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三国之谁主天下 > 

武圣之威

第6章 武圣之威

就在他设想各种可能的时候,忽然前面出现了一声惨叫,骑马走在最前面的马忠从马上摔下来了,吴军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又有几个人从马上掉落,战马受惊,嘶鸣不已。

吴军本来还在哄闹,忽然被人伏击,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山谷中顿时安静下来,一个个目瞪口呆,潘璋从草丛中站起来,拔剑吼道:“有埋伏,准备御敌!”

这一声喊,吴军彻底大乱,匆忙之间甚至连武器都没来得及拿出来,又有箭雨从两旁的树林中射出,嗖嗖的破风声令人心悸。

箭雨只是射向队首和队尾,被押在中间的关羽倒没有危险,危急之中,对着还在发呆的关平喊道:“平儿,快趴下!”

潘璋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坐骑,爬到马背上,怒吼道:“大家休慌,不过是些残兵败将,在两边的树林中,分两队从左右杀过去!”

吴军三三两两草草结成阵型,听到命令正准备杀向道路两旁,就听见轰隆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仿佛闷雷一般。

那是骑兵的声音,这些当兵的怎么会不清楚,吴军脸色大变,向道路两旁逃避,如果被奔驰的骑兵冲撞,多少条命也不够用的。

混乱的吴军又被埋伏在树林中的弓箭手射杀,背腹受敌,加上毫无准备,本来就疲惫的吴军早已没有了丝毫士气。

关羽一看周围的吴军乱成一团,马上带着关平往左边的小坡上冲过去,不管来的是什么人,这种时候还是先借机逃命要紧。

潘璋一直在注意着关羽的动向,见二人逃走,马上大喝道:“拦住关羽,不要让他跑了,押着他撤退。”

潘璋气急败坏,本来也想骑马追杀过来,但此时那队骑兵已经轰然而至,漫天的泥土飞扬着,当先的一位将领手持钢枪,接连挑翻了沿途的好几个士兵。

眼看自己追不上关羽,潘璋终于咬牙下了斩杀令:“将父子就地斩首,得关羽首级者,赏万金,奉千户侯。”

那可是自己和马忠的赏赐啊,但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走脱了关羽,别说赏赐了,脑袋也休想保住。

一听到这个消息,惊慌的吴军像打了鸡血一般,就近的几个吴军狰狞着持刀紧随而上,远处的竟然冒着箭雨直冲向关羽所在的草坡。

看看慌乱的士兵,潘璋恼恨得牙根发痒,他一个人可没有独战一队骑兵的实力,只能在远处指挥,心中震惊莫名,这队装备整齐的蜀军从何而来?

吴军不要命地冲向关羽,关羽双手被捆,站在高处用脚踢翻几人,但此时已经有五六个吴兵杀来,手中都有刀枪,两条腿哪里挡得住?

“父亲,小心!”刚一脚把一个吴军踢得口吐鲜血翻滚下去,就听身后关平一声惊叫。

急忙回身的时候,另一个吴兵已经挥刀斩来,此时他一只脚还未收回来,站都站不稳,哪里还能躲避?

“吾命休矣!”关羽不甘心地闭上眼睛,眼看希望出现了,却又让他陷入死地,只觉得胸膛一股气在飞窜,却无法发泄,快要爆炸了一般。

“找死!”就在此时,一声暴喝在旁边树林中响起,只听“当”的一声巨响,刀刃刺破肩头的痛感传来。

关羽豁然睁开眼睛,丹凤眼中精光爆射,这人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睁眼一看,果然是刘封。

“二叔,你没事吧?”刘封也是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要是刚才自己跑慢了半步,真的就要抱憾终身了。

“快保护二将军!”擦了擦冷汗,两步上前割断关羽身上的牛筋。

关羽看着眼前恰到好处赶的刘封,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重获新生,释放的自由让他浑身力量暴涨。

“贤侄来得正好!”关羽丹凤眼微微眯起,一股无形的杀气骤然散发出来。

刘封忍不住后退一步,就听到他浑身上下的骨骼蹦豆般嘎巴巴直响。

跟随刘封赶来的士兵把附近的吴军全部杀死,此时只剩下峡谷中慌乱的吴兵了,还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往这里冲来,都被寇威带人杀退。

“拿刀来!”关羽沉声喝道。

“二叔,你还是先……”刘封赶忙劝阻。

“刀!”关羽凤眼暴睁,杀气凛然,怒喝之中,猛然跨前两步,从寇威手中夺走了大刀,跳下山坡直冲向吴军,“纳命来!”

这一刻关羽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震惊了所有的士兵,包括还在挣扎的吴兵,彻底爆发的关羽如同猛虎出匣一般,即便没有坐骑,也给人一种无可匹敌之感。

轰!

虽然不是青龙刀,但寇威的刀在这一刻如同青龙附身,从空中咆哮而至,一道残影闪过,三个吴兵稻草般断为两截,三股血花同时冲天而起,和刚刚出现的朝霞交相辉映。

“杀!”关羽冷喝一声,须发在晨风中飞扬,这一刻恍如战神降临。

漫天的鲜血和肠肚散乱地飞舞着,关羽傲然站立在山道中央,杀字一出口,整座山谷似乎将了一层寒霜,所有人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关羽双手持刀跨步向前,刀影重叠,发出呜呜的破风声,如怒龙咆哮,惊呆的吴兵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他一刀收割了生命。

浓浓的血腥味在峡谷中弥漫着,就像一个慢镜头一般,所有人都在看着关羽一个人的表演,大刀过处,头颅翻滚,鲜血飞扬,如同一蓬蓬烟花绽放。

刘封知道关羽已经经过刮骨疗毒的事情了,而且刚才肩头又中了一刀,但武圣彻底爆发之后的威势,还是令人心惊肉跳,漫天飞舞的断臂残肢和内脏,让他忍不住一阵阵干呕。

身后的骑兵轰然而至,看到关羽巍峨的身躯之后停了下来,仅剩的几百吴兵早被杀破了胆,甚至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眼睁睁看着自己成了刀下亡魂。

“撤,快撤!”潘璋从震惊中反应过来,重获自由的关羽似乎比以前更加强大,吓得脸色发白,第一个打马就往山谷口跑去。

“潘璋,休走!”

关羽一抬头看到潘璋,追已经是追不上了,双目中寒光如电,断喝声中,大刀高高举起,扔标枪一样扔向了亡命奔逃的潘璋。

潘璋此刻只想着赶紧回江陵搬请救兵,快马只需要三个时辰就足够,关羽无论如何也逃不出荆州范围,这场功劳是别想了,但愿能将功折罪。

唰——

就在此时,杂乱的马蹄声中他听到沉重的破风之声,不自觉地向后一看,只见一柄大刀如影随形而至,不等他作出反应,刀尖已经到了眼前。

噗——

一声轻响,大刀毫不费力地扎进了潘璋的后心,铠甲和护心镜形同虚设,坐下战马哀鸣一声,狂奔数步也翻滚出去。

那一刀穿透了潘璋的身体,连战马都杀死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