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 > 

你,只能娶我

第3章 你,只能娶我

没错,此时的沈默默真的是一个可怕的人,就像是一个恶魔一样,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

是谁把沈默默逼到现在这个样子的呢?是钱正祁的责任吗?是但或许也不是。心中的魔鬼已经到了无法抑制的地步,这也是沈默默自己的选择。

明明应该在一段儿感情中掌握主动权的人,最后还是要任由着心魔去肆意猖狂。

“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一直以来,沈默默都是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钱正祁也要顾忌自己钱氏集团少爷的身份,两个人都是心中压着怒火,但还是表现出相敬如宾的样子:

“我绝对不会娶你,你不要再痴心妄想了!你知道的,我想娶的人是果然然!”

钱正祁不像是刚刚那么狰狞了,但是语气里却也是充满了不容置辩的霸道。

“你,只能,娶我!”

沈默默慢慢地放开了钱正祁的手,眼神中闪过了肉眼可见的狠厉。

“如果老夫人知道你嫁给我并不是因为你真的爱我,你觉得你还能嫁进钱家吗?”

钱正祁也没有料到沈默默居然如此的软硬不吃了,不自觉地怒目而视,眼睛直直地瞪着沈默默,似乎是警告沈默默,不要再一意孤行了。

“哦?”

沈默默倒是笑了笑,没有特别惊诧的表情,歪了一下头,似乎是在打量着猎物一样的看着钱正祁。

“所有人都知道,我为了救你,卧病在床三个月。我为了救你,流掉了肚子里面的孩子。我现在也不过就是要一个钱家的名分而已,你觉得钱老夫人会不答应嘛?”

沈默默语气始终平和,似乎说的每一件事情都与自己无关一样,似乎自己只不过是这一段感情之中的旁观者一般:

“我和你在一起已经六年了,这六年,我为钱家的大大小小的产业做了多少事情,我为你们钱家做牛做马,我现在不过就是要一个名分而已呀!”

钱正祁难以置信地看着沈默默,沈默默继续淡定地讲到:

“你觉得如果钱老夫人知道你这么多年之所以如此的放浪形骸就是为了等果然然,你觉得钱老夫人会不会迫切地想要让我嫁进钱家呢?”

“这就是你想要的?你就这么的爱慕虚荣?你就一定要当这个钱家的少夫人?我可以给你钱,给你买房子,给你买车,只要你不嫁给我!”

钱正祁知道沈默默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有自尊心的人,如果可以激怒沈默默的话,那就正合了钱正祁的意。

“你觉得我现在缺的是钱吗?”

沈默默安安静静地听着钱正祁给自己的保证,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着,似乎是在听笑话一样,很是平和的反问了这么一句。

钱正祁万万没有想到沈默默竟然会这么的问自己,整个人都愣住了,怔怔地盯着沈默默。即使是两个人在一起六年了,但是钱正祁还是不了解沈默默。

对于沈默默而言,原本她是一个物质需求很低的女生,六年前和钱正祁在一起的时候也是真的爱钱正祁。

可是这六年里,沈默默实在是见到了太多的事情,两个人经历了很多之后的沈默默不再相信什么狗屁爱情了,她现在要的无外乎就是一个补偿,补偿自己六年来的辛苦和付出。

“你果真是狼子野心!这六年,你从钱家已经拿走了多少东西,你真的是欲壑难填!难道你从以开始就想要这些?你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钱正祁现在除了道德绑架之外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和沈默默对话了。

“对,这就是我想要的,我就是一个爱爱慕虚荣的女人!”

对于今天这样的场面,沈默默再去私下见钱老夫人之前就已经有所预料和准备了:

“怎么?难道你就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是我逼着你去夜店鬼混?是我强制你和果然然分开?是我刀架着你的脖子让你去澳门赌博?是我胁迫你把公司七千万的生意作废了?”

沈默默对于钱正祁也是嗤之以鼻:

“你不过就是投胎的本领比别人强了很多而已,你自己什么能力,你自己心理不清楚嘛?你说我欲壑难填?钱正祁,摸摸你的良心,没有我,钱氏集团隶属于你的这些分公司会不会早就倒闭八百回了啊?”

钱正祁万万没有想到,向来以温柔敦厚著称的沈默默竟然也有说话如此狠毒的一天。

“我嫁给你,你娶我,我们各取所需!不要拿你那一套仁义礼智信的道德来说教!我和你已经在一起六年了,你我心知肚明!”

沈默默一连串的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微微的后仰了一下shen子,突然之间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钱正祁呆呆地看着沈默默的表情,沈默默的表情仿佛是在说——我没有针对在座的各位,但是你们每一个人都是垃圾。

“明天早上你和我还有会呢,早点儿休息吧,我出差回来已经够累的了!”

见钱正祁似乎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了,沈默默转换了一下话题。

自然,沈默默也没有想要和钱正祁继续争吵下去的意思,再吵也不过就两败俱伤,沈默默觉得这是没有必要的事情。

现在无外乎就是亮出自己的底牌,六年来的隐忍不会换来任何的回报,该自己争取的东西,沈默默现在一点儿也不会谦让了。

“你别后悔!”

钱正祁知道沈默默已经是决意结婚了,而钱老夫人也是坚决要求钱正祁娶沈默默,很多事情是覆水难收,自己除了和沈默默结婚之外也别无选择。

“后悔什么?后悔成为钱家的少夫人嘛?”

沈默默原本迈出去的腿突然之间的收了回来,转过了身子,面带微笑地看着坐在沙发对面的钱正祁,双手托腮,眼神似乎是意犹未尽的感觉。

成为钱家的少夫人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梦想,沈默默怎么可能会后悔?

沈默默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钱正祁在这个时候还能够说出来这种如此幼稚的话,看来,有钱人是永远无法体会到没钱人的偏执的!

对于沈默默而言,宁可孤注一掷的嫁给钱正祁,也绝对不会浪费如此好的机会了!

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沈默默这次是真的精疲力竭了,和钱正祁吵架果然是天底下最消耗体力的事情,整个人倒头就栽进了席梦思床上。

电话铃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沈默默原本不打算接起电话的,但是似乎打电话的主人过于地契而不舍了,沈默默只好是疲惫不堪地拿起了电话。

王雨冉?

沈默默立刻坐起了身子,雨冉算得上是沈默默这么多年来关系最好的朋友了,这么晚打来电话,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发生。

“默默,王翰深那个王八蛋,她出轨了!”

电话刚刚一接通,王雨冉就在电话那头声嘶力竭地哭诉道。

“你现在在哪儿?”

沈默默听到雨冉的话,着实还是愣了一下,随即紧张地问道。

的确,沈默默是非常冷静的人,但是听着王雨冉的哭声,沈默默还是惊了一下。毕竟,沈默默知道雨冉现在还怀着身孕,不能过多的受到刺激,当务之急是先让雨冉稳定下来。

“在,在,在酒店,酒店,酒店大厅!”

王雨冉此刻已经是哭的整个人都抽搐了起来一样,说话也不能说的很利落了,一共就是几个字的句子似乎也要反反复复地重复多遍。

“我不知道,不知道怎么,怎么办!默默,我不知道,不知道我要怎么办呀!”

沈默默对于王雨冉来说,就像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王雨冉除了找沈默默之外,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找谁。

“定位发给我!等着我到!”

沈默默已经起身走到了卧室的门口,依旧是语气冷静地和王雨冉说道。

这个时候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沈默默知道王雨冉的性格,绝对不是那种可以鱼死网破的人。就算是鱼死网破,沈默默也希望王雨冉这个时候应该是体面的,至少不要伤了自己的身子。

男女实际上真的是不平等,为什么明明出轨的是男方,需要维持体面的确是女方呢?

“好,我等你!”

挂掉电话之前,王雨冉还是答应了一切等到沈默默来之后再做定夺。沈默默几乎是下意识的拿了一件放在门口的外套和包包,慌慌张张地穿上了鞋子,就急急忙忙地奔了出去。

电梯一到一楼,张姨和赵姨就赶了过来,很是关切地问道:

“少夫人,这么晚了,您是要去哪儿呀?”

张姨的眼神非常的复杂,以为是沈默默受不了钱正祁的乱来,决定离家出走呢!其实,这个时候,张姨还是觉得沈默默也算是好样的呢,能够孤注一掷地离开。

“去这个地址,我朋友出了一点儿状况!”

沈默默一瞬间就读懂了张姨眼神里面的意思,但是仿佛自己完全不知道一样,依然是递过了自己的手机,给张姨看自己要去的位置。

“好的,这就为您安排,需要其他的人手嘛?”

张姨连忙地回答道。

“您看着安排吧!”

沈默默对于这样的事情也并不是非常的了解,只知道现在需要将王雨冉接回来,不要出现任何的意外,仅此而已。

“少爷!”几乎是同一时间,家里面的佣人就把沈默默要离开听雨别墅去酒店见王雨冉的事情告诉了钱正祁。

“王雨冉?怎么了?”

钱正祁这个时候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到书房处理文件了,刚刚那个穿着浴袍的女人也要被无情地送走了。单纯的想要用身体留住钱家少爷的心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似乎是王雨冉的先生王翰深出轨被发现!”

钱家的佣人很是言简意赅地回答道。

“哦?”

钱正祁饶有兴趣地放下了手里面的文件,转动了一下旋转座椅,看了看楼下的场面。

一个抬手,书房里面的感应灯就慢慢地暗了下来,角度刚刚好,可以让钱正祁很是完整地观察整个庭院的动静。

“王翰深真的是没有定力,我随随便便在夜场找了一个公主,就把他迷得晕晕乎乎的,出轨被抓现行,还真的是有好戏看了啊!”

钱正祁眼角洋溢着笑意,整个人似乎要坐收渔翁之利一样。

“王雨冉的事情会让沈默默忙活好一阵子呢,也好,省的沈默默无聊了!”

钱正祁转回了椅子,很是帅气地从书房走到了硕大的阳台,整个人完全是暴露在了阳台上面,神色很是清冷地看着楼下的沈默默。

只要沈默默过的不好,钱正祁就会开心,两个人完全就是为了给对方添堵而一起走过了这六年的。司机在三分钟之后就出现在了听雨别墅的院子里。

从楼上一路小跑下来的沈默默在坐进车子的瞬间猛地一抬头看见了正居高临下望着自己的钱正祁。

钱正祁看着抬着头看着自己的沈默默,很是淡定地笑了一下,但是因为距离加上晚上光线的问题,沈默默完全是看不出清楚钱正祁的样子。

突如其来的压迫感让沈默默瞬间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但是来不及多想,沈默默还是短暂的迟疑之后立刻坐上了车,直奔市区的酒店。

一路上,王雨冉断断续续地给沈默默发了N条的微信消息,大概就是一个王翰深的出轨历史记录。沈默默只是扫了部分聊天记录,就基本知道了事实,王翰深出轨了一个已婚的公司女同事。

果然,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沈默默正在心里面默默地问候了王翰深的全部家人的时候,突然一条钱正祁的短信跳了进来,钱正祁很是言简意赅的说道:

“祝顺利!”

顺利?

沈默默哑然失笑,顺利什么?祝自己和王雨冉去抓现行顺利?这还真的是朴实无华的祝福呢。

其实,沈默默知道,钱正祁无外乎就是要想要恶心自己,但是这个婚,沈默默是结定了,就算是为了补偿自己这么多年的辛苦,沈默默也绝对不能悄无声息的离开钱正祁,离开钱家。

车很快就到了酒店楼下,沈默默刚刚一处酒店,就察觉到了什么。

人紧张的时候,真的是容易让大脑当机啊!

好巧不巧,王翰深此刻正一番云雨的酒店正是钱家今年年初刚刚内部收购的酒店。王翰深还真的是选地址啊,偷晴到了钱氏集团的酒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