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 > 

离婚,你想好了吗?

第4章 离婚,你想好了吗?

慌慌张张地走进了大厅,一走进大厅,沈默默一眼就看到了跪在地上哭的不成个样子的王雨冉了。

“起来吧!”

来来往往的人很是诧异的看着王雨冉,沈默默很是小声的和王雨冉说道:

“接你去我哪儿!”

沈默默试图搀扶起王雨冉,安抚地语气继续和王雨冉说道。

“您来了,您看,您是方便把您的朋友带走嘛?”

前台的工作人员看到沈默默的到来,如同看到了救世主一样,语气焦急地说道。

“我不走,我不想走,我要上楼,你陪我上楼吧,默默,你陪我上楼!”

王雨冉哭着大声地叫喊着,心里面充满了无法言说的痛苦和不甘心。沈默默看着如此失态的王雨冉,心里面也是五味杂陈。

“调一下大厅的监控,整理成照片,我想看看那个女生!”

沈默默还算是冷静,况且钱正祁在外面出轨成性了,应付这样的状况,沈默默简直就是身经百战。

“好!”

前台立刻答应了下来,大家也都知道沈默默目前的身份,自然对沈默默的话言听计从。

王雨冉还是在嚎啕痛哭,声音都哑了。沈默默很想飒一点儿,这个时候和王雨冉一起冲上去,像是偶像剧中的剧情那样,很是帅气地暴打王翰深八百个巴掌,然后很是酷酷地甩下一句:

“离婚!”

但是,沈默默不能,至少是现在不能。

有些事情,真的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啊!尤其是沈默默清楚的知道王雨冉有多么的爱王翰深。

沈默默不知道一旦自己和王雨冉真的是冲了上去之后,后果到底是不是王雨冉能够承担的了?

成年人的世界果然没有简单二字啊!

沉默了片刻,沈默默还是冷静了下来,纤细的双手很是有力地扶住了王雨冉的双肩,眼睛直直地盯着王雨冉,语气很轻,但是却也掷地有声:

“你想好离婚了嘛?”

沈默默双手扶着王雨冉的肩膀,尽可能地保证王雨冉可以站直身子,不至于瞬间失去中心倒地,很是一针见血地问道。

“离婚?”

王雨冉似乎一瞬间就不哭了,呆呆地看着沈默默。离婚这两个字的分量可能真的是太沉重了,王雨冉瞬间就不哭了。

“你现在上楼,结果会是什么样,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沈默默知道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实在是太残忍了,但是沈默默总是要告诉王雨冉,总是要让她想清楚后果:

“难道你要一辈子都生活在那个撞破的画面之下嘛?”

沈默默知道王雨冉对王翰深是有多么深沉的爱。

王雨冉和王翰深两个人可是学校恋爱走到今天啊,那是在今天以前让无数人称羡的从校服到婚纱的爱情啊!果不其然,王雨冉真的是没有想好自己上楼之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默默,我不知道,但是我真的,我真的恨,可我不知道!”

人类的本质果然是复读机,王雨冉喋喋不休的说着这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沈默默除了心疼也只能是心疼了。

“送她上车吧!”

神吸了一口气,沈默默回头一摆手示意站在不远处的司机过来,强行搀扶着王雨冉离开了酒店,王雨冉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地被送上了车上。

临上车的瞬间,酒店的前台把整理好的照片交到了沈默默的手上,沈默默看着照片,心理倒没有觉得什么异样,只是默默地把照片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沈默默回过头,看着身后的酒店,一种想要砸碎整个饭店的冲动涌上心来,似乎也预见到了自己可悲又可怜的未来。

感情中先爱上对方的人就输了,但是感情中不甘心的那个人会比输更惨,因为不甘心的人会死无葬身之地。

很显然,王雨冉是爱情中先爱上对方的那个人,而沈默默是不甘心的那个人。

不过,唯一庆幸的事情是,沈默默向来这样的自我安慰——我还可以拥有钱家的钱财。如果真的是没有感情的话,那就不奢求了,选择物质保障才是最后的盾牌。

王雨冉生动形象的给沈默默上了一课,爱情还真的是全天下最没有用的东西,婚姻也真的是最脆弱的事情。

谁说嫁给爱情的婚姻就是幸福的?

或许,嫁给物质的婚姻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吧。王雨冉整个人几乎是摊在了车座上,完全是倒在了沈默默的怀里,眼泪劈里啪啦地流着,很快就打湿了沈默默身上穿着的纯白衬衫。

“去我的房子吧!”

沈默默搂着王雨冉,轻声地和司机说道,司机立刻调转了车头,一路开向了沈默默在市区的豪华公寓。

这栋住宅是钱正祁买给沈默默的礼物,确切的说是对沈默默的感谢。钱正祁到处留情,但是很意外的碰上了一个非常认真的女孩子,想要和钱正祁白头到老。

自然,钱正祁不想做坏人,理所当然的是沈默默出面以未婚妻的身份处理了女孩子,给钱正祁赢得了宝贵的安静的时间。

事情处理了干净之后,钱正祁为了表达感谢,就买了这么一套公寓送给沈默默了。

当然也算是表扬沈默默的“贤良淑德”和“不争不抢”,在市中心,这套房子在兰城的市值已经达到了1300万。

车很快就停在了公寓下面,沈默默搀扶着王雨冉下了车,与此同时,沈默默示意司机可以直接回去了,不需要送自己上楼了。

两个女人在半夜十二点踉踉跄跄地走进了楼道,坐上了电梯,走进了房子。

“多少吃点儿东西吧,不然你扛得住,肚子里的孩子扛不住呀!”

沈默默轻轻地把王雨冉安置在了沙发的一角,并且小心谨慎地拿过来了很是舒服的抱枕,一边儿帮王雨冉脱掉了平底鞋,一边儿和王雨冉说道。

“我没有胃口!”

王雨冉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绝望之中清醒过来,语气犹如死人一般,声音非常的游离。

“总要为肚子里面的孩子考虑一下的吧!”

沈默默小声地劝说道。

王雨冉目前怀孕三个月了,肚子虽然没有那么的明显,但是也已经有了附带着一个生命的印记了。

王雨冉还是一个劲儿的摇头,沈默默正要继续劝说的时候,家里面的门铃竟然是响了。

这个时候,谁会过来?

沈默默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但还是拖着疲惫的身子绕过了硕大的客厅走到了门口。

透过家里面的摄像头,发现站在门外面的人竟然是赵姨和听雨别墅的工作人员。

沈默默立刻打开了房门,赵姨赫然出现在了眼前,赵姨看见了沈默默,立刻说到:

“钱少爷说您在房间的饭菜一口未动,担心您的身体,只好这会儿让给我们送过来,给您和您的朋友!”

沈默默低头看了一眼面前一排的保温壶,知道算是钱正祁给自己补偿,每次钱正祁试探过自己一次之后,都会有一些补偿,沈默默这几年也习惯了。

钱正祁简直就是表演型人格,在任何人的眼中,钱正祁对沈默默都是真心实意的好,而沈默默则是一身的公主脾气。

抽烟、喝酒、烫头、泡吧、出轨,但钱正祁是个好男孩。

“麻烦你们了!”

沈默默侧开了身子,听雨别墅里面的工作人员陆陆续续地走了进来,手里面都拿着大小不一的保温盒,看来是准备了很多吃的东西。

“赵姨,您认识这个女生嘛?在家里的party上见过嘛?”

沈默默鬼使神差地把酒店前台整理出来的照片给了赵姨,小声地询问了一句,钱正祁会经常在听雨别墅的附属别墅举办聚会之类的活动。

赵姨接过了照片,仔细地端详了半天,最后似乎一下子想起来了,大声地和沈默默说道:

“上个月好像来过聚会,是叫什么安琪。”

沈默默的脸一下子就绿了,果然是钱正祁搞的鬼!

当沈默默发现酒店是钱氏集团旗下的时候就觉得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不过,眼下沈默默不能表现出任何的异常,只能是笑着收回了照片,并且嘱咐阿姨今天自己问的问题不要外传。

王雨冉颓废地窝在沙发里,看着进进出出的大概六七个工作人员,心里面有一时之间说不出来的失落。

“您早些休息!有什么事情联系我们!”

赵姨临走之前还是颇为不放心地和沈默默交代道。

“您放心,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会第一时间联系你们的,回去也早些休息吧!时间也的确不早了!”

沈默默客客气气地送走了钱家的阿姨,折回了身子,直接地走到了餐取,依次打开了保温盒,发现有一份儿还冒着热气的鸡汤,觉得正适合王雨冉。

“喝点儿鸡汤吧,暖暖胃!”

沈默默一边儿说着,一边儿打开了装饰的非常精致的碗柜,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个透明的水晶碗,为王雨冉舀了一碗鸡汤。

顺便打开了另外一个手边儿的保温盒,发现里面是蒸好了的虾饺,正好拿出来了一个棕色的盘子,装了几个小饺子,一起端到了王雨冉的面前。

“给,喝点儿吧!”

王雨冉麻木的接过来了鸡汤,下意识的喝了两口,但是味道真的是沁人心脾,入口之后非常的清香,同时也带着浓浓的肉香,即甘甜也不失口感。

趁着王雨冉喝鸡汤的时候,沈默默快速地打开了所有的餐盒,分类好并且迅速地装在了形状不一的盘子里,一趟一趟地送到了茶几上,供自己和王雨冉选择。

不得不说,钱家的厨师手艺的确是非常的出色,这些厨师都是在钱家名下的餐饮行业工作的人员,会轮流到听雨别墅做饭。

厨师能够有这么好的手艺,可想而知,钱家旗下的餐饮业务实际上也是非常的赚钱了。

钱家的阿姨为沈默默可以说是差不多地送来了一份儿满汉全席了,早餐、中餐、晚餐也都有一些种类,还真的是足够人性化了阿!

“我怀孕到现在还没有过这么好的待遇!”

王雨冉一口气喝下了一整碗的鸡汤,可能是在和自己赌气,也可能是真的饿了。

“吃两个黄金饺吧!”

沈默默自己拿起来了一个送进了嘴里,剩下的就都递给了王雨冉。风卷残云,一会儿的功夫,王雨冉就把茶几上的各类菜品都尝了一遍。

“王翰深的妈妈怎么说?你婆婆知道这件事情嘛?”

沈默默看着王雨冉的情绪多多少少有了一些缓和,慢慢悠悠地问道。王雨冉夹着鱼肉的手突然之间的停顿了一下,鱼肉直接掉落在了盘子里面,好不容易收住的眼泪似乎又要再一次决堤了。

沈默默看着王雨冉的样子,心里面基本上就清楚了,王翰深的妈妈看来是什么都知道的了,只是帮着儿子打掩护了。

“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下吧,凡事想好,我能帮你的,一定竭尽全力!”

沈默默没有再多问,也的确是累了,只是安慰的语气,轻轻地拍了拍王雨冉的背。

但是尽管语气温和确实也透漏着杀气了,要是王雨冉点头,沈默默似乎真的能够把王翰深五马分尸。

“好!”

王雨冉也的确是累了,从自己和王翰深结婚到怀孕再到现在,每走一步,王雨冉都觉得是如履薄冰。

沈默默搀扶着王雨冉进了客卧,等着王雨冉彻底睡熟了之后,沈默默才一个人静悄悄地回到了客厅。

完全是摊在了沙发里,沈默默整个人都觉得非常的累,满脑子都是王雨冉跪在酒店大堂的画面,沈默默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帮助王雨冉。

正想着如何在不伤害王雨冉的情况下,处理好这件事情的时候,家里面的电子门却突然之间响了起来。

随即房间的门就打开了。

“你怎么来了?”

沈默默逆着客厅的灯光,看着走进来的人,诧异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确切地说几乎是整个人跳了起来,万分惊愕地问道。

“怎么?我不能过来看看我的未婚妻?”

钱正祁语气颇为戏谑,跺着步子直接地走到了沈默默的面前,在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住了脚步,微微低着头,看着沈默默慢条斯理地说道。

“当然可以了!这里你来去自由!”

沈默默尽力平稳住了心情,脸上恢复了以往的笑容,温和地回答道。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