子,缓慢地走了出来,美人出浴的画面非常的美丽。

沈默默随手拽了一条搭在架子上的浴巾,披上了纯棉质的浴巾后径直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刚刚走出浴室,转过过道,一进入卧室,沈默默就看到了卧室的大床上四仰八叉的躺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钱正祁。

“不是让你去客房睡嘛!”

沈默默一边儿用一只手擦着头发上的水珠儿,一边儿和钱正祁说道。钱正祁依旧是躺在床上,并没有动一下的意思,也没有想要回答的问题的想法。

沈默默看了看自己卧室的房门,已经关上了,卧室的主灯并没有打开,昏昏暗暗的,沈默默一时之间也看不清楚钱正祁是不是已经睡熟了。

“睡了嘛?”

沈默默只好是小心翼翼地走到钱正祁的身边儿,扶着身子小声地询问道。

熟料,钱正祁突然一伸手,直接把沈默默拦在了自己的怀里,沈默默的头发还是湿哒哒的,一股香气直接侵入了钱正祁的心里面。

“睡吧!”

沈默默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了自己湿湿的头发,不好拒绝钱正祁的拥抱,只是调整了一下睡姿,拽起来了被子,同样搂住了钱正祁,温和地说了一句。

“嗯嗯嗯!”

钱正祁似睡非睡的状态,不知道这个时候在嘀咕着什么,沈默默想来或许钱正祁也做了噩梦吧,只是娴熟地拍了拍钱正祁的背。

毕竟,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见不得人的秘密,不是嘛?

等着确认了钱正祁睡熟了之后,沈默默才蹑手蹑脚地从床上下来去浴室吹了头发。等着吹好了头发之后,再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沈默默看了一眼卧室里面的悬置钟,裹了一下浴巾,站到了卧室的落地窗前,静默地看看窗外,卧室的纯白色窗帘被风吹的哗哗地飘动着。

“然然,然然,不要走,不要走!”

睡沉了的钱正祁突然喊了这么一句,然然的这个名字再次地从钱正祁的嘴里面说了出来。

沈默默已经听过很多次这个名字了,内心甚至是没有波澜,毫无波动的样子。

连着喊了两次之后,钱正祁翻了个身子,继续睡着,沈默默没有回头,依旧是笔挺地站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眼角却一下子湿润了。

已经陪在钱正祁身边儿六年的沈默默,到底比不过那个睡梦中出现的果然然。

一丝晨光跳动着洒进了卧室,在万般疲惫和困倦之下,沈默默终于是回到了床上,依偎在了钱正祁的坏里面,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九点,沈默默揉了揉眼睛,勉强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身边儿已然是空无一人了,想来钱正祁应该是去公司了吧。

翻了个身,沈默默又小憩了片刻,终于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快速的洗漱、化妆,在衣帽间里面随机地挑选了一件比较满意的衣服,穿好了之后很是自然地推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

王雨冉住在二楼的另外一侧,沈默默直接地走了过去,到门口处的时候才小心谨慎地敲了敲门。

安静了片刻之后,沈默默才听到里面有气无力的一句:

“进来吧!”

沈默默立刻推开了门,王雨冉正一个人倚在落地窗前,回头看了一眼沈默默,只这一眼,沈默默就觉得王雨冉的目光里面有着说不出的复杂。

不好多说什么,沈默默轻轻地关上了王雨冉卧室的门,快步地走到了王雨冉的身边儿,站在王雨冉的一边儿一起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睡得还好嘛?”

沈默默慢慢地搂住了王雨冉的肩膀,稍微地低着头,担心地询问道。

“还记得我们一起去上海的时候嘛?”

王雨冉的身子依旧是挺拔的站着,但是却突然之间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话。

沈默默疑惑地看着王雨冉,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去上海的时候是两个人本科毕业旅行的时候。

那是两个人读了四年的大学,第一次一起出去旅游。沈默默的心中自然是有五湖四海,但是沈默默的钱包不允许沈默默有那种“后浪”的想法。

两个人当时之所以最后还是一起去了伤害,是因为两个人都考研成功了,为了庆祝考研成功,两个人决定花一笔大钱。

确切地说,沈默默是考研成功,而王雨冉则是保研成功了,那个时候,两个人都是那么的优秀,两个人也真的都是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当时我们花了将近半个月的生活费,就为了能够住在了外滩。”

王雨冉回想起那么多年前的那个夜晚还会觉得美好,那个时候虽然一无所有,但是至少心里面还有梦想,还有抱负。

而现在,自己依然是一无所有,但是连心底那最后的一点儿奢求和希冀都没有了,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那天晚上,我们一起欣赏外滩的夜景,那时候,我发誓,以后我也要买一个那样的有落地窗的可以看见夜景的房子!”

王雨冉似乎是陷在了过往的回忆里面,语气中充满着惋惜,眼神却是异样的坚定。

沈默默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但是这一瞬间,沈默默反而不知道应该说点儿什么了。

只能是默默地又靠近了一点儿,搂着王雨冉肩膀的手不自觉的增加了一点儿力量。

沈默默试图搀扶着王雨冉回到沙发上,毕竟王雨冉是孕妇,沈默默觉得孕妇实在是不宜久站啊!

等着王雨冉好不容易坐稳了之后,沈默默则是缓缓地蹲了下来,双手平放在了王雨冉的腿上,抬起头,一动不动地盯着王雨冉。

“可是我现在呢?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我这些年的青春和爱情啊!到头来我得到了什么?我什么都没有!一场空!”

说到这儿,王雨冉突然之间掩面失声痛哭起来,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着。看着嚎啕大哭的王雨冉,沈默默也一下子慌了神,连忙地站起身子猛地抱住了王雨冉。

“没事儿的,没事儿的,都会过去的!只要是你决定了的事情,我都会尽我所能地帮你呀!你还有我啊,你还有肚子里面的孩子啊!”

沈默默觉得此时此刻的一切的安慰都是那么的苍白,那种绝望之感,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懂得。

和钱正祁在一起的六年,沈默默也曾一遍又一遍的问过自己:

当年那么意气风发的自己为什么非要陷在爱情的漩涡里面不能自拔?

为什么明明知道对方是一个烂人还要执迷不悟?

这是爱情吗?

这简直就是魔咒!是撒旦的诅咒!

放在茶几上的电话一遍又一遍的响着,不用去看,沈默默也知道应该是王翰深打过来的了。

“想好怎么办了吗?”

沈默默轻声的柔和地问道,看得出来,王雨冉还是非常的纠结,想来昨天晚上一定是没有休息好的吧。

美好的事情大多都是转瞬即逝的,尤其是爱情,实在是太脆弱了,一碰就碎。

王雨冉听着沈默默的问题,自己沉沉地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缓缓地抬起头看着沈默默,缓了片刻之后才轻声地问道:

“如果我不离婚,你会不会觉得我懦弱?”

沈默默明显是愣了一下,只是表现出来的也不过是对于王雨冉的决定只是有一瞬间感觉诧异,但是瞬间就很是坦然地接受了王雨冉的决定。

“不会!”

沈默默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只要是你做了的决定,我都会支持的!”

沈默默知道王雨冉和王翰深一路走来的不容易,也清楚在王雨冉的心目中,王翰深始终占据着最重要的地位。

要知道王翰深和王雨冉两个人可是从本科大一一直走到了现在的啊,两个人是一起陪伴着对方走完了整个青春的人啊!

研究生毕业之后,王翰深的工作率先签到了兰城,王雨冉义无反顾地奔着王翰深来了。

而沈默默则是在连着参加了两次公考之后,中间又夹杂着多次找工作无果后,完全是走投无路之下才投奔王雨冉来到了兰城。

王雨冉当时非常大气地接待了沈默默,甚至是让沈默默在当时自己的小公寓里面住了大半年,没要一分钱,沈默默那大半年的吃穿用度几乎全部都是花的王雨冉的钱。

沈默默算是近距离地见证了王雨冉和王翰深两个人的爱情,沈默默自然比任何人都知道王雨冉有多么的爱王翰深。

可能真的是因为太过爱一个人了,才愿意给对方一个又一个机会。

“我还怀着孩子,我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我不想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我不想孩子像我们一样都是单亲家庭,受人白眼,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

王雨冉一下子就抓住了沈默默的手,近乎是哀求的语气和沈默默说道,似乎需要沈默默的完全同意王雨冉才会觉得安心。

“我懂,我都懂!”

沈默默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表示自己真的了解王雨冉的意思,语气异常地坚定和果断。

现在,沈默默知道自己就是王雨冉唯一的主心骨了,她不能慌,她要让王雨冉觉得还有依靠,她要给王雨冉依靠。

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在兰城,沈默默知道她自己只有王雨冉一个亲人了,而王雨冉至少现在看起来也就只有自己了。

“我去给你拿电话!”

沈默默安抚住了王雨冉的情绪之后,踱步返回到了茶几前,拿起来了王雨冉的手机,转身走回到了王雨冉的身边儿,递给了王雨冉。

“少夫人,外面有人想拜访!”

王雨冉接过手机的瞬间,突然有人敲了客卧的门,倒是吓了沈默默一跳,沈默默以为房子里面现在就只有自己和王雨冉了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