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 > 

扮演好妻子的角色

第1章 扮演好妻子的角色

“女士,飞机已经落地了,正在滑行阶段,即将打开舱门,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您的嘛?”

空姐半蹲在软椅前,前倾了半个身子,神情温和,语气也是非常的温柔,试探性地问道。

沈默默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扫了一眼半蹲在自己面前的空姐,清了清嗓子,面色倦怠,声音多少带着些沙哑:

“有一个包包,请帮我取下来吧!”

“好的,女士,飞机马上开舱门了,请您优先离开。”

空姐手法熟练的打开了置物柜,小心翼翼地拿出来了沈默默的prada的Saffiano皮革手袋,心理一边儿默默地想着:果然阿,贵的东西就是好呀!一边儿将包包双手递到了沈默默的面前。

沈默默接过了包包,顺手就放在了一边儿,似乎是这个几十万的包包完全不值得沈默默多看一眼。随即,沈默默伸了个懒腰,很是慵懒、闲散的感觉,几乎是与开舱门的同一时间站了起来。

“女士,您慢走,欢迎再次乘坐本次航班。”

头等舱的沈默默是第一个走出飞机的,乘务人员笑容满面地目送着沈默默离开了飞机。走过廊道,透过机场硕大的照明灯,沈默默似乎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三月兰城的寒冷。

“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呀!这一身加起来也得十万块了吧!”

“一身的名牌,不是大小姐,就是少奶奶喽!”从沈默默身边儿走过来两个年轻的女孩子痴痴地看着沈默默,小声地说道。

从机场的接机大厅刚刚一出来,沈默默就看到了站在外面的一群记者,闪光灯劈里啪啦地闪着,似乎是相机不要钱一样。

再看看哪些记者,就像是恶狼看到了食物一样虎视眈眈地盯着出口处。原本带着硕大黑色墨镜的沈默默不自觉地扶了一下眼睛,试图另辟蹊径从这群接机的人群中找到出口。

“不知道又是和那位明星坐同一个航班,真的是烦死了!”

沈默默在心里面暗暗地想着,低着头,快速地走着,那成想,冷不丁地一下子就迎面撞上了个人。“啊!”

沈默默的额头似乎是触碰到了对方西服上的金属纽扣,感觉额头瞬间就火辣辣的疼。

“欢迎回家!”

原本沈默默是想站住脚和对方saysorry的,结果却听到了一个很是低沉的声音和自己说道。

说话人的声音,沈默默实在是太熟悉了一点儿,这句话简直就像是恶魔低语。没有错,撞上自己的人就是钱正祁。

“你怎么在这儿?”

沈默默和钱正祁已经有大概两个月的时间没有见面了,确切的说是两个月的时间没有任何的联系了,现在钱正祁不声不响地出现在机场着实是吓了沈默默一跳。

“老夫人的意思,你觉得我能忤逆老夫人的意思吗?”

钱正祁手里木还拿着娇艳欲滴的一大簇玫瑰花,根本没有给沈默默反应的时间,就直接把花塞进了沈默默的手里。

一群记者站在几米远的距离之外,完全感受不到钱正祁和沈默默已经是剑拔弩张的状态。

所以啊,有的时候还真的不一定是眼见为实呢。记者们只是看到了钱正祁一脸深情地双手递上花束给沈默默,而沈默默则是一脸娇羞的样子,似乎大家就等待着这一幕的发生。

大家瞬间亮起了相机,嘁哩喀喳地一顿按快门键,沈默默幸好是带着墨镜,不然的话,觉得自己可能会被闪光灯给晃瞎。

“对,请少夫人和少爷笑一笑!”

“哎,好,请两位看这边!”

机场的接机大厅瞬间就变成了T台。

“你能同意老夫人的要求,出来秀恩爱,还真的为了自己的形象不择手段啊!”

沈默默在众多记者的要求之下还是摘下了墨镜,一脸的笑容,笑意盈盈,小鸟依人地依偎在钱正祁的怀里,但是嘴上却没有闲着。

“你背着我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沈默默,我警告你,注意好你的身份,不要妄想!”

钱正祁搂着沈默默的手不自觉的用了一些力度,脸上则依然是标准的笑容,但是语气却非常的冰冷,似乎是一种上级对下级的命令。

记者在持续拍了三分钟之后终于是收场了,记者的摄像头刚刚转移了位置,钱正祁就立刻松开了搂着沈默默的手,而沈默默也毫不迟疑地把手里的玫瑰花直接就交给了一边儿的工作人员。

“少夫人,您还有一个小的采访!”

原本沈默默以为拍了恩爱照就算是完成任务,那成想,钱正祁倒是给自己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本来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就已经是很辛苦的了,沈默默一门心思想要回家好好的休息一下。

但是钱正祁根本不管自己死活,沈默默碍于自己的身份,只能是笑着应承了下来。工作人员立刻过来给沈默默补了一个妆容,带着沈默默从机场出来到了外面的保姆车里面接受外采。

前前后后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沈默默就注意到钱正祁不见了。

“少爷呢?”

沈默默下意识地问了一下shen边儿的工作人员!

“少爷已经回去了!”

工作人员自然地回答道。沈默默倒是愣了一下,从机场一出来,自己见到钱正祁的时间也不过就是不超过十分钟,现在走了也不和自己说一声,自己还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工具人呢,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虽然说是一个小的采访,但是前前后后也录制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等着彻底结束的时候,沈默默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散架了一样。

下了保姆车,沈默默就坐上了回听雨别墅的车。来接沈默默的车已经等候多时了,司机看见沈默默,立刻迎了过来,殷勤地接过了沈默默手中的巴宝莉定制款行李箱,热情洋溢地和沈默默说到:

“欢迎少夫人回家!”

“辛苦您了,这么晚还过来接我!”

沈默默客客气气地回答道,不失分寸和礼数。

不过,这个时候听到少夫人这个称呼,沈默默心理着实还是惊了一下,有一种喜上眉梢的感觉,感觉熬了这么多年了,终于是熬出头了啊!但是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欣喜的神情,不过嘴角还是难以掩饰的微微上扬。

“少爷已经回到了听雨别墅,我直接送您去那边儿吧!”

司机一边儿发动了车子,一边儿和沈默默说道。沈默默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好的,下意识的翻了一下自己的手机,自己和钱正祁的对话框依然是停留在了两个月之前。

“不要想这么多了!”

沈默默在心理和自己说:

“不是已经得到了少夫人的名号了嘛,自己不久之后就要变成名正言顺的钱家少夫人了嘛,钱正祁爱不爱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恩爱的形象装的太久了,连沈默默自己都要骗过自己了。

一路反反复复地劝说着自己,车子也从繁华的市中心驶向了城郊边际的别墅区。听雨别墅是钱家前几年盖的私人别墅,豪华程度在兰城已经可谓是首屈一指了。

整个别墅的设计都是请的国内顶尖的设计师,在钱财上自然也是毫不吝啬了,简单来说,就是豪气冲天了。

不过,钱正祁的审美也的确是不错,从小到大都是在奢饰品的环境里面长大的,就算是没有审美,也会被熏陶的有美感了。

“少夫人,到了!”

司机缓缓地将车子停在了喷泉的前边儿,打开了车门,很是恭敬地请沈默默下车。

喷泉不大,但是正中间却是安置了一个悬空的装饰,装饰是按照金沙遗址的太阳神鸟的比例做的仿品,但是也足以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了。

晚上彩色的灯光在泉水的映衬之下营造出了太阳神鸟即将腾飞的氛围,家里的佣人早就已经等在了喷泉的另外一侧,看着沈默默一下车,大家自然是健步如飞地奔了过来,接过了司机刚刚拿下来的行李。

“您回来了!”

张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沈默默的身边儿,尽管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但是张姨看起来还是神采奕奕的样子。

“是!”

沈默默对于钱家的配置虽然不敢说是一清二楚,但是心里面对于这些比较重要的人还是都多多少少有所了解的,和张姨说话的语气不自觉的温和了很多。

“安排少夫人您到三楼的大卧休息!”

张姨始终面带微笑和沈默默说到,似乎也是在和身边儿的其他人讲话。

嗯?沈默默狐疑地看了一眼张姨,又不自觉地扫了一眼就在不远处的听雨别墅。

其实,沈默默心理清楚的很,钱正祁的卧室应该是在二楼呀,怎么自己作为少夫人被家里面的阿姨安排在了三楼呢?

本能地,沈默默就察觉到了一些什么事情,但是不好和阿姨在这个时候有任何的争执。

毕竟张姨在钱家的时间可是远远超过自己的呀,沈默默自知自己的身份还没有到可以随意造次的地位。

如履薄冰这个词语对于沈默默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即使是心里面非常的奇怪,沈默默还是温和地答应了下来,和家里面的佣人一起走进了听雨别墅。

钱正祁悠然地坐在二楼卧室的落地窗前的沙发椅上,因为卧室里面的灯是昏暗的,反而可以将下面的景象看的清清楚楚。

说实话,钱正祁觉得自己完全不了解沈默默,沈默默就像是一个完美的人一样,脾气好到没有话说,尤其是在自己面前,连基本的情绪都很少会有一丝的波动。

沈默默的一言一行都是那么地契合钱家少夫人的角色。

但可能就是因为沈默默实在是表现的太过于无可挑剔了,才让钱正祁觉得沈默默是一个可怕的女人,可怕到可以杀了自己的心来赢取她想要的东西。

“你下楼去打个招呼!”

钱正祁头也未回的对身后床上异常香艳,身材也是颇为丰满的女人说道。

赵姨陪着沈默默直接走到了客厅一端的电梯,听雨别墅虽然也只有三层楼,但还是为了出行的方便安置了电梯和货梯,可谓是最大程度地保证了生活基本质量。

“您这次出差,身体还好嘛?”

赵姨站在沈默默的侧前方,头微微地偏向了沈默默,小声地问道。

“还好,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沈默默知道赵姨算是钱家里面比较关心自己的阿姨了,自然是会和赵姨先天的亲近两分。

“您刚刚出院,就去出差,也实在是辛苦!”

赵姨语气里面隐隐约约地透漏着一丝对于沈默默的怜惜。

沈默默只是笑而不语,心理默想着自己不足怜惜,甚至还要感谢上次的住院,要不是因为出了车祸,钱老夫人也不会突然松口允许自己有条件的嫁进钱家。

嫁进钱家对于沈默默来说,已经是得之不易的一件事情了,这么多年的等待终于换回来了一个名分,沈默默想一想都要被自己感动哭了呢。

电梯缓缓地打开,但是电梯里却赫然站着一个人,确切地说,是站着一个穿着浴袍的女人。

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款短款的浴袍,颇为恰到好处比例的上半身,很是婀娜的曲线,即使是作为女人,沈默默也非常的羡慕这样的身材比例和美貌。

电梯里面的的女人显然对于眼前出现的沈默默并不觉得惊讶,大摇大摆地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眼神颇为挑衅地看着沈默默,但是却开口询问赵姨:

“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即将成为钱家少夫人的人呀?”

“请自重!”

赵姨看着说话的女人,冷冷地回答道,说罢再次按了一下电梯。

电梯门再次打开,沈默默径直地走进了电梯,眼神完全是直视前方,似乎压根儿就没有看见这么一个女人一样。

但实际上,沈默默什么都看见了,也看的清清楚楚——对方脖子上的小草莓,项链也是钱正祁曾经送给自己的礼物。

沈默默合理怀疑钱正祁就像是送“心型石头”一样送了所有其他女人一样的项链。

“果然呀,我这种人做不来少夫人,我可没那么大的包容心!”

穿着浴袍的女人非常不屑一顾地对着沈默默慢慢悠悠地说道,客厅里面的电视正在播放最新的插播新闻——钱正祁、沈默默婚礼前恩爱合体,破出轨传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