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 > 

忍得过屈辱才能成长

第2章 忍得过屈辱才能成长

沈默默听着电视里面记者说的话,再看看镜头里面自己和钱正祁笑得温暖如春的样子,心里面不自觉地涌动起了悲凉。

这就是自己在外人面前苦心经营地爱情的形象,这个形象过于的完满了,但实际上不堪一击。

“新闻好快啊!果然是郎才女貌呢!要是换成了别人啊,可是没有那么好的演技呢!”

穿浴袍的女生自然也注意到了一边儿播放着的新闻,自顾自地说道。

电梯门再次打开,沈默默没有理睬女生的话,到时自顾自地直接走了进去。

赵姨透过电梯的镜子,仔细观察着沈默默的变化,惊异地发现沈默默似乎一点儿变化都没有,依旧是保持着刚刚温和的神色,既没有愤怒也没有慌张。

电梯转瞬之间到了三楼,赵姨走在最前面,很是快速地给沈默默打开了三楼卧室的门,并且替沈默默打开了客厅的灯,房间瞬间被照的通明。

“您早些休息吧!洗澡水已经为了放好了,餐食也在吧台供您选择!”

赵姨并没有走进卧室,只是站在了门口,微微低着头和沈默默说道。

“是这两个月新养的人?”

沈默默走进了卧室,换下了自己的ManoloBlahnik家的高跟鞋,似乎很是随意地问道。

“来家里,这是第二次!”

赵姨自然是知道沈默默指的是谁,也只能是如实地回答道。

钱正祁带回听雨比赛的女人简直是太多了,可以说是集齐了十二生肖也集齐了十二星座,并且是那种十二生肖和十二星座的排列组合。

沈默默这几年来似乎也是见怪不怪了,两个人或许还达成了某种神奇的默契,钱正祁在外面逍遥自在,自己则是在家里面享受少夫人的生活。

倘若是钱正祁遇到了哪些想要甩掉却甩不掉的人,沈默默就会以正牌女友的身份出面,帮忙处理掉哪些女人。

这可能就是沈默默这些年存在在钱正祁身边儿的最大的意义吧。

“辛苦您了,早点儿休息吧!”

沈默默换好了拖鞋,站直了身子,微笑着转过身很是客气地和赵姨说道,随即关上了卧室的门,一抬手,啪的一声,直接关掉了整个卧室的灯。

瞬间,房间再次变的漆黑了起来,隐隐约约透着月光以及楼下凉亭和花园的光亮。

沈默默似乎是一下子失去了重心,直接是一头栽进了沙发里,半侧着身子,眼神无神地看着窗外。

她清楚钱正祁是花花公子的性格,从认识钱正祁的第一天开始,沈默默就知道。

沈默默更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可以去和钱正祁吵架,她不敢,尤其是在自己即将成为钱家少夫人的情况下,她更加的没有胆气去争执。

现在的沈默默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尽一切可能扮演好钱家准少夫人,不争、不吵、不闹。

更确切的说法是不能哭、不能吵、不能闹。因为沈默默真的是害怕,害怕自己会失去眼前自己辛辛苦苦得来的一切。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人类的悲喜是不相通的。

楼下的二楼此刻正是春宵一刻值千金的时候,而楼上的沈默默只能假装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地静默地躺着。

躺在沙发上的沈默默似乎可以隔着地板听到楼下隐隐约约、似有若无的呼吸声。

沈默默屏住了呼吸,实再是睡不下,一骨碌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自己已经是处处配合钱正祁了,为什么回来还要受到钱正祁这样的羞辱?

一不做二不休,沈默默穿着拖地的睡裙,连拖鞋都没有穿,就一个人跑到了楼下钱正祁的卧室。

钱正祁的卧室这个时候竟然只有钱正祁一个人了,那个女生不知道去哪儿了,沈默默也没有想要找那个女生的意思。

坐在老板椅附近的钱正祁只是快速地抬眼扫了一眼沈默默,但是未发一言。

“喝点儿什么?”

似乎是觉得屋子里面的空气都凝固了一般,沈默默最后还是打破了沉寂,缓和了一下态度,温和地问道。

“随意!”

钱正祁似乎是对于沈默默的问题似乎是丝毫不感兴趣,只是随口地回答了一句。

“你今天晚上有酒宴,最近胃也不是那么舒服,还是给你倒一杯温的苏打水吧!稍等!”

沈默默自顾自地说着,对于钱正祁的事情似乎很是了解的样子,顺手就在门口的储物柜里面拿出来了早就准备好的苏打水。

“你好像很了解我的样子?”

钱正祁站在沈默默的面前,看着沈默默递给自己的苏打水,丝毫没有想要接过来的意思,冷淡地质问道。

沈默默依旧是端正地端着苏打水,缓缓地抬起了头,眼神直视着钱正祁,一字一句地回答道:

“我要成为你的妻子,我自然要了解你!”

“妻子?”

钱正祁听到沈默默这样的回答,整个人瞬间被气的浑身颤抖。

“你以为在大众面前演一场戏,你就能成为我的妻子?”

无论如何,钱正祁都有点儿难以想象,向来听话又懂事的沈默默竟然会背着自己直接去见了钱老夫人,而且现在还能够理直气壮地说她是他的妻子。

“你心理到底怎么想的,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在沈默默去外地调理身子的这段儿时间,钱正祁都是非常的生气,但是奈何钱老夫人已经发话了,钱正祁只好是耐着性子等着沈默默回来再一教高下。

“沈默默,不要装出来一副爱我爱的深沉的样子,你和其他哪些接近我的女人有什么区别?难道不觉得自己恶心嘛?”

钱正祁俨然是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气愤了,啪的一下子就把沈默默手里面的水晶杯打翻在地了。

单价3000元的水晶杯就在这一瞬间就被毁掉了。

可能是因为钱正祁的力气过于的大了,也有可能是水晶杯的杯角有些锋利,钱正祁的手突然涌出来了一股殷弘的鲜血。

钱正祁自己倒是不觉得疼,还是眼神锋利地瞪着沈默默,沈默默倒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钱正祁受伤了的手。

来不及多想,沈默默一把就握住了钱正祁的手,钱正祁本能地想要挣脱开沈默默的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钱正祁的力气似乎比沈默默的力气小了很多。

“别动,我去拿医药贴!免得落下疤痕!”

沈默默这一刻就像是一家之主那样的果断,转身出了书房的门,急急忙忙的去了另外一间屋子。

片刻的功夫,沈默默就拿着一个很是精致地医药箱走了进来。满地狼藉,不知道钱正祁是不是精神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似乎是在沈默默出去的时间又打碎了几个放在吧台上的杯子。

沈默默就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踮着脚尖,越过了哪些破碎的玻璃渣,径直地走到了钱正祁的面前。

“先消消毒吧!”

沈默默坐在了钱正祁的身边儿,一只手抬起了钱正祁的手,另外一只手则是拿着消毒的药水,低下头认真地开始给钱正祁的手消毒。

“你知道我最恨别人背叛我的,对吧?”

钱正祁看着与自己近在咫尺的沈默默,突然之间心中涌现了一股难以言说的悲凉,声音似乎不像是刚刚那般的冷酷了。

沈默默手上消毒的动作并没有任何的停顿,似乎沈默默根本就没有听见钱正祁的问题一样。

“你竟然背着我去见了钱老夫人,你还拿那个流掉的孩子做筹码,你不说不要名分嘛?你现在竟然开始觊觎钱家少夫人的位置了,你不知道那个位置是留给果然然的嘛?你也配!”

钱正祁这一次狠狠地甩掉了沈默默的手,怒不可遏地吼道,就像是一头随时要吃人的狮子一样。

沈默默沉默着包扎好了钱正祁的伤口,整整齐齐地将药水和创可贴之类的一应用品全部放回到了收纳箱里面。

一切收拾好了之后,沈默默才慢慢悠悠地抬起了头,似乎这一次从是沈默默占据了舆论的上风一样:

“钱正祁,果然然难道是被我逼走的嘛?你难道不知情嘛?这几年你要求我为你做了些什么,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沈默默根本就不示弱,这几年,自己单单为钱正祁处理掉哪些各式各样的女人,就已经够头疼的了,沈默默绝对不会认输的。

“我流掉的孩子难道不是你的孩子嘛?这么多年我那一件事情做的让你不满意,我想成为钱家的少夫人那是我应得的,我付出了这么多,我现在需要补偿了,我难道不应该为自己争取些什么嘛?”

“你够了,你现在终于是显露出来了你的狼子野心!”

钱正祁刷的一下子抬起了是,似乎是要打沈默默的样子,但是最后钱正祁还是忍住了。到底,沈默默与哪些女人还是不一样。

“钱正祁,我这几年为了你做了多少事情,只要你不瞎你就应该看得见!我替你处理掉哪些你玩儿够了的女人,我替你打理钱家名下的企业,我甚至为了你出了车祸流掉了我们的孩子,我还要怎么做,你才满意?”

沈默默非常的激动,或许是王雨冉今天晚上的事情深深地刺激了沈默默,要是平常的话,沈默默不会说这么直白的话:

“这个钱家的少夫人,我做定了,这个婚,我也结定了。这辈子,你除了我,不可能娶任何人!”

连环炮似的,沈默默一下子说出来了很多压抑已久的话,钱正祁看着沈默默,真的是觉得现在自己眼前的人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钱正祁或许就像是一件漂亮的玩具一样,沈默默可以忍受别人玩儿这个玩具,但是这个玩具的归属权必须是沈默默。

“你就是想要钱,想要钱家的钱,对不对!说什么你爱我,都是狗屁,你最后还是要钱家少夫人的地位和名分,好,既然你话也说清楚了,那我们以后就各司其职!”

钱正祁肉眼可见的愤怒,赌咒发誓一般地叫喊着。

“钱家少夫人的地位?没错,但那是我应得的!我应得的!”

沈默默已经是无所顾忌了,既然是话说道这个份儿上了,那就坦坦荡荡到底。没有错,她想和钱正祁结婚的心非常的强烈,强烈到可以无所畏惧。

房间里陷入了片刻的安静,安静到沈默默觉得自己可以清晰地听见对方的心跳声。

三分钟之后,钱正祁最后还是认输了一般率先开口说话了:

“秦玥月有点儿赖上我的意思了,老规矩,你看着办处理吧,需要干净利落!”

有的时候钱正祁也不得不承认,他需要沈默默。

但是,此刻钱正祁看着眼前的沈默默,他一瞬间不知道眼前的沈默默和自己到底谁才是被魔鬼附身的那一个呢?沈默默就像是药一样,钱正祁拼了命地想要戒掉,但是最后还是会依赖对方。

沈默默怔怔地盯着钱正祁,还真的是没有想到钱正祁这个时候会说出这样的话,沈默默这一刻觉得自己好悲哀啊。

忍不住的沈默默开始哈哈的大笑起来,一种绝望之后自暴自弃的狂笑,只是笑着笑着就觉得嘴里一股咸咸的味道,果然眼泪是咸的啊!

沈默默觉得自己真的是悲哀,但那又能怎么办呢?这就是成为钱家少夫人风光背后的凄凉吧。

“好,我会看着办的!”

收住了眼角的泪,沈默默还是淡定的回答道,仿佛就是一件买卖一样,完全是公事公办的语气。

对于这些事情,沈默默完全是轻车熟路了,再也没有任何人比自己更适合处理这些事情了。

“沈默默,你想好,结婚后,这些就是你生活的全部!”

钱正祁也是一样盯着沈默默,语气恢复了平静。沈默默无奈地摇了摇头,慢慢悠悠地和钱正祁说道,只是语气里面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哭腔儿:

“你不懂,正祁,你永远都不能理解我心理的苦,你不知道我到底经历了什么,只有嫁给你,我才能过上我想过的人生!”

沈默默目光坚定地盯着钱正祁,双手仅仅地握住了钱正祁的手,仿佛是垂死挣扎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正祁,你成全我吧,好不好,我们不要再这样无休止的争吵下去了,我也不会做任何惹你不开心的事情,你可以和任何人在一起,我绝不干涉!只要你愿意让我嫁进钱家的门!”

沈默默对于这一段儿即将开始的婚姻完全没有期待,她唯一的期许就是钱家少夫人的位置和名号。钱正祁就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看着沈默默。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